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控制

 顫抖的豐乳,搖擺的肥臀,還有那兩條修長華麗的大白腿,這一切的一切都
是那麽的性感撩人,卻又那麽的高貴典雅,她遠在天邊無法觸碰,卻無意中散發
出屢屢誘人的甜香,讓這一切又都蒙上神秘的面紗。

  是的,所有的犯罪都來自誘惑,這是性本能的衝動?還是早有預謀的算計?
沒有人能說的清楚。當一個身材為妙、氣質尤佳的極品女神整天在男人眼前晃來
晃去的時候,難免會引發出不可思議的事情來。

  「唐薇…唐薇…妳這個騷娘們兒…額喔……妳、妳這個騷娘們……喔……喔!
額喔!!」

  淩晨5點55分,在一所簡陋又淩亂的單身宿捨裏,一個年約50歲左右的
老男人正躺在臟兮兮的被窩裏,他一手猛烈擼動著手中那根爆起青筋的大肉棒,
一手拿著一本財富雜誌,用強烈的鼻息,興奮的呼喘著雜誌封面上的一個女性人
物。

  「喔……妳這個騷婦!妳這個勾人的婆娘,為什麽…為什麽這麽騷?娘的
……噢……噢噢噢……」

  老男人發著讓人惡心而又陰陽怪氣的叫罵聲,他張開滿是胡茬的大嘴,伸出
一條更加讓人惡心的舌頭,貪婪的舔弄著雜誌封面上的女人,同時手裏那擼動著
的大肉棒也更加膨脹了起來!一聲怒吼之後,他竟將一灘濃濃的精液噴射在了那
封面女人的臉上。

  「呼呼…呼呼……他娘的,又弄臟了一本,看來俺還得再去弄一本來。」

  此時這個老男人顯然沒有滿意,他喘著粗氣看了看手機,見此時已經6點1
0分了,便衹好心存不滿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將胯下那依然硬梆梆的大龜頭擦了
擦,然後無奈的穿上一套皺巴巴的保安服,臉也沒洗,牙也沒刷的便離開了這間
淩亂發臭的單身宿捨。

  以上就是這個老男人每天早上必做的【功課】,否則他就沒辦法安心起床上
班。他手裏拿著的那本財富雜誌是他的最愛,並不是因為他喜歡閱讀,實際上他
幾乎大字不識。他之所以鐘愛這本雜誌,是因為雜誌的封面上有一個身穿白色女
士西服,氣質極佳、長相漂亮的美麗尤物,而這位大美女他幾乎每天都能見的到。

  老男人姓黃,認識他的人都叫他老黃,是一名私企公司內的保安。老黃在城
裏打工多年,幾乎沒怎麽回過鄉下老家,並不是因為他不想回去,而是這家公司
裏有一個令他心儀的女人,一個令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一個讓他一想起來就陰莖
發硬的女人,一個他永遠也無法觸及到的女人。

  這個女人叫唐薇,也就是老黃整天對著雜誌封面打飛機的那個女人,她是這
家公司的副總經理,同時也是這家公司的老板娘。唐薇今年35歲,她與老公董
勝共同打造這家公司已有多年,她事業有成,家庭美滿,膝下還有一個小女兒,
事業家庭雙收的唐薇,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的成功女性。

  可俗話說的好,高處不勝寒,樹大且招風。這麽一個幾乎完美的女人招人嫉
妒,其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男人們在妒忌她的才華的同時,又眼饞她的美貌
與身材,而女人們在嫉妒她美貌與身材的同時,又眼饞她的財富,總之世人就是
這樣的,永遠不會在平衡中尋找平衡。

  不過也有些人例外,老黃就是一個脫離了平衡,且又無憂無慮的男人。也許
是鄉下人沒什麽文化的緣故,老黃為人思想簡單,做事直截了當,有時雖然也考
慮後果,但卻沒有像城裏人那樣復雜。可能就因為他這簡單而又狡猾的性格,才
白白撿了一個大大的便宜,同時又釀造了一場他人的悲劇。

  「彭局,我們的分公司下個月就在X市簽訂新協議了,對……明年我們打算
直接開展海外業務,同時拉上當地企業一起進軍。是……您說的很對,呵呵…
…那白書記那邊還請您多多美言幾句啊……哎呀,您實在太客氣了,那到時候我
們……」

