小雨日記( 擴展篇01~02)

(擴展篇一)

  坐在梳粧檯前的我擦著面霜,眼圈有點黑黑的,面容有些憔悴,但還是對著
鏡子笑了笑。一身鵝黃色的絲質睡裙自然的向下垂著,雪白的小腿下一雙藕色的
拖鞋裡包裹著塗著紅色指甲的玉足,一隻腿翹著,腳尖挑著一隻拖鞋晃晃悠悠的。
難得假期,還是好好打扮一番,公公看到會喜歡。

  於是紮上馬尾,簡單的補妝,脫下睡裙和杏色的蕾絲內褲,翻過來發現襠部
白白的分泌物,直接被我扔到了收納框內。找出了一雙公公喜歡的肉色褲襪緩緩
的穿了上去,調整好襪子的位置和褶皺,雙手劃過滑滑的絲襪,自己都會感覺很
嫵媚。然後穿上一件紅色的蕾絲睡裙,上面吊帶,胸前大V字型設計,白白的胸
前一道乳溝顯得格外的美。小腹處是蕾絲透明的,從腰部裙擺開始分成很多條開
叉,看得大腿和私處若隱若現,配合一雙肉色絲襪和紅色的魚嘴高跟鞋顯得妖豔
嫵媚,又那麼喜慶,就好像又回到新婚的蜜月一樣。

  我踱步走出房門,見公公正做早餐,看到我一身裝扮,笑的合不攏嘴。連忙
端著早餐,放到了餐桌上,嘴上邊說:「寶貝,今天怎麼這麼美啊?」邊向我走
來。

  我臉上不知是被紅色的睡裙映照的還是自己臉紅的,咬著嘴唇,媚眼迷離的
看著公公說:「爸,你都半個月沒回家了,想給你驚喜啊!」

  公公哈哈的笑著說:「我們寶貝真乖,真甜,來,讓爸爸嘗嘗小嘴為什麼會
這麼甜。」

     說完公公一手將我摟住,另一隻手撫摸著我的頭髮,我們嘴對著嘴交疊著嘴
唇,舌頭在互相的纏繞著,吻著,口中的津液也不停的交換著,濃濃的愛意瘋狂
的互相吞噬著。

     公公的手順著我的肩膀滑向我的乳房,一直粗壯的大手輕輕的揉捏著。

  公公伸進睡裙將白白的兔子托了出來,雪白的乳房上一顆珍寶般的乳頭,在
他那粗糙布有老繭的手指間不停的搓動著,不停的刺激著我的末端神經。

     這時公公的嘴唇離開了我的嘴唇,色眯眯的說:「來乖寶貝,爸爸嘗嘗這個
小葡萄。」

     於是一口含住了乳頭,舌頭在乳頭上來回的撥弄著,舌尖也時不時的盯住乳
尖,牙齒也調皮的摩擦著乳頭的邊緣。

  他的另一隻手也捏揉起另一隻小白兔,乳頭也不停的接受著粗糙手紋的洗禮。
我雙手抱住公公的頭部,仰面閉著眼睛,嘴裡發出哼啊的聲音,享受著公公給予
的愛。低頭看著他,他也眼睛盯著我,我笑著說:「老小孩好吃嗎?」

