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與嶽母

2011夏天年我28歲時到山東濟南工作,找到住處以後,我便到附近的警局辦
理暫住證,給我辦證的是位女警官,看上去有不到30歲,1 米68左右的身高,大
大的一對杏眼閃爍著誘人的光芒,最突出的是她豐滿的奶子,在警服的包圍下顯
得異常的碩大,更加突出了魔鬼身材的魅力。

  等給我辦完手續已經是中午時分,這時一位警官跑過來對她說:" 張姐,今
天中午食堂停電沒法作飯,午飯自己解決吧。" 我聽到此話,便試探著接茬道:
" 姐姐如果不介意,小弟請你吃飯好嗎?" ,姓張的這位女警官這才擡頭仔細的
端詳了我好一陣,然後抿嘴一笑,說道:" 那好吧,讓你破費了。".我從她幽幽
的眼神中已經預感到某種事情的發生……

  我們在一間高檔的西餐廳叫了一桌豐盛的午餐,我還特意要了一瓶催情的法
國葡萄酒。交談當中我已感覺到她對我的好?並且知道了她不同尋常的經歷。

  原來女警官名叫張敏,34歲(但看上去最多30歲),兒時父母便因車禍喪生,
奶奶把她撫養到16歲時也去世了,而就在那年,她被兩個流氓給輪姦了,並且懷
了孕,由於年少無知,她生下了這個不知道父親是誰的女兒。

  從那時起她恨透了男人,不僅自己想盡辦法當上了警察,還讓18歲的女兒張
雅楠(她說是" 張--壓--男" )也上了警校,當上了實習警員,為的就是使
自己和女兒不再被欺負。

  完她的講述,我斟了兩杯酒,說道:" 姐姐真是不容易啊,如果姐姐願意,
小弟今後照顧你們娘倆,來乾杯" ,沒想到張敏聽完後眼圈發紅,深情的說道:
" 我終於遇到好人了" ,說完把一大杯葡萄酒一飲而盡。

  也許是酒精的作用,張敏身子突然一晃,我下意識的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
已經有些出汗,她也緊緊的握著我的手,身子靠了過來,伏在我耳邊說道:" 扶
我去茅房吧" ,這是一家高檔餐廳,包房內帶有衛生間,我便急忙對服務員說道
:" 小姐你出去吧,有事我會叫你" ,服務員知趣的走了出去,張敏一下子倒在
了我的身上," 我要上茅房" ,我連忙摟著她進了衛生間。

  一進衛生間張敏把灰色的警察裙子提了起來,褪下了白色的褲衩,當著我的
面坐在馬桶上嘩嘩的尿了起來,揚起潮紅的臉對我說:" 你能接受我的粗魯嗎?

  " 我笑了笑說:" 我喜歡床上的蕩婦" ,我們一齊笑了。

  張敏突然站起身,一下子摟住了我的脖子,瘋狂的親吻著我的臉,然後使勁
的餓吸吮著我的舌頭,一對大奶子緊緊的擠在我的胸前,我開始撫摩她的秀髮,
撫摩她的後背,她的呼吸變的更加急促,我從後面把手伸進了她的警服,觸摸到
了她的肌膚,她微微的一顫,我輕輕的撫摩著光滑的後背,慢慢的解開了她的奶
罩,然後讓她轉過身,靠在牆上,我把手伸進她前面的警服,揉搓著她的大奶子,
同時親吻著她的眼睛,耳朵,脖子……

  她的呼吸更加急促,我的手開始用力,使勁的揉著她的大奶子,捏著她的奶
頭。

  這時我撩起了她的裙子,她的褲衩本來就沒有提上,我先撫摩她的大腿,她
的肌肉很緊很光滑,我撫摩到了她的陰部,她的逼毛很多還很長,我用手掌揉她
的陰戶,沒想到把我整個手都弄濕了。

  我笑著說:" 你又尿了?""死……鬼……還不是……你弄的……快……" 她
已開始呻吟。

  我開始揉搓她的陰蒂,她的逼水流的更多了,我把中指和食指慢慢的插進了
她的逼裡,

  " 啊……哦……" 她開始叫喚,我用兩根手指在她的逼裡抽插,大拇指揉著
她的陰蒂,她的逼水汩汩的往外流," 啊……啊……寶貝……快……快……快操
我……我已經10幾年沒被男人操了……快……" 張敏一邊叫一邊伸手拉開了我的
褲子,迫不及待的掏出了我的雞吧,一手拽著我的大雞吧,一手扶著衛生間的梳
妝台一屁股坐在上面,