  清晨8點25分,身穿一身白色套裙的唐薇,正一邊打著電話,一邊邁著兩
條性感的大長腿,踏著一雙名貴的高跟鞋,搖擺著身下的包臀短裙,晃動著身後
那圓滾滾大屁股,有說有笑的走進了公司大門。

  而此時還在門口站崗的老黃見後,不禁襠下一顫!他趕緊對唐薇敬了一個禮,
可唐薇卻像沒看見他似得,依然打著電話,頭也沒回的走進了電梯。

  此時遠在身後的老黃顯得有些激動,他偷偷瞧了一眼唐薇那風韻的神態,還
有她那扭動中的肥臀,不由得饑渴的咽了咽口水,同時褲襠那根巨大的肉棒竟也
不知不覺的硬挺了起來。

  「娘的……」

  直到唐薇進入電梯後,站在門口的老黃才偷偷的罵了一句,同時他又極其不
甘心的抓了抓褲襠,將自己那鼓鼓囊囊的褲襠整理了一下,然後又悲哀的嘆了一
口氣。

  「唉……啥時候才能結結實實的肏上她一回啊,就算少活十年俺也願意呀
……」

  老黃這種悲哀的情緒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其實他也知道,自己這是癩蛤蟆
想吃天鵝肉,癡心妄想加癡人說夢。然而老黃就是不甘心!他不甘心每天早上衹
能對著唐薇的照片打飛機,他不甘心挺著難受的肉棒看著唐薇從自己面前路過,
他更不甘心唐薇連看都不看他一眼的那種差距感。可話又說回來了,除了不甘心
以外,這個老男人還能怎麽樣呢?

  老黃雖然為人簡單,但起碼的自知之明還是有的,他知道自己與唐薇的地位
和身份相差萬裏,他也知道自己的大屌絕對不可能插進唐薇的小穴裏,他衹能就
這麽暗自意淫著……意淫著心中遺憾,滿足著卑微的饑渴,同時糾結著內心的痛
苦。

  世間向來如此,有人痛苦,有人就會失落,其實大美女唐薇的日子也沒有世
人想的那麽美滿。這個30多歲的女人其實一直飽受著各種的壓力,公司想要做
強做大,她就必須接受常人所不能接受的種種考驗,尤其是當唐薇的老公遠去外
地之後,這個女人所面臨的事情就更多了。

  「喂,老公啊,剛才我跟彭局通過電話了。」

  「哦,他怎麽說的?」

  「他說到時候會跟白書記聯係的,還說讓妳不用擔心。」

  「哼,這些當官的就是這樣,永遠都是明著一套,暗著又一套。」

  「呵呵,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新公司剛在外地穩住腳,上上下下不得打點
一下啊?」

  「行了,我這邊妳就不用操心了,到是老婆妳那邊怎麽樣啊?女兒還好吧?」

  「孩子慢慢大了,學習成績也就那樣,衹要妳不督促她,她就不會給妳添亂。
公司這邊的業務也都算正常,呵呵,反正我也輕車熟路了嘛。」

  高層的總經理辦公室內,大美女唐薇正坐在辦公桌前給自己的老公董勝打著
電話。自從董勝去外地開展新業務以來,總公司的重擔就全部落在了唐薇一個人
的肩上,她一面要搭理好公司內部,一面又要應付外界的壓力,回到家裏還要操
心女兒的生活問題。不過還好唐薇為人堅強,這些難關她都一己承受著,為的是
自己內心的自尊,還有替老公分憂的那份責任感。

  「……老婆啊,最近真是太難為妳了。」

  「呦?咋突然關心起我來了?話說妳沒忘了今天是什麽日子吧?」

  「哪能忘了啊?今天可是咱們的結婚紀唸日,我還特地給妳買好禮物了呢。」

  「哼!算妳還有良心,那……今晚妳能回來嗎?」

  「能啊!額……不過估計可能要晚一點,我趕7點的飛機吧。」

  「嘻嘻…好吧,那我…那我在家等妳喔。」

  「嗯,記得穿上我喜歡的那件內衣,把自己噴的香一點。」

  「哎呀討厭啦!嘻嘻…行啦,不跟妳說了,我準備要去開會了。」

  也許是太久沒有做愛的緣故,當唐薇將電話放下的那一剎那,她心中忽然悸
動了起來,還好老公沒有忘記今天的紀唸日,在這焦頭爛額的商場之中,難得可
以放鬆一晚,這對現在的唐薇來講,無疑是一種可貴而又奢侈的安慰。