  他伸出舌頭慢速而又誇張的在乳暈處旋轉的舔了一圈,然後輕輕親吻一下乳
頭對我說:「寶貝的奶子又白又香,真好吃。」

  我笑著說:「又白又香的是饅頭。」

  公公又說:「對呀,就是嵌著紅棗的大白饅頭。」

     說著又一次含住了乳頭不停的舔舐著,他的另一隻手緊摟我的腰部,然後順
著開叉的睡裙伸向了我的屁股,在屁股上來回的滑動揉捏,手指還不老實的順著
屁股溝來回的調弄著。

     公公突然將整個大手伸向前方,順著胯間將我整個陰戶蓋住,他用手掌擠壓
著我的陰部,陰部的水也已經透過薄薄的絲襪滲透到了他的手心。

  公公的嘴離開了乳頭開口說:「哎呀,寶貝,你沒穿內褲啊,只穿了絲襪呢。」

  我笑著說:「討厭,還不是你喜歡我才穿的絲襪。」

  他笑著說:「行,我走這半個月,你薑叔給你調教的挺好,都知道不穿內褲
了,還主動穿小絲襪了。可是不穿褲褲這小騷水兜不住啊,都流出來,一會好滴
答到地板上了。」

  我抱著拳頭捶打著公公說:「討厭嘛,就知道羞人家。」

  公公忙說:「我就是要讓我們寶貝羞羞的,羞羞的時候我才更興奮,寶貝也
更迷人。寶貝我走這半個月你和薑叔是怎樣玩的?」

  我笑說:「你吃醋,還能怎樣玩,不就變著花樣欺負我。」

  說著公公將我抱到沙發上,他進房間又拿出了那枚早上塞進我小騷逼的粉紅
色震蛋,提著繩子在我眼前晃動。

  我忙說:「爸你好壞呀,你又用這個。」

  公公走到我胯間,先是隔著已經濕漉漉的肉色絲襪親吻了幾下我的陰部,哪
裡已經是濕潤了一小片,那一小片濕濕的與其他位置有了明顯的差異,公公邊說
邊將震蛋塞進我的陰道內。他說:「寶貝還怕這個啊,你薑叔家裡可是啥稀奇古
怪的東西都有呢。」

  我忙說:「討厭嘛,你就跟我乾爹學壞欺負我。」

  公公哈哈的笑著,於是打開了震蛋的開關,我「啊」的一聲,震蛋就像一隻
調皮的蟲子鑽了進去,在陰道裡不停的蠕動它的身體,陰道壁上的肉粒被刺激的
收緊,一下下的跳動,讓我感覺癢癢的,蜜汁也加快腳步的向陰道口踱去。

     公公哈哈的笑著說:「舒服吧寶貝。」

  我嘟著嘴說:「舒服,太壞了。」

  這時他脫掉了短褲和內褲,露出了黑黑粗粗的陰莖,提著陰莖一隻腿站在地
上,一隻腿跪在沙發上,笑著對我說:「想沒想它。」

  我笑著握住公公的陰莖對他說:「想了,都不管人家回鄉下。」

  公公又說:「真的想,還是假的想了,我不在家,你薑叔的大香蕉你可沒少
享受啊,我一打電話就在你薑叔家。」

  我說:「哎呀,爸,你老羞人家,真是的。」於是我連忙一口含住了他的陰
莖。

  公公哈哈的笑著說:「讓我說的不好意思說了吧。」

     話音剛落,在我舌頭的纏繞下,公公也「啊」「啊」的說:「真爽寶貝,你
的小嘴真好,爸喜歡死了。」

     吹舔了幾下,公公便將我的兩隻腳抬了起來,用鼻尖嗅著腳尖,陶醉的樣子
讓我覺得好笑。接著他伸出舌尖順著足尖向每個腳趾縫隙滑動著,他不停的舔吃
著腳尖腳背腳心甚至是腳踝和腳跟,加上陰道裡震蛋的刺激,讓我舔著公公的舌
頭也偶爾的停住,發出悶哼聲。

  過不多一會,公公抬起我的雙腿,見到我連褲襪的襠部已經濕了大大的一片,
屁股溝處的襪子也濕透了,他放下我的腿和腳,雙手抱住我的頭,深深的將陰莖
插到了我的嗓子深處。一陣乾嘔和憋悶,於是公公將大大的陰莖拔了出,陰莖和
我的嘴角都掛滿了我的口水,拉著絲。

  我咳嗽了幾下。

  公公於是將我雙腿分開,看著濕漉漉的小騷逼,他用手撕開了絲襪的襠部,
濕潤並且微張的陰唇顯現了出來。他輕輕的撥開我的大陰唇,挑動著小陰唇,小
陰唇外還有一根細細的繩子,繩子的那一頭還在不知疲倦的刺激著我的陰道,一
股股清泉向外流淌。公公笑著說:「哎呀,這小騷逼,我不在家半個月都被弄成
小噴泉了啊!」

