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母子(重口味)

我上高中時第一次跟同學看了黃色錄象,后來又學會了上網,偶然的機會接觸到了熟女網站,和排泄物於是我一發不可收拾的沈迷上了熟女和排泄物,當然,我首先的目標是我的媽媽,因為不僅她是我最親近的女人,也是我最愛的女人。從小我就是媽媽寵愛的對象,直到現在我還時不時的撲到媽媽的懷里撒嬌,久而久之,我的小動作越來越多,假裝無意碰一下媽媽的胸脯或者大腿。
然而媽媽對我這個小男生一點沒感覺,而且她是個正經的女人,不會做對不起爸爸的事。有一次,媽媽去了廁所,我也跟到了門口,我聽到了她小便時噓噓的聲音,我幻想著她光溜溜的屁股、美妙的陰戶,我好想用舌頭舔一舔她的騷穴和屁眼,嘗一嘗她熱乎乎的尿液。這一夜,我失眠了。怎樣才能偷吃到鮮美的尿水呢,我想出了一個辦法。
  又一個周末,爸爸出差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媽媽。傍晚六點,我把廁所便器的三角閥關了,然后把水沖光。想了一下,索性把家里自來水總龍頭也擰上了,這樣確保萬無一失了。六點半,我和媽媽準時吃飯,這頓飯我根本沒心思吃,不斷地給媽媽倒水,盼她快上廁所。可媽媽就是不去,把我急的。快到吃完了,媽媽已經站了起來準備收拾東西,我想這下沒戲了。媽媽出了房間,直接去了廁所,我一陣狂喜,心蹦蹦亂跳。我又聽到了噓噓的聲音,也許是忍了太久,媽媽尿了很長時間,然后我聽到她不停地按開關,嘴里還在說:“咦?怎麼回事?”她哪里知道我的陰謀。過了好久,她出來了,說“不知怎麼回事,龍頭不出水啊?”我連忙說:“噢,今天停水,大概管道在檢修。”“噢,是這樣。”媽媽不再懷疑,出去收拾東西了。
  媽媽一走,我馬上跑進廁所,啊,黃澄澄的尿水全在便池里,上面還有一些泡沫呢。我拿來一個杯子,把尿水全裝進杯子里,呵,還溫溫的呢,湊近鼻孔一聞,一股好濃好濃的騷味,還有點臭,這氣味讓我好興奮,小弟弟一下子就大了。我把杯子湊近嘴唇,嘗了一小口,那味道又腥又鮮又鹹,突然我發現舌頭上有一些粘粘的東西,是什麼呢,對著鏡子一照,是透明狀的粘液,啊,那是媽媽陰道里的白帶呢,我一口一口慢慢品嘗著媽媽的尿水,尿水漸漸涼了,臭味也越來越重了,但我還是舍不得把它喝完。
將近品嘗了一小時,媽媽所有的尿水現在都裝進了我的肚子里。我又從垃圾筒里找到了一張媽媽用過的手紙,上面除了尿水和粘粘的白帶,還有一些黃黃的痕跡,咦,那是什麼?我湊近鼻子一聞,頓時明白了,那是媽媽的屎跡。想想也是,媽媽屁股這麼大,屁股溝那麼深,要想一次把屁眼擦干淨肯定不容易,我伸出舌頭舔吃那黃黃的東西,又苦又臭,但我覺得刺激到了極點,我喝了一個40歲女人的臭尿,吃了她粘粘的白帶,居然還能品嘗到她大便的味道,而她又是我的媽媽,真是太幸運了。那天我沒漱口就睡了,嘴里全是媽媽排泄物的味道。
  我知道老是假裝廁所壞了也不是個辦法,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決定大膽告訴媽媽了。
  又一個周末,爸爸值班不在家。吃完晚飯,我吞吞吐吐,鼓足勇氣對媽媽說:“媽媽,我有件事想告訴你,你聽了不要罵我噢。”
  媽媽笑著說:“什麼事,說吧小明沒關系的。”
  “其實,其實我家的廁所沒有壞。”
  媽媽聽了很迷惑:“廁所?那是怎麼一會事啊?”