  「我說老黃呀,妳說妳整天這麽吊兒郎當的在公司裏混啥呀?還不如早點回
家種地去呢。」

  「種地?俺都多少年沒摸過鋤頭了,再說回去也沒啥意思,老母豬看老驢,
誰瞅誰都別扭!」

  「唉?老黃,那妳就打算這麽一直旱著呀?老家沒人給妳尋摸個婆娘啥的?」

  「俺們那地方窮,有點姿色的婆娘全都出去當小姐了,剩下的全是歪瓜裂棗,
看著就他娘的糟心!」

  「哈,妳這老小子還他娘的挑肥揀瘦啊?妳也不瞧瞧妳這德性?找個洞能下
崽就不錯了,妳還要求啥呀??」

  公司的地下停車場裏,保安老黃正跟保潔老李蹲在一處沒人的角落,他倆一
邊抽著煙,一邊聊著閑天,無所事事的打發著空閑的時間。此時老黃將手中的煙
卷熄滅,看了看眼前這空蕩蕩的停車場,心中頓時一陣空虛,不由自主的大聲嘆
了一口氣!

  「唉!!真她娘的沒勁!俺在城裏待了這麽多年,依然一無是處。俺說老李
啊,妳跟俺可不一樣,妳可是有婆娘的主,妳咋不回去呢?在這一個月掙著仨瓜
倆棗的,圖啥啊?」

  「呵呵,俺跟妳還真不一樣,妳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俺呢?俺還有一大家
子要養活呢,雖然俺在這打工掙的少,但起碼能讓娃們把書唸完。」

  「哎?老李,俺聽說妳有三個閨女,不如以後都去當小姐吧,舒舒服服的躺
在床上,這兩腿一撇呀,嘿嘿!那鈔票就來了,這不比妳在這打掃衛生來錢快呀?
還唸啥書呀唸??」

  「去妳娘的逼吧!妳這老小子咋說話這麽毒呢??」

  「嘿嘿嘿嘿……俺跟妳開玩笑的嘛,別生氣別生氣,來來來,吃一根。」

  老黃一臉淫笑的戲弄著老李,可沒想到老李聽到這話後便舉拳要打,此時老
黃趕緊嬉皮笑臉的從口袋裏掏出一根煙卷,好言安撫著老李。

  「老李啊,妳也別怨俺說話難聽,這日子過的俺……憋呀!!」

  「憋呀?哼……活該!!誰讓妳他娘的這輩子投錯胎了呢?」

  老李此時還在氣頭上,他知道老黃為人猥瑣,再跟他聊下去估計更難聽的話
就出來了,便懶的再搭理他,接過老黃一根煙卷夾在自己的耳朵上後,老李便起
身拿起掃把,邁步想要離開這裏。

  「哎哎哎……老李,妳別走啊,俺還有話跟妳說呢。」

  「啥呀?妳還想讓俺媳婦也去當小姐呀??」

  「去去去,妳那媳婦長得跟頭豬一樣,白給人人都不要。」

  「那妳想幹啥啊?」

  此時老黃一臉猥瑣的站起身來,掏出打火機主動的給老李把煙點上,然後又
瞧了瞧四處沒什麽人,便裂著大嘴,淫笑的對老李說道。

  「老李,前兩天俺路過菜場,見那有個洗頭房,裏面的小姐長得那叫一個浪!」

  「……啥意思啊?」

  「嘿嘿,咱倆二一添作五,今晚在那找個小姐好好打一炮,價錢俺都問好了。」

  老李一臉迷茫看著老黃,其實在他的心裏面已經非常明白老黃的意思了,衹
是這位鄉下老漢多少還有些顧忌,畢竟他從來沒有嫖過娼,心中不自然的開始緊
張了起來,但同時又耐不住心中的慾望,磕磕絆絆的對老黃小聲問道。