  " 快……快用雞吧操我的逼……快……" 說著便把我的雞吧往她的逼裡塞,
我嘿嘿笑道:" 沒想到警察也這麼騷啊""我就是騷……都是給你弄的……快來操
我的小騷逼啊……" 我抓著她的雙肩,她握著我的雞吧一下子便塞進了她的逼裡,
她的逼水太多了,我開始抽插,她開始浪叫,聲音越來越大,

  " 啊……哦……哦……使勁操……哦……操死我……操破我的小騷逼……哦
……" 我經過10幾分鐘的猛抽之後,把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她的逼裡……

  從那以後,她便搬到了我的住處,她的18歲女兒張雅楠也搬了過來,我和張
敏住一間,張雅楠住另一間。張雅楠親切叫我叔叔。

  一個星期天,早上7 點張敏的警局突然打電話把張敏叫走了,說是有重要任
務,我一人躺在床上,由於是盛夏季節,我和張敏晚上操完了逼就沒穿衣服,也
沒有蓋被,張敏走的時候沒有關我們的房間門。

  張敏走後,張雅楠起來上茅房,她只穿著我的一件大汗衫,我感覺她裡面沒
穿任何東西,她路過我的門前向裡面看了一眼,我假裝沒看到她,她大概是看到
了我的裸體,尤其是我的大雞吧,她有點不太自在的在門前轉來轉去。

  " 雅楠進來吧,叔叔有事和你聊聊""哦,好吧,叔叔" ,張雅楠說著走到了
我的床前," 坐上來吧" 我說道,張雅楠坐到了我的床上,

  低著頭。" 雅楠,叔叔對你好嗎?" 我問道," 恩,很好,叔叔,我很樂意
跟你住在一起,也很……" 張雅楠臉有點發紅," 很什麼?說吧""也很喜歡叔叔
" 張雅楠說著突然撲到了我的懷裡,把頭埋在了我的胸前,我感覺到一種與張敏
完全不同的氣息,這是一種少女的芳香。

  " 叔叔,其實你每天跟媽媽操逼時發出的聲響我聽了很難受""哦?" 我差異
的哼了一聲," 我和媽媽很命苦,媽媽一直沒有男人陪伴,每天看著從單位帶回
來的A 片在手淫" 我更加差異和好奇了,

  " 我從小就跟媽媽在這種環境下熏陶,也學會了手淫,還跟媽媽一起弄,我
們娘倆互相操,有時用手,有時用黃瓜茄子什麼的,我的處女獻給了我的媽媽,
可我從來沒有和男人操過啊……" 說著張雅楠有點嗚咽,我翻身趴到了張雅楠身
上,

  " 雅楠,那叔叔就讓你體味真正男人的味道吧" ," 叔叔對我這麼好,我早
就想和叔叔操逼了,只是怕媽媽不高興""不會的,我們是一家人嘛,呵呵" 說著,
我掀起了張雅楠的汗衫,開始親吻她的酮體,

  也許是A 片看的太多了,張雅楠一點都沒有少女那般吟持,她熱情的回吻著
我,

  " 叔叔,你躺下吧,讓小女警來伺候你" ,她趴到了我的身上開始舔我身上
的每一個部位,她的屁股對著我的臉,我舔著她的小逼逼,她的陰毛很少,但陰
唇很肥大,我吸吮著她的大陰唇,她吸吮著我的大雞吧,

  嘴裡哼哼著:" 雞吧……真好……啊……" 我開始舔她的屁眼,同時用手摳
她的小逼,突然她的逼裡噴出了一股陰精,弄了我一臉,她轉過身使勁的舔淨了
我臉上的陰精,

  " 叔叔,快來操我吧,我的小騷逼癢死了" 我起身把她壓在身下,大雞吧一
下子插進了她的逼裡," 哦……真正的雞吧……哦……這麼舒服……啊……操吧
……使勁的操吧……哦……老公……操翻了我的小騷逼了……阿……" 她的浪叫
和她母親如出一轍,我操了她半個小時後,我們一起達到了高潮……

  之後我們的關係更加親密,張敏大概也看出了我和她女兒的關係,但卻並沒
有反對,反而教育張雅楠要聽叔叔的話,將來找個像叔叔一樣的好老公,張雅楠
只是癡癡的笑著說;" 我這輩子不嫁人了,要伺候你們到底""死東西,恐怕我得
伺候你們爺倆吧" 張敏話中有話的笑著說。