  我用雙腳打著他的肩膀說:「討厭嘛,爸爸,我癢死了,我…」

  公公笑著說:「不急,我還要嘗嘗這小騷水呢。」

  我扭動著屁股說:「那你快吃啊,小雨都難受死了。」

  公公嗬嗬的笑著,便突然一下子含住了我的陰戶,舌頭順著大陰唇和小陰唇
的縫隙不停的舔著,不放過每一個褶皺,淫水也得意的被舌頭沾染著,吮吸著,
舌尖輕觸陰蒂不停的上下左右的翻飛著,敏感的陰蒂在公公不停的刺激下變大,
飽滿而又更加敏感。

     公公加大了震蛋的工作頻率,陰道內壁不停的蠕動著,小腹收縮著,他加快
了挑逗的速度。

  我也抱著公公的頭,挺動著身體迎合著他的舔舐。每一次舌尖碰觸陰蒂的力
度都讓我不自主的顫動著身體,並發出「啊」「啊」的叫,我嘴裡不停的說著:
「爸爸我好舒服,我逼逼好癢。」

     就這樣過一會兒,一股尿意伴著高潮的墜落感,天旋地轉的來到了。我大叫
著抓住公公的雙臂,一股股清泉順著美麗的花草間大量的流了出來,沙發上的墊
子濕透了,我也輕輕的抽搐著,臉上泛著紅,與這一身的裝扮相映成趣。

  公公看到我高潮後,他的嘴離開我的胯間,來到我的嘴邊,將我下身的股股
清泉含著喂到了我的嘴裡,然後激烈的吻著,分享著我高潮的蜜液。

     過了一會公公拿出了震蛋,提著陰莖又一次來到我的兩腿間,用那粗大的龜
頭在我的陰部來回摩擦著,龜頭每一次搓揉陰蒂,我都不自覺的顫動著身體。我
在公公耳邊輕聲說:「爸爸……插進來……別欺負人家嘛……」

  公公壞壞的說:「是兒媳婦想公公大雞吧?」

  我「恩」了一聲。

  「爸爸操小雨的小騷逼了!」

  於是「噗」的一聲一根飽滿粗大的陰莖插了進來,熱熱的陰莖占滿了整個陰
道,來回的抽插,讓我感受到了他炙熱的陰莖和硬度。龜頭不停的摩擦著陰道內
的敏感處。

  我突然將雙腿夾在公公的腰間,兩支腳也勾在一起並用力夾攏,雙手也抱緊
公公的脖子不讓他做起伏運動,同時我縮緊陰道,並使陰道來回的做著湧動,這
樣陰道和陰莖的接合度增加,而我陰道中的子宮頭也在陰莖龜頭上摩擦著、刺激
著。這個動作做了一分鐘左右。

  公公大聲叫道:「啊……寶貝,你的小逼真舒服,好嫩好緊,小逼裹著爸爸
的雞巴舒服死了!」

  我笑著問道:「舒服吧!」

  公公說:「是的,舒服!」

  我說:「還想不想舒服。」

  公公說:「想,太想了。」

  我說:「想就老實回答問題,要實話實說。」

  公公說:「好的,我一定實話實說。寶貝,先讓我舒服一下吧。」

  我說:「不行。先回答問題,等一下還有更舒服的。」

  公公說:「真的。好吧,你問。」

  我說:「今天早上你回來後,是不是你這個震蛋塞進我逼裡?」

  公公壞壞的笑道:「是的。」

  我溫柔說:「為什麼不用雞巴操,而是用震蛋?」

  公公也溫柔說:「當時看見你睡得很甜樣子,我想可能昨天一定被乾爹操累
了,就不想打擾你,讓你多睡一下養養精神吧,等你睡醒了再操你也不遲。」

  我心中此時充盈著柔情蜜意,陰道也使勁的湧動幾下。又說:「好吧,這個
問題算是通過了,第二個問題。爸,你喜歡小雨嗎?」

  他說:「當然喜歡了!」

  我說:「那你,還憋壞讓乾爹操我?」

  他說:「那不是為了讓寶貝生活更美好,享受到更多的性愛。你也知道爸爸
的年齡一天比一天大了,而我們年齡也相差二、三十多歲,總有一天會滿足不了
我寶貝的性需求,如果那樣就會給寶貝的性生活造成苦惱。要是我的雞巴那天真
的不能硬不起了,肏不了我寶貝的小逼逼,而寶貝也得不到性快樂,那樣是爸爸
我內心最不安的,也是我內心最苦惱的。所以,我就暗地裡觀察你乾爹薑叔好長
一段時間,覺得他這個人很好,也沒有壞心眼,事實薑叔特別喜歡你,也很寵你,
也像我一樣愛你。我就暗地給你們牽線。寶寶,實際你在我內心中就沒有把你當
兒媳看待,你在內心中就是最親愛那個最親愛的女人了。只有一個簡單的想法就
是提高你的性生活品質。這就是我內心最真實想法。」