  「額…那個…多、多少錢啊?」

  「嘿嘿,三百。」

  「啥??三百??咋這麽貴啊??不行不行……俺可掏不起這錢。」

  「哎哎哎!俺不是說了嘛,妳出一半我出一半啊。」

  「那也不行啊,150俺也嫌多,不行不行,俺還得贊點錢寄給家裏呢。」

  家徒四壁的老李一向是一毛不拔的性格,雖然這個老漢也渴望性愛的刺激,
但怎奈自己囊中羞澀,這150塊錢都夠自己一個多月的夥食費了,這對老李來
講是實在是太過奢侈了。

  「兩百!俺出兩百還不行嗎?」

  黃老見老李遲遲不肯答應,便一咬牙的讓了一大步,他情願再多掏50塊錢,
好跟老李一起去洗頭房享受享受。而此時的老李卻左右為難,盡管現在已經大大
便宜了這個老漢,但100塊錢對自己來說也是相當的貴了。

  「俺說老李啊,俺都說到這份上了,妳都不動心??那洗頭房裏的小姐長得
可都是又騷又浪,妳100塊錢打一炮,多便宜啊,妳就燒高香去吧。」

  「呵呵…俺、俺不是不動心,俺是怕……」

  「妳怕啥呀?來,這是兩百塊錢,妳先拿著。」

  「哎老黃?妳這是幹嘛呀?」

  「妳不是怕嘛?妳先把錢拿上,今天晚上11點的時候妳在菜場門口等我,
咱倆一起去,這妳就沒啥顧忌了吧?」

  「呵呵呵…老黃,妳這…這妳讓俺說啥好呀?」

  「哎呀!咱哥倆還有啥好說的,妳記著下午多吃點飯,晚上有多大力就使多
大力!可別便宜了那幫賣屄的。」

  「嘿嘿,行…行……」

  老李手裏攥著老黃給他的兩百塊錢,嘴上尷尬的笑著,可心裏卻顯得十分激
動。離家這麽多日子,已經很久沒有嘗過【葷腥】的兩個老男人,此時他們彼此
都顯得十分亢奮,他們盼著夜幕能早點降臨,好徹底釋放一下自己褲襠裏的玩意
兒。

  「誰在那抽煙呢???」

  「呦!壞了!老黃,快把煙滅了。」

  正當兩個老男人還在計劃晚上如何玩小姐的時候,一個為妙的聲音在停車庫
內回蕩了起來,衹見一位身穿白色女士套裝,腳踏華麗高跟鞋的女性,順著煙味
緩緩的走到了他倆的面前。此時老李抬頭一看,不禁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原來這
位氣質尤佳,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居然是公司的董事長——唐薇。

  「唐、唐總……」

  「停車庫裏不讓抽煙,這是公司的規定,妳們不知道嗎??」

  「知道,知道……」

  「知道還抽?快把這煙頭掃了,下次別抽了。」

  「哎哎…不抽了,不抽了……」

  唐薇此刻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這兩個老男人正一臉卑微的掃著地,她心中又
感到有些不忍,她覺得這些人也確實不容易,便不好再對他倆多說什麽,點了一
下手中的車鑰匙,邁起兩條修長的大美腿,晃悠著翹麗的圓臀,便跨身坐進了車
內。

  汽車緩緩行駛出了停車庫,可老黃的心情卻始終沒有平靜下來,他瞧著那漸
漸遠去的車屁股,腦子裏卻幻想著唐薇的大肥臀,這個令他朝思暮想的大美女,
又再一次的與他擦肩而過,甚至到現在都沒有個跟他說過一句話。

  此時老李瞅著老黃那魂不守捨的樣子,心中感覺十分納悶?他完全沒有想到
老黃會對唐薇有非分之想,因為他知道,老黃跟自己一樣都是一個苦命的社會底
層人物,哪裏還敢對唐薇這種遙不可及的女神動歪唸頭呢?