  “我,我偷吃了你的東西。”
  媽媽可能壓根兒也沒有想過我做的事,所以還是一臉不解:“偷吃了我的東西?我沒帶東西來呀?”
  “我,我是說我吃了你拉在廁所里的東西。”
  媽媽明白了,臉一陣紅一陣白:“小明,你,你怎麼能做這樣的事。”
  “媽媽,你別生氣,我知道我錯了。”
  媽媽羞得無地自容:“你怎麼能吃這個。”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吃。”
  “哎呀,你髒死了,怎麼會這樣。”
  “才不髒呢,媽媽的東西才好吃呢!”
  “你別說了,我,我羞死了。”
  “我還想吃。”
  “胡說,不行。”媽媽口氣很硬。
  “我不管,我就要。”我也準備死磨到底了。
  “不行。”
  我一把抱媽媽,“你答應我。” “快放手啊,我要喊人了。” “媽媽不會喊的。” “小明,你不能這樣的。”
  “媽媽,你喜不喜歡我啊?” “喜歡,可喜歡也不能做這個事啊?” “可是我已經吃過了呀,我已經做了呀!”
  我的手不停地撫摸著媽媽肥大的屁股,我發現媽媽有反應了。畢竟她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齡,面對一個英俊的小男生,也是不容易抗拒的,況且我喝她尿的事也會讓她感到刺激。 媽媽說話已經變了調,“小明,不能吃那東西的,要不,要不我們做別的吧。”
  “那我們做什麼呢?”“我們說說話吧。”“我想舔你下面。” “不行的啊,我是你媽啊,再說我也不能做對不起你爸爸的事啊。”
  “就舔舔呀,又不做別的。” “那地方髒的,我還沒洗澡呢。” “才不髒呢!”
  “要不我先洗一下你再那個好嗎?”媽媽的臉紅紅的,我知道她現在很想我的舌頭。 “我現在就要舔 ,我不要你洗的。”
  “那,那好吧。” 媽媽隨我進了房間,我先把自己脫光,媽媽不好意思看,接著我去脫她的牛仔褲,媽媽的屁股很大,腿也很粗,脫她的褲子很不容易。我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的身子,一個40歲女人的身子。媽媽的陰毛很多也很濃,陰唇像花一樣微微張開,已經濕濕的了。我把臉湊上去,熱乎乎的,由於沒有洗澡,味道很重,有點臭,有點騷,也有點腥。那地方的確有點髒,陰唇上還有一些白色的東西。我問:“媽媽,那白白的是什麼呀?” 媽媽羞紅了臉,“別碰那,那是髒東西。”
  我聽了更覺興奮,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嘴緊緊地貼了上去,然后用舌頭把那些白白的東西舔進嘴里,“媽媽,我把那白白的東西都吃了,味道真好。” 媽媽興奮地呻吟著,“髒,髒的啊。”
  “媽媽,我想你坐我臉上好嗎?” 媽媽說:“不好的,這樣太委屈你了,再說我很重的。” “我要你坐上來嘛。”
  媽媽也不再拒絕,站在床上然后慢慢蹲下身子,“我從來沒這樣弄過啊。” 媽媽坐在了我的臉上,迎接她屁股的是我熱切的唇舌,我的舌頭擠進了她的陰道,媽媽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下面的水也越來越多。
  我移開臉,明知故問:“媽媽,你出了很多水,我可以吃嗎?” 媽媽看著胯下的我,淫蕩地說:“快吃,我要你吃下去。” 媽媽粘粘的水全灌進了我的嘴里,她的高潮到了。媽媽的大腿夾著我的頭趴在了床上,我靈巧地從她胯下鉆出來,然后把頭貼在她的屁股上,“媽媽,我可以舔你的屁股嗎?” “亂說,那地方髒死了,哪能舔的。”
  我也不理她,雙手扳開她屁股,我看到了一個中年女人的屁眼,旁邊是亂亂的肛毛。我的嘴唇貼了上去,媽媽的屁眼一陣收縮。“噢,不行的。”我可不管,用舌頭撬著她的屁眼。我的口水使她的屁眼閃閃發亮,終於,媽媽的屁眼張開了,我的舌頭用力伸了進去。媽媽大聲呻吟著,她的高潮又到了。 高潮過后,她問我,“那里臭不臭啊?” 我說:“臭啊,可我喜歡!”