  聽公公說完後,我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愛意,抱著公公狠狠親吻他,說道:
「爸您知道嗎,在我內心中您早先就沒有當公公看待,而是我最愛的男人,是我
最親的老公了,我就是你的老婆了。記得我們第一次肏逼之後沒有多長時間,我
就有了這樣感覺。是你給我嬌寶寶感覺,是你給我一個女人被愛的感覺,被人疼
愛的感覺。這點在你兒子那裡都沒有強烈感受。當初我和他在也是很甜蜜的,後
來不知道那裡出現了問題,可能是勾通的問題吧。再後來就是你乘虛而入,把我
的粉嫩逼給肏了,讓你得到了一個大便宜。」

  公公憨憨的笑了,把我緊緊摟抱懷裡,雞吧也在陰道中抽插起來。

  我又溫柔的說:「你等一下,讓我把話說完,說完之後我給你特大驚奇,特
爽特快樂。和你在一起特別愛你,還有就離不開你。你知道為什麼嗎?就是你的
大騷雞吧。和你在一起快六年就沒有多想其他問題,可能我是個傻女人,只要有
你的雞吧就滿足了。不過近半年來我感覺到你每次肏我時候沒有以前時間長,次
數也沒有以前多,我沒有多想可能是正常吧。這次你憋壞讓乾爹操我,我發現我
的騷逼癮比以前要大些了。我也沒有說什麼,我知道你是為了好。但是,老公你
記住,你是我的老公,我是你的老婆,今後不論有什麼事我是不會離開你,我永
遠是你的小騷逼,我要給予你人生最大的快樂。不過這次你有一點小錯,就是幹
爹操我以前沒有和我勾通,今後不要這樣,有事多勾通,好嗎?還有剛才說了給
你驚奇,我想把身上最後一個處女地讓你給我開採。就是我的菊花。」

  公公驚奇說道:「是的,今後我們多勾通,上下都多勾通。」

  「流氓。」

  「你為什麼突然想到要我給你開菊花。」

  我說:「這次你走了半個月,乾爹就操我半個月,有兩次邊操邊摸我的菊花,
我沒有讓他繼續弄。事後我想一想,如果那次他又摸,我忍受不了第一次菊花給
他操了,那就對不起老公你。再說我小逼第一次沒有給你,我內心就不舒服,這
次菊花第一次操我是一定給你。這樣我前後第一次都給你們父子倆。」

  公公說:「第一次有點疼。」

  我說:「為了我愛人值當。」

  公公激動說:「寶貝,你真是我的好老婆。剛才你小騷逼夾雞吧時真的好舒
服,你這一點我先前為什麼沒有發現。」

  我說:「你當然沒有發現,我一直沒有用過,今天是第一次用,也是第一次
用到我男人身上。這個你不要給乾爹說,我也不會在他身上用。聽見沒,流氓老
公。」

  公公說:「那你是什麼時候學會?」

  我說:「是你兒子剛剛出國,你還沒有操我那段時間,有時晚上小逼癢極了,
我就偷偷買了一個假雞吧,有一次在網上看了一篇『玉蛋功』文章,就這樣學會
了。只是在假雞吧上用過,還不知道效果如何。」