  「老黃…老黃??」

  「啊??」

  「妳還看啥呀看?」

  「沒啥,額……那個晚上妳記得啊,11點在菜場門口,俺先走了。」

  老黃說後,便離開了地下停車庫。此時他心中怨憤不堪!剛才唐薇那幽幽倩
影始終在他腦海裏揮之不去,她那長長的美腿,俏麗的容顏,豐滿的乳房,圓挺
的後臀,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麽華麗,那麽高貴,豈是那區區300塊錢的洗頭
房可以相提並論的?

  可老黃所能享受到的也衹有那些廉價的妓女了,而且還是跟老李一起合夥買
單。一想到這時老黃就覺得不爽,他決定今天晚上要把那些妓女幻想成唐薇,好
好來滿足一下自己的淫慾!他開始期盼著夜晚早點來到。

  而同時期盼夜晚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大美女唐薇。其實唐薇根本沒有意識
到剛才有一個老男人正賊眉鼠眼的意淫著自己,事實上她根本就不知道那個老男
人叫什麽?她也不會關注這些細微的問題,因為此時此刻的唐薇正滿懷期待的開
著車,她期盼著,期盼夜晚的來臨,期盼著老公董勝的到來。

  可惜,事與願違……

  時間不緊不慢的來到了晚上9點35分,正在家中的唐薇翻開了手機,不甘
寂寞的看了看短信消息,可老公卻遲遲沒有給她發任何回信。她見此刻的時間還
尚早,便走進浴室梳洗了一番,然後穿上了董勝最喜歡那件黑色蕾絲內衣,輕輕
的在身上噴了一下精致的香水,又從冰箱裏拿出一瓶上好的紅酒,悸動著心情,
靜靜地等待著老公的門鈴聲。

  時間又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直到夜裏11點的時候,老公董勝卻始終沒有歸
來,按道理來講此時董勝應該早就回來了,可卻連個電話有沒有給唐薇打來了,
莫不是有什麽意外發生?女人敏銳的第六感讓唐薇忽然間意識到了什麽?她拿起
自己的手機便想給老公打個電話,可就在這時……唐薇又有些猶豫了。

  唐薇此時心想:夫妻結婚多年,自己一直堅信著董勝的忠誠,不過商場上的
花花世界免不了會讓男人有所垂涎,再加上董勝已離開自己多日,這萬一要是在
外面有些沾花惹草又該如何是好呢?可自己老公總不至于在結婚紀唸日裏做出荒
唐的事情來吧?再三思索之下,唐薇緩緩發下了手機,但她隨後又轉身走到了座
機前,準備用座機來試探一下自己的老公。

  「喂,老……」

  「誰啊?」

  真是怕什麽就來什麽,盡管唐薇不想承認,但電話那頭傳來的還就是一個年
輕女子的聲音,此時唐薇心中突然【咯噔】了一下!一種不祥的預感頓時籠罩了
她的心靈。

  「……我是董勝的愛人,妳是誰呀?」

  「喔……那個…那個董總喝醉了,我正開車送他回家呢。」

  「嘿嘿……我…我的小寶貝,開什麽車呀?今…今晚…我…我就不用【帶套
】了吧?」

  「是妳老婆……妳小聲點……」

  「什麽老婆啊?呵呵呵呵……妳…妳不就是我的老婆嘛……」

  「哎呀妳……嘩啦嘩啦!嘟嘟…嘟嘟……嘟嘟……」

  一個熟悉的聲音如同針紮一般的傳到了唐薇的耳朵裏面,隨後電話那頭一陣
混亂,接著便傳來【嘟嘟嘟】的挂機聲。

  唐薇此刻衹覺得自己的大腦【嗡嗡】做響!她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打錯了?
冷靜了一下顫抖的心情,再次將電話播了過去,然而這時董勝的手機卻處在了關
機狀態。

  欺騙、背叛、隱瞞,這一切的現象都表明一種可能,那就是董勝出軌了。對
于這突如其來的事件唐薇始終不能釋懷,她痛徹心扉的將桌上那瓶紅酒一飲而盡,
失望的淚水如湧泉般的流淌在臉頰上,她想哭,她想喊!但又怕驚到隔壁已經熟
睡的女兒。

  痛苦與折磨糾結在空蕩的客廳之中,唐薇忍著心中的絞痛,將失望的淚水擦
幹,看了一眼女兒那熄滅燈光的房門,便拿起車鑰匙,脹著醉紅的俏臉,悄悄的
離開了自己的家。

  馬路上,一輛汽車正高速的飛奔著!它奔向了無盡的黑夜,奔向了迷失的漩
渦,同時也奔向了不可磨滅的深淵!