  媽媽笑著說:“我剛上了廁所還沒洗呢。” “我不覺得你髒啊。 媽媽點著我的鼻子說:”你這個小賤貨。“
  我好奇地問:“爸爸舔過你那兒嗎?” “沒有,誰像你這樣賤的。” “那媽媽喜歡我舔你那嗎?” “喜歡啊,很興奮的。”
  “為什麼呢?” “因為你吃飯的嘴在吻我拉屎的嘴啊。” “媽媽拉屎的嘴好美味呢?”
  媽媽笑著說:“你還貧嘴,你剛才舔的時候,我突然又想拉了,要是真的拉出來那就慘了。”
  “你拉出來我就吃下去。” “你當宵夜啊”媽媽淫蕩地說。 “媽媽,我剛才真的吃了你一點呢!”
  媽媽說:“那還不快去洗一下嘴。” 我調皮地說:“我要用你的水幫我洗嗎!” 媽媽笑著說:“想吃我的尿了。”
  “是的,我都想瘋了。” 媽媽點著我的鼻子說:“就再給你吃一次吧,小饞貓。”
  我們來到廁所,我躺在地上,媽媽還像剛才那樣騎在我頭上,把尿道對準我的嘴,我舔著,媽媽顯然不習慣這樣小便,過了好久才尿出來,新鮮的尿味道真的不錯,我忘情地吃著。 媽媽尿完了問我:“好吃嗎?” 我說好吃。
  媽媽說:“以后你就不用喝水了,先我喝飽了,然后我喂你吃,怎麼樣啊?” 我說太好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給媽媽口交后去了廁所,這次媽媽是大便。我一直陪在身邊。媽媽拉完后淫蕩地說:“你幫我擦吧。”我撕了一張手紙,看到她肮髒無比的屁股,我改變了主意,我把嘴貼了上去。這次媽媽並沒躲開,而是把屁股緊緊頂著我的嘴,一邊說:“舔干淨。” 舔了好長時間,媽媽的屁股已經沒有一絲異味,而我的嘴上、鼻子上、臉上沾滿了媽媽的屎,媽媽看著我肮髒的臉,淫蕩地笑了。媽媽說:“你這麼伺候媽媽,媽媽怎麼回報你呢?”我說:“我的生命都是媽媽給的,我願意為媽媽做任何事。”媽媽抓住我怒張的肉棍,上下的套弄著,:"呀,真沒發現,我的兒子真的成了大男人了,憋得這麼辛苦,難受嗎?"我點點頭。
媽媽拉起我的手,說:"來,讓媽媽幫幫你吧,咱們到臥室去。"進了臥室,媽媽讓我坐在床邊,她則跪在我的兩腿中間,抓住我的肉棍在臉上蹭著,:"媽媽幫你吃出來好麼?"我受寵若驚的點點頭。媽媽低下頭,把握得龜頭含在了嘴里。媽媽不斷的吮吸著我的肉棍,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畫圈,不一會,我覺得身體里的感覺像是飛到了天上一樣,一股熱流從下腹一直沖到龜頭上,:"啊,媽媽,我要出來了。"媽媽聽見我的狂呼后,非但沒有吐出我的肉棍,反而加快了吮吸的速度,"啊啊啊啊啊!"隨著我的狂喊,我在媽媽的小嘴里射精了。
媽媽吐出我的肉棍,坐到我的身邊,說:"現在該你幫媽媽了。"我恩了一聲,把媽媽推倒在床上,雙手抓住媽媽的兩個豪乳,不斷地揉搓,而嘴上和媽媽熱烈的接吻,漸漸的,我從媽媽的小嘴,一路吻到了媽媽那最美麗的地方,媽媽的肉芽已經勃起,肉洞里也是淫水漣漣。我把舌頭插入到媽媽的肉洞里,媽媽的淫水就順著我的舌頭流進我的嘴里,而我也不客氣的全部吞下媽媽的淫水。媽媽是一個性欲旺盛的女人,雖然她已快50歲了。
  媽媽的淫水洶湧而出,她的眼睛依然緊閉。
  我將小弟弟突然刺入,媽媽終於重重地呻吟了。
  我趴下去,好好地體會陰道那濕潤、潮熱而肥漲的感覺。我將嘴唇重新貼在了媽媽的紅唇上,將舌頭再次卷入,我不能讓媽媽感覺我對她單純是欲望,我要讓她感覺我對她的愛情,但是說實話,我現在剩下的僅僅是瘋狂的情欲,想發泄,亂倫真是太刺激了,我不怕今后的任何懲罰,我要做愛,和親愛的媽媽。
  我快速地抽動,媽媽的陰道不是很緊湊,畢竟快50歲的人了,這很美妙,起碼我不會快速地射精。
  我的陰莖根部能感覺到媽媽的山丘,這讓我在每次抽動時感覺都很刺激,山丘豐滿的女人是全世界最性感的女人,我不禁想到。
  我的抽動速度越來越快,我的舌頭已經逃離媽媽的丁香,轉移到媽媽翹立的乳頭上,50歲的女人還能翹這麼高,我心想。   我猜想我的雞巴在媽媽的陰道里已經變大變長了兩倍,亂倫真他媽的不擺了!
