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騙奸美少女】

  各位看官大家好,小弟楊小包,今年20整歲,從小開始就隨家里捕魚,體格強壯,下面的小老弟也是異常的牛,可讓少女尖叫,婦女浪叫。

  先說說我自己,我出生在一個叫做香蕉島的半弧形小島,爲什麽這個鬼島要叫香蕉島?其實是很形象的,你們想想香蕉這個死東西比較像什麽呢,就跟我的小老弟長相差不多,其實說起香蕉島已經有2000多年沒有出生過女孩了,島上的婚配問題一直是老大難,一些有錢的就從大陸那邊娶了老婆回來,像我這樣家里窮買不起老婆的,只好等著政府的分配,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恐龍不恐龍就由不得我了。

  「我要去內地打工,我不管,我都20了連女朋友都沒有,你看隔壁家阿偉去了內陸,每個月都有3000塊的工資,我們在這里捕毛的魚,一家子一個月才能掙1000來塊錢,吃飯都不夠,還怎麽娶老婆啊。」我對著老爸抱怨著。
  難怪我急了,眼看一個個小學同學都帶著漂亮的女友牽著小手回家,媽媽的,我連女人的手都沒摸過,話都沒說過,難怪領導說要發家就要走出小島去外面的世界,窩在這里一輩子都沒前途,只能娶個又醜又老的女人生兒子,然后窮一輩子。

  老爸說:「就你小子急,急個啥啊你急,老高都說過了,這次有好媳婦的話會首先考慮我們家的。」

  我不滿說:「政府哪里的能有什麽好媳婦啊,一個個又干又瘦又醜,要麽就是又肥又壯又醜,這樣的女人怎麽過啊,我不干,我要去內陸,今晚就給我去買船票。」

  老爸說:「小包啊,你不要任性,你看看,我和你媽過的不也很好嗎,哪里不能過啦,現在我和你媽都快40了,海上的風浪大,這身體說不行就不行啊,你是我們家唯一的兒子,你走了叫我們兩咋辦尼。」

  我生氣了,說:「那你們也不能限制我的自由啊,再說了,我又不是一去不回。」

  老爸砸吧嘴說:「可不就是一去不回,外面的世界這麽好,你還能想回來嗎。」
  我一聽老爸有些嘴軟,忙說:「老爸,瞧你這說的,我哪能不回來呢,再說了,如果我在外面混出什麽名堂,就把你們兩老接到內陸里住,多好啊,以后也不要捕哪門子魚了。」

  老爸的眼睛一亮,說:「你可說真的了,那,那要不我現在就去給你買船票?」
  我說:「你快這點,馬上去。」

  老爸拉著褲頭就出門了,今天天陰風也有些急小船駛不出去,我也就在家休息了,老媽在外面看地,一個人在家夠無聊,就準備去打牌,我出了門走過阿偉家門前就拉開褲頭放水,「媽逼的,你小子不就是交了個女友得瑟啥呀,老子給你撒泡尿滲進去熏死你丫的。」

  「呀,你,你干什麽,你這個流氓。」

  房子里傳出女人的叫聲,「我日你嗎的,漂亮女人就是漂亮女人,聲音都這樣好聽。」我抖了抖小弟把它塞褲裆里,這個聲音應該是阿偉女友小娟的,前兩天他回家時候給我介紹了,我就和她女友說了個你好,小娟的聲音好甜,我到現在還記得。

  我走到阿偉家窗邊,他窗子也沒關緊,我朝里面看進去,就見阿偉是背對著窗戶,而他的女友小娟站在床前,她的樣子似乎有些生氣,正瞪著阿偉,難道是在吵架?我心里幸災樂禍的想著最好是打起來,兩個人吹了就更好。

  阿偉嘿嘿淫笑的說:「娟娟,反正家里沒人,不如我們玩玩,我加你錢就是了,怎麽樣。」

  小娟怒目的說:「加你個頭,當初我們說好就是假扮你女友,別的你想也別想,你要是再敢亂碰我就打電話叫警察了。」

  阿偉「哈」的一聲,說:「叫呀,我們這島有哪門子的警察,你打爆電話也叫不到警察,不如就陪我玩玩,怎麽樣。」阿偉邊說邊朝著娟娟走去。

  媽拉個逼的,原來是這麽回事,一想到阿偉囂張的嘴臉我心里就怒了。
  小娟的臉上閃出了害怕,她慢慢退到牆邊,貼著牆壁已經無路可退,終于服軟道:「阿偉,你,你怎麽能這樣,你的錢我不要了,你讓我走吧。」