  那天我過生日,張敏做了一大桌菜,還買了三瓶五糧液,讓我只等著喝酒吃
飯就行了。等酒菜擺上桌,張敏和張雅楠母女手拉手從裡屋走了出來,

  我簡直就看呆了,娘倆的打扮相同,身高一樣,全都是魔鬼身材,穿著整齊
的夏季警服,下身的裙子卻是最小號的,肉色的長絲襪把她們的大腿顯得更加修
長美麗,最惹眼的是她們娘倆都穿著10厘米的高跟鞋,使她們更加亭亭玉立。

  " 老公生日快樂" 張敏說道," 叔公,我們娘倆今天和你喝酒做遊戲,誰輸
了就脫衣服" 張雅楠嬉笑著說,我頭一次聽張雅楠叫我" 叔公" ,大概既是叔叔
也是老公的意思吧," 好好,樂意奉陪" 我高興的說道。

  於是我們三人一人一瓶五糧液喝了起來,她們娘倆的酒量真是不錯,喝過半
瓶之後竟然只是微微有點酒意,於是我們開始猜拳,張雅楠放起了音樂,前三拳
我都輸了,便脫了個精光,我說" 我們一拳決勝負,你們倆出一樣的數,輸者脫
衣喝酒" ," 好" ,她們同意,我的拳一出,不出所料的戰勝了她們,此時娘倆
站起身,在音樂的伴奏下跳起了脫衣舞,

  娘倆一會把警服脫了下來,只剩下相同的粉色奶罩和褲衩,以及長絲襪和高
跟鞋,娘倆開始在我面前親吻,撫摩,互相解下了對方的奶罩,四隻大奶子在互
相摩擦擠壓,接著她們脫下了褲衩,相互用手摳著對方的逼逼,

  這時張敏回頭對我說:" 今天我們娘倆都給你了,你是先操老逼還是先操小
逼?" ,沒等我說話,張雅楠接茬道:" 你就老逼小逼一起操吧" 說著娘倆拉著
我上了床,

  她們只穿著長絲襪和高跟鞋,兩人讓我躺下,同時親吻我的身體,吸吮我的
雞吧,舔弄我的屁眼,娘倆的手指同時在對方的逼裡摳動,

  這時張敏說道:" 老公我受不了了,快來操我吧" 張雅楠嬉笑道" 老騷逼不
行嘍,叔公快操她吧" 我讓張敏趴在床邊上,雙腿分開,張雅楠臉衝著張敏的逼
坐在她的雙腿之間,舔弄著張敏的騷逼吸吮著她的逼湯,我從後面把大雞吧插進
了張敏的逼裡,使勁的抽插起來,抽插幾下之後,便從張敏的逼裡抽出大雞吧插
進張雅楠的嘴裡抽插幾下,然後再插進張敏的屁眼裡操幾下,就這樣反反覆覆,
操的張敏大聲的浪叫:" 哦……哦……死老公……好兒子……操死老娘了……哦
……老娘的騷逼要被你操翻了……啊……老娘的屁眼要被你操裂了……哦……使
勁操……" 同時張雅楠賣力的舔弄著她媽媽的騷逼 屁眼,還有我進進出出的大
雞吧,吸吮著她媽媽流出的逼湯,

  不知何時張雅楠已將一根帶刺的黃瓜捅進了自己的逼裡,突然張敏身子一陣
抽搐,大聲叫道:" 啊--啊--我來了--啊--我飛了……不行了……騷逼
女兒快來……快來接替老娘……讓你的老爸……你的老公來操你的爛逼……啊…

  …舒服死了……" 張雅楠聞聽此言,早已按耐不住,

  從我們的腿縫中爬出來,躺在床上,高舉著兩條穿著長絲襪和高跟鞋的美腿,
大聲叫著:" 老爸……老公……快來操我啊……我的騷逼想死大雞吧了" 我雙手
抓這她的大腿搭在肩上,大雞吧插進她的逼裡狂操起來,

  張雅楠被操的直翻白眼,浪叫的" 哦……啊……老公的雞吧真厲害……女兒
的騷逼都被操爛了……啊……使勁操……操死我……媽媽……快來舔我的逼水…

  …我都流成河了" 張敏此時又開始興奮了,

  笑道:" 媽的小死逼,真夠騷的,不愧是媽媽這個老騷逼生的" 說著趴過來
舔著女兒騷逼。屁眼。逼湯,以及我的帶著白沫的雞吧,同時把她的一隻手整個
的插進了自己的老逼裡……

  後來,我悄悄的離開了這座城市,不久我聽朋友說,張敏和張雅楠母女同時
懷孕生子了,兩個孩子長的出奇的相像……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