  毋庸置疑,塞得很滿,我的抽動已經有點吃力,我快忍不住了。
  爸爸不會回來,他正在開公司的董事會,這兒只是我和媽媽的天堂。
  爸爸從小到大就喜歡批評我,甚至動武,但是媽媽不會,她永遠那麼溫柔,那麼善良,她是我的媽媽,也是我的情人,我愛她,但此刻之前,我只能偷偷地吻她,或是悄悄地撫摸她,她很少拒絕,只是害羞地笑著,偶爾還跟我捉迷藏,她是一個真正的女人。
  現在,她在我身下,我180公分的身體完全地覆蓋了她,她奮力扭動,但是用處不大,我能感覺到她的陰戶向上扭動的意圖,但是我太重,她的努力無濟於事。
  我將雙手撐在她的頭部兩邊,膝蓋支起來,這樣媽媽能夠自由地向上扭動了,我往下能看到她粉紅色的逼肉緊緊地攪動著我的大雞巴,淫水已經洗刷了我的陰毛。
  恍惚中,我的雙手緊緊地摟住了媽媽肥白的屁股,大雞巴以空前的速度和動力撞擊著她的逼、她的子宮、她的花心!
  “媽媽,我要日死你呀!”我呼吸沈重,語無倫次。
  “寶貝,你要日就拼命日吧,日死我不在乎。”媽媽同樣口齒不清。
  終於,我的元陽火速噴發,一發不可收,全部進入了媽媽的子宮,當然,媽媽要10分鐘以后才能清醒過來。我依然在媽媽身上伏著,陰莖依然插在媽媽的陰道中,我不願和媽分開,我們緊緊地相擁著,感到我們是血肉相合,完全地融合為一。
  第二天吃晚飯的時候,爸爸說今天晚上還要值班,我看見媽媽的目光里流露出興奮的眼神,因為我這一個晚上都是屬於她的了,她可以隨意的在握的臉上撒尿拉屎,並且還可以用我年輕的肉棍滿足她日益被爸爸冷落的性欲。
即時這樣,媽媽依然裝作很不願意的樣子:"天天值班,你還當不當這里是你的家了。"爸爸摟住媽媽,親昵地說:"好了,親愛的,我這還不都是為了這個家?"說完,就穿上衣服出門了。媽媽站起來收拾東西,我對媽媽說:"我想喝湯。"媽媽說:"那我給你作去。"我一把把媽媽拽到我的大腿上,把手伸進她的內褲里,扣摸著她的陰部,說:"我要喝從你這里出來的原汁原味的湯。"媽媽知道我又想喝她的尿了,掙紮著從我腿里站起來,說:"好了,別鬧了,一晚上呢,還不夠咱們玩得?先把東西收拾好了吧。" 媽媽在水池邊刷碗的時候,我就在她身后不停的用肉棍蹭她的肥碩的屁股。
終於過了一會,媽媽收拾完了,我們擁吻著來到了臥室里。我急迫的扒下媽媽的內褲,抱住媽媽的大屁股就親吻,舌頭在媽媽的屁眼和肉縫之間來回的舔舐,最后我扶穩媽媽的屁股,一邊吸著屁眼,一邊對媽媽說:“我要吃,我要吃。快點拉屎,我要吃嘛。”媽媽搖搖頭說:“剛才吃飯你還沒吃飽嗎?還吃。”我不理她,繼續使勁地吸她的屁眼,媽媽嘆了口氣,說:“我這兩天便祕呢,已經三天沒拉屎了啊。”