  「嘿嘿,現在還由的你嗎,剛才你不是很牛嗎,看不起我們農村人嗎,馬上你就要給我這個漁民干了,前天拉了你的小手我就一直想干你了。」阿偉邊說邊走向小娟。

  我看著小娟漂亮的樣子就要被阿偉這個禽獸干,心里老不是滋味,要不要進去把小娟搶出來?島上搶人媳婦可是要判刑浸豬籠的了,可是剛才小娟都說了自己是阿偉租來的女友,不是真的,現在阿偉應該是算在強奸,可是島上的老人似乎不懂什麽法律,都是一幫子法盲啊……

  「啊…」就在我思考要不要沖進去的時候,里面的小娟慘叫了一聲,「不要,阿偉,你放過我吧,我不要錢了。」

  我連忙看進去,原來阿偉已經抓住小娟把她一下丟在床上面,說:「哈哈,等你被我干了以后就乖乖留在我家,島上的那些老爺們都是法盲,你既然都承認是我阿偉的女友,就是我家的媳婦,那些干部才不管媳婦是偷來的還是搶來的,你這輩子就乖乖的呆在香蕉島,那都別想去了。」

  說著,阿偉一個魚躍就撲到床上,「撕拉」一聲將小娟的外衣撕開,露出里面粉紅色的罩罩和雪白雪白的嫩肉。

  「啊…不要,救命…救命啊啊啊……」小娟慘叫了起來。

  我摸了摸口水,還是第一次看女人的身體,好白哦,好美哦,不行,我還是先把小娟救出來再說了,想著我走到阿偉家門前一腳就把他家的破門踹開,走了進去。

  這時候阿偉正興致勃勃的在拉小娟的褲子,躺在床上的小娟呆呆的哭著也不鬧騰了,我看見她臉上紅紅的有個巴掌印,可能是被阿偉打的,嚇著了,她也看見了進來的我,兩只張的大大的,我也不管她,走上前對著阿偉的屁股溝就是一腳,踢在他卵蛋子上面。

  「啊!!!!」阿偉被我踢得一聲慘叫,就滾在地上扭曲起來。

  我把床上的小娟拉起來,拿了她的衣服就帶著她跑了出去,留下阿偉在地上打滾慘叫:「啊喲,楊小包,你,你給我等著,這事我們沒完!」

  我拉著小娟一路跑到這個小山上面,才放開她的小手,我靠著一棵大樹休息了一下,小娟的衣服被阿偉拉壞了只能套在身上,我看過去能夠隱隱看見深深的乳溝和白白的奶肉,小娟的身材算是很好了,奶子挺大的,大概有34B的樣子,我直勾勾的看著口水都要掉下來。

  小娟把衣服拉了拉,說:「謝謝你救我,我,我走了。」說著,她轉身就要
                走了、

  我連忙拉住她說:「你要去哪里啊。」

  她說:「當然是回家啊,我現在就去買船票,現在就要回家,你,你放開我。」
  我放開手說:「你買不到船票的。」

  「啊?爲什麽?」小娟呆呆的看著我。

  我聳了聳肩說:「沒爲什麽,島上的船是不會賣票給女人的,就是我也買不到,只有島上的老人可以買到,比如我爸,所以剛才阿偉沒有騙你,你上了香蕉島要在想出去沒有阿偉的老爸買票是想也別想,你就一輩子呆在島上吧。」
  「啊?我不要,我要回家。」小娟有些急了,她拿出手機,「怎麽回事,這里都沒有信號的嗎?」

  我說:「這里連電話機都沒有那會有手機信號啊,噢,也不是,好像村長家是有電話的,不過也沒有人回去用了。」

  「怎麽會這樣,小包,你說你爸爸可以買船票,能不能讓他給我買票?」小娟哀求的說。

  我說:「這不可能了,誰讓你承認是阿偉的女友,在他們老人看來你就已經是阿偉家的人了,他們沒可能放你走的,在島上這也是違法的。」

  小娟生氣的說:「什麽違法,阿偉這樣才是犯法的。」

  我搖頭說:「沒法子,在這個島上,內陸的那套是沒用的,那邊可管不到這里。」

  「那我可怎麽辦呀,嗚嗚嗚…我想回家,嗚嗚嗚,…」小娟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我懶得理她,坐在地上拿出個煙卷抽了起來,她見我悠哉的樣子也就不哭了,她挪著挪著坐到我身邊,說:「小包哥,你,你能不能幫幫我。」