  公公說:「效果很好!很舒服!」

  我撒嬌說:「你個老流氓當然說好呀,人家身上能夠玩的地方,都讓你玩弄
了,你還有什麼不滿足。」

  公公憨笑道:「滿足,滿足。我的好老婆再用你的小騷逼夾我的雞吧,好嗎?」

  我繼續撒嬌說:「行呀,我的騷雞吧老公!」邊說邊用勁縮緊陰道,使勁包
裹著雞吧。

  公公叫道:「爽,太爽了!我先把你小騷逼肏爽,再來給你開菊花。」

  我被抽插的啊啊的叫著:「啊……啊……都聽你的……啊……等一下……弄
人家菊花時……要輕點……老公……好爽呀。」

  公公再次含住了我的一隻腳,來回的舔著,一邊抽動著我的陰道,一邊舔著
那裹著絲襪的腳丫兒。

  我忙說:「你壞死了……你就是一個壞老頭……就會欺負人家。」

  公公哈哈的大笑著。

  公公拔出了陰莖喘息的坐到沙發上,我站了起來,提起公公的陰莖,對準自
己的陰道口插了進去。

  我蹲坐在公公的身上,上下插動著,公公雙手抓著我的乳房,不停的揉捏,
舔舐我的乳頭,刺激的感覺就像一列永不停歇的列車,滾滾而來,我發出嗯啊的
叫聲,房間裡充斥著我的叫床聲。

     公公聽著興奮的迎合著我的抽插,更是加大力度的舔舐著我的乳房。不過一
會公公讓我站起身來,他站了起來對我說:「來寶貝,給爸爸吹吹。」

  我跪在地上手裡套弄著滿是我淫水的陰莖,大口的含住一點點的舔吃著,攪
動著公公黑黑發亮的陰莖。公公嘴裡不停的發出「啊……啊……」舒服的聲音。

  舔了不過一會,公公對我說:「寶貝把高跟鞋穿上,扶著沙發背,屁股撅起
來。」

  我連忙將雙腳又插進了紅色的高跟魚嘴鞋裡,腳尖已經被公公舔的濕漉漉的
了,踩在鞋子裡有種特別的感覺。我手扶著沙發靠背,撅著雪白渾圓的屁屁,公
公提著他那驕傲的陰莖輕輕開始插我的菊花,慢慢的菊花也適應了公公的大雞吧,
先慢後快開始抽插,感覺更深的刺激傳到了大腦。

  公公有力的插著,時不時的用手怕打著我的屁股,嘴裡還不停地說:「小騷
貨,你是不是小騷貨。」

  我回著公公說:「小雨是小騷貨,是公公的小騷貨。」

  公公又說:「不對,你是大家的小騷貨,是不是個小破鞋。」

  我又回公公說:「小雨是小破鞋,是小公車。」

  就這樣不停的說著粗語淫話,加上公公的大力抽插,我的陰道和屁屁也收縮
的更加緊密了,不停的發出「嗯」「啊」的叫聲。

  過了多一會,公公又讓我躺在沙發上,他分開我的雙腿又插進了陰道。他雙
手支撐著我盡力分開雙腿,他加快速度的抽插著,抽插的同時也吻著我的嘴唇,
對我說:「小騷貨,舒服不,爸爸操你開心不開心。」

  我回著公公說:「我愛爸爸,好喜歡爸爸操,操死我吧。」

  公公連忙說:「好的寶貝,爸爸今天操死你。」

  粗大的已經才我陰道裡變的更加粗硬不停的摩擦著陰道壁,不多一會,我雙
腿一夾,渾身顫抖挺動的身體僵直的伸展著,高潮毫無預兆的來臨了,胯間一股
溫熱的液體流淌著,是我不自主的尿了。

  公公見狀也沒有停下,還在不停的加快速度抽插著,尿液淫液在公公的大力
快速的抽插中發出了啪啪的響聲,響聲刺激著公公的每根神經。

  我已經無力大叫,刺激感還不停的加快著,就在公公發出一陣低吼,一股燙
燙的液體澆灌到了花心。

  舒適的感覺讓我思緒慢慢的在房間飄著,想起這些年如果不是公公的澆灌,
也許早已經是枯萎的玫瑰不再芬芳。

     我和公公相擁著,親吻著。公公將我抱起來坐到旁邊的沙發上,看著沙發的
一片狼藉,心想,「又要辛苦的洗洗刷刷了!」但這一切都是甜美的,都是幸福
的。

  被公公抱著取笑是小尿包,我也撒嬌的說:「還不是你使壞,讓人家尿的啊
……」

  他哈哈的笑著,將我抱到衛生間。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