  我想了一下說,“您這樣也不是辦法呀。我以前無意中看書上說過一個解決便祕的法子,不知道您願不願意試試?”媽媽回答我,“用開塞路是不是?對我沒有用的,以前也用過,最后又原封不動地給拉出來了,讓肚子更痛而已,結果還是什麼都拉不出來。”我覺得喉嚨眼有點發干,有點興奮又有點緊張地說出了我大膽的設想,“不是用開塞路,是讓一個人用嘴對著那個便祕的人的屁眼,然后幫她把大便吸出來。”媽媽看了我一眼,問道“你的意思是你願意幫我吸出來嗎?”我趕緊說。“反正上次已經吃過您的屎了,我願意為媽媽做任何事情,我想您應該也不會難為情了吧?況且,女人便祕時間長了,會很影響皮膚的。”媽媽想了一會,說“好吧,我肚子反正也難受,就讓你試著幫我一次吧。死馬當活馬醫了。”
  於是媽媽就蹲在床上,脫了睡褲后屁股露出床沿,她的則雙手反過去掰住自己的兩片大屁股。我則半蹲在地上臉朝上,也用雙手幫她扶住她的兩片大屁股,我的嘴巴則緊緊地包住她的屁眼,然后我就工作了。我先用舌頭舔她的屁眼,順著她屁眼的花紋舔,可以讓她覺得屁眼不會那麼干澀。舔了一會,我就用舌尖一點一點地捅進了她的屁眼里面,她的屁眼里面竟然味道也不怎麼大,有點酸酸的澀澀的臭味。
我就這樣用舌頭反復在媽媽的屁眼里面攪動了很長一段時間,媽媽“嗯嗯”了半天后,終於叫了一句,“哎喲,我感覺想拉了。你快點幫我一起用力吸。”我就趕快把舌頭從她屁眼里面抽出來,用嘴包住她的屁眼用力往外吸,媽媽則蹲在上面用力地拉,她的屁股微微往上翹著,手則撐在床上,嘴里“嗯嗯嗯”地叫個不停。我的嘴巴貼住媽媽的屁眼用力地幫她吸屎。過了好一陣,還是不見她的屁眼有反映。媽媽本來口里面一直是哼哼的好象在用力想把屎擠出屁眼。
這時候,她突然痛苦地呻吟道,“哎喲哎喲,肚子難受死我了,剛才有點想拉的感覺了,結果現在還是什麼都拉不出來。哎喲哎喲。”我靈機一動,又想到一個辦法,就對她說,“您先別急,我去房間冰箱看看有沒有冰袋。”說完我就去把冰箱打開,果然發現冷凍室里面有冰袋。我拿了冰袋回到床邊,遞給媽媽,“您把冰袋敷在肚臍眼和小腹那塊地方,刺激刺激大腸蠕動,您一邊敷我一邊幫您吸,等下可能就拉得出來了。”媽媽可能便祕得太痛苦了,也只好用我的這個辦法試一試。
她把冰袋緊緊貼在小腹上,我還是用嘴巴包住她的屁眼用力往外吸。大概過了五六分鐘,媽媽右手反過來緊緊地壓著我的頭,口里面叫道,“哎喲哎喲,肚子絞痛了,屁眼也發酸了,我覺得好象要拉稀了。”我聽了,知道我的辦法漸漸有效了,也不說話,繼續用力幫她往外吸屎。我知道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必須拼命幫她吸。她感覺好象想拉稀,只不過是因為敷了冰袋后腸胃受了刺激的反應,現在還不能說她就真的由便祕變成要拉稀屎了。我知道只要能讓媽媽拉出一點出來,后面的問題就好解決了。媽媽感覺出我在拼命幫她吸,她自己也用力往外拉,只聽她口里“嗯嗯嗯”地叫個不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