  我吐了口煙,說:「我救你就夠麻煩了,可能還要浸豬籠呢,你自己想辦法吧,我沒辦法。」

  小娟勾住我的手,把一對胸部貼在我的手臂上面,嬌滴滴的說:「小包哥,你就給我想想辦法嘛,要不,要不我真的要嫁給阿偉那個禽獸了,我不要,我情願嫁你也不嫁他。」

  我靠,什麽東西啊,這麽軟,我眯著眼睛偷偷往旁邊看,小娟的胸部擠在我的手臂上,奶肉都擠出來,脹鼓鼓白花花的,看的我下面都有反應了。

  我一翻身把小娟的壓在身下,看著她微微起伏的胸,我咽了咽口水,媽了個巴子,老子老早就不想要這個處男了,今天不上也是要上了,我邊想著就開始去親小娟的嘴,然后在她臉上親來親去,我第一次親女孩,也不知道怎麽個親法,反正就是亂親。

  親到小娟的小嘴后,我感覺有什麽從她嫩嫩的嘴唇里伸了出來,雖然我還是個處男,不過黃書什麽的還是有看,我也伸著舌頭到她嘴巴里,和她的小舌攪合在一起,我撐起身子,一只手開始摸她的奶子,媽逼的,原來女人的奶子這麽軟的,我摸到她奶子的時候就感覺一股又滑又膩的感覺,我的呼吸頓時加重了,我拉著她的罩罩「吧唧」一下就給扯了下來。

  「哎呀,小包哥,你輕著點,都弄疼我了。」小娟嬌呼道。

  我憨笑的說:「抱歉,抱歉,我手粗也不知道這玩意怎麽解。」

  小娟「噗呲」的笑道:「傻哥哥哎,你看看,這都讓你給扯壞了,一會我可怎麽穿啊。」

  「失誤,失誤,我們島上的女人都不穿這個,你也就不穿了吧。」我邊說邊去摸她的奶。軟軟滑滑的,我揉了幾下她就開始「嗯嗯哼哼」起來。

  我把她的褲頭解開,手伸到里面摸她的小妹妹,小娟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說:「小包哥,我什麽都給你了,你可不能吃完賴賬啊。」

  「哪能啊,再說,我們有什麽帳呀,不過你是阿偉的女友,我是不能夠娶你的。」我說道。

  小娟白了我一眼說:「哼,想不到你們農村人都這樣壞,想吃完就不負責啊。」
  我一聽忙把手縮了回來,說:「那也是沒辦法的,我要娶你的話,我老爸第一個把我宰了,我們島上的規矩是不講理的。」

  小娟皺著眉頭說:「哎,我也沒想過嫁你,只要你想辦法幫我回內陸就好了。」
  「噢,這個還能辦到,今早我爸就去買票子了,本來是我想去內陸看看,不過就先給你吧。」我無奈的說。

  小娟嘻嘻一笑,說:「小包哥,我就知道你會有辦法,你最好了。」說著,她拉起我的手伸入她下面,接著我就感覺自己的手摸到一片毛茸茸的東西,然后就到了柔柔的地方,我摸了幾下后,小穴就開始濕了,「小娟,你下面流水了。」
  「哎呀,你說什麽呀,快幫我把褲子脫了吧,還,還有你自己的。」小娟紅著臉說道。

  「噢。」我答應了一聲就把她的褲子扒了,小內褲也拉了下來,我看著小娟白花花的身子,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裸體的美女,那不算大但又挺又圓的奶子,還有細細的小腰,胯間黑黑的細毛,還有白嫩的美腿,「小娟,你真好美,我們島上沒有人比你漂亮。」我邊說邊迅速的脫光自己的衣服。

  「嘩…小包哥,你,你下面好大啊。」小娟看著我的下面驚呼起來。

  「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平時的時候也沒這樣大過。」

  「咯咯咯…小包哥,我想要了,你快進來吧。」小娟嬌笑的說。

  我壓在小娟的身上,雞巴頂在她的胯間,臀部挺動了幾下,怎麽也找不到地方,只得無奈的說:「怎麽進不去呀,洞洞在哪里。」

  「呵呵,你還真是第一次啊,我幫你吧。」說著,我感覺一只柔柔的小手一下抓住我的兄弟,然后帶著它進入一個溫軟潮濕的地方,我「嗯」的哼了一聲,一種前所未有的舒爽讓我不由的一挺臀部,就聽小娟「啊」的一聲,我的雞巴整個進入了她的體內,接著我便不由自主的開始在她體內抽插起來。

  「小包哥,你,你輕著點,你那個太粗了,我下面都要裂了,啊,啊啊…」
  小娟叫了起來。

  這時候我已經管不了小娟的死活,我雙手托起她的雙臀,把她下面提起來,小娟的雙腿大大的分開,我開始猛烈的抽送著,就這麽插了一二十下,我就感覺后背一麻,整個身體都僵直了,下面「噗哧噗哧」的射出濃濃的精液,全都射進小娟的體內。

  「啊…小包哥,你怎麽都射到里面啦。」小娟把我從她身上推開,不過已經晚了,我的濃精都進到她陰道里面。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抱歉,我實在忍不住了,你,你那里太舒服了。」
  「算了,我算算今天應該是沒事的。」小娟氣鼓鼓的說:「你是爽了,我還沒有好呢。」

  我坐在一旁穿了口氣說:「你什麽沒有好呀?」

  「沒好就是沒好嘛,你不要問,坐好,我來幫你再起來。」說著,她把秀發撥了撥,腦袋湊到我的胯間,小嘴在我軟下的雞雞上碰了碰,接著一下就把我的下面吃進嘴里,我「啊」的一聲,感覺自己的小弟一熱,頓時又有了變化,一種硬梆梆的感覺讓我有了沖刺的沖動。

  「小娟,你好厲害啊,是不是常玩啊?」我雙手抱住小娟的頭,摸著她的秀發,她的頭來來回回的上下動著,小嘴吞吐這我的雞巴,柔柔的嘴唇在我的雞巴上滑動著,一股股舒爽的感覺不停的襲來,「不行,不行了,我,我好像又要來了。」

  「停!停!」小娟聽我這樣叫里連忙停下了動作,生氣的白了我一眼說:「你怎麽這樣沒用啊,就這麽幾下都忍不住了,要怎麽玩呢,你多忍一下不能只想自己舒服。」她在我的胸口錘了一下,然后躺在我的身邊,說:「來,你也吃吃我的下面。」

  「吃,吃你下面?」我看了看小娟下面嘿嘿的毛,還有小便的地方,一下不理解她說的是什麽,「那是你小便的地方。」

  小娟的臉一紅,又拍了我一下說:「去你的,你還嫌髒啊,那你那里也不是小便的地方嗎,我剛不也幫你吃了,你舒不舒服?」

  「嗯,好舒服的,我都忍不住了,你在幫我吃一下吧。」我說道。

  「不行,在吃你要射了,等一下還有任務呢,來,你來吃我下面,讓我也舒服一下。」說著,她拉著我讓我的頭埋在她的胯間,她把兩腿分開,兩手抓著腿彎把兩腿向兩邊分成了一個M字,臀部也就微微翹起,小娟下面那道粉嫩的肉縫頓時完全展露在我的眼前。

  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看女人的小逼,我以前其實也有看過,不過都是些上茅坑的大媽,那下面黑糊糊的一片,什麽也看不清楚,那有小娟的下面這樣漂亮,粉嫩的肉唇張合著。我把頭湊上去伸出舌頭舔了舔,就聽她「嗯哼」了一聲,那聲音美滋滋的,我頓時來了勁頭,我用手將她的兩片陰唇分開,然后舌尖來來回回的舔弄她的陰肉,時不時的還把舌尖伸入她的里面。

  「啊啊…小包哥,你好會吃哦,弄的小娟好舒服哦,啊…」小娟兩手抱著我的頭不停的浪叫著,「小包哥,小娟不行了,小娟要,快,快伸入進來。」
  我聽小娟浪叫著,也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麽意思,只知道什麽伸入?是什麽,我也不管了,我用手指在她的小穴上摸了摸,然后對著開合的肉洞將一根食指塞了進去,然后伸了出來,再插了進去,來來回回的用手指在小娟的肉穴里抽插。
  「小包哥,不要磨小娟了,人家要了嘛,快來,我要更粗的。」小娟浪叫著。
  「想不到你這樣騷啊,一個手指都是滿足不了你,好,我來了。」我見小娟這樣早就急不可耐了,我一下子撲了上去,腰一挺,雞巴就全部進入她濕漉漉的小穴,窄窄的穴肉包裹著我的大雞吧。

  「噢,我干干干,插死你個小騷貨。」在進入小娟體內的瞬間我就感覺下面不行了,剛剛支休息了一會,再加上我是個剛開包的處男,哪里能夠忍耐的聊這樣的刺激,來回只插了她十幾下就再一次噴射了出來。

  最后當然是惹來了小娟一陣白眼,「小包哥,你,你怎麽這樣啊,我都還沒好呢。」小娟生氣的說。

  我們兩個在山上休息了一會后,我讓小娟在山上等我,然后一個人下山,小娟拉著我的手,說:「小包哥,你可千萬不能騙我啊,要不我可就死定了。」
  我拍了拍她的小手說,「放心吧,我是不會騙人的,也沒有騙過人的。」
  「那,那你早一些回來。」小娟還有些擔心的說。

  我點了點頭,接著就走下山去了。

                【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