  醉酒當頭的唐薇,橫衝直撞的將汽車行駛在大馬路上,眼前的燈火闌珊讓她
分不清方向,多年的夫妻感情原來如此不堪一擊,如今的她仿佛失去了一切,衹
能憑著本能的感覺,迷迷糊糊的將車子開向了自己的公司。

  黑夜還是那個黑夜,痛苦還是那麽痛苦。除了可憐的唐薇以外,老黃此時也
是苦不堪言,這個老男人也是萬萬沒想到,本來自己今晚可以去洗頭房裏好好的
爽一爽,可不料保安經理卻臨時點名讓他值夜班,這個消息對老黃來說簡直就是
晴天霹靂般的打擊!

  「狗娘養的!!狗日他仙人一回!!居然讓老子值夜班!??」

  老黃罵罵咧咧的遊蕩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大樓裏,他給老李打了好幾個電話,
可這老小子卻遲遲不接,不用想老黃也明白了,老李肯定是獨吞了這300塊錢,
自己一人去洗頭房逍遙快活去了,這更是讓老黃感到無比的憤怒!

  「狗日的老李!也不接俺的電話,娘的!!都他娘的欺負老子!老子咋這麽
背呢??」

  人背不能怪社會,老黃此時也衹好低頭任命了。

  「唉…媽了個逼的……」

  鬱悶的老黃無心巡邏,他拿著手電筒大概掃了幾層樓後,便想下樓早點回去,
然而正當他準備乘坐電梯的時候,突然!上方的高層傳來【噼裏啪啦】的響動聲!

  「嗯?什麽動靜??」

  身為保安的老黃握緊了手電筒,心情突然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他害怕有夜
賊闖入高層那幾間領導辦公室裏偷東西,便壯著膽子,穩著步伐,慢慢來到了總
經理的辦公室門口。

  「啪!!嘩!!」

  響動聲停留在了的辦公室門前,一束燈光透過門縫直射在老黃的腳上,此時
老黃偷偷向裏張望,見辦公室裏一片狼藉,辦公桌上的文件散落了一地,可裏面
就是見不到半個人影,與此同時他又聞到了一股濃烈的酒氣味道。

  「誰…誰呀!!??」

  老黃大喊了一聲,可辦公室裏卻沒有回音,他再次壯了壯膽子,緊張的將門
打開,走進辦公室一看,頓時緊張的心情,不由得變的更加緊張了起來!!

  「唐、唐總??」

  唐薇滿身酒氣的癱倒在了辦公桌下,老黃離近才發現了她的身影,此時他趕
緊走過去將唐薇扶起來,將她扶坐在辦公椅上後,便趕緊搖了搖醉酒中的唐薇。

  「唐總??唐總??妳…妳這是咋啦??」

  整整一瓶紅酒被唐薇一飲而盡,此刻強烈的酒精已經直衝唐薇的大腦,麻痹
了她的感知,同時也讓她分不清自己身在何方?但老公的不忠行為還是始終讓唐
薇唸唸不忘。

  「董勝…妳個沒良心的畜生…嗚嗚嗚嗚嗚……」

  唐薇哭泣的從辦公椅上滑落了下來,此時黃老見後趕緊又一把將她扶了起來,
將唐薇攙扶到了一旁的皮沙發上,將昏昏沈沈的女老總平躺在了上面。

  「唐總,妳是不是喝多啊?」

  「嗚嗚嗚……我辛辛苦苦經營這公司有什麽用?我給妳賺再多錢又有什麽用??」

  「唐總…唐總妳醒醒啊……」

  「滾!!都給我滾!!」

  「哎哎哎…唐總,是、是俺……俺是……」

  烈酒衝昏了唐薇的頭腦,此時這個大美女痛哭流涕,她誤以為老黃是董勝,
發瘋了似得抓著老黃的衣服,不依不饒的哭喊著!

  「滾!妳給滾出去!!滾的越遠越好!不要讓我再看見妳這個沒良心的畜生!!
嗚嗚嗚嗚……」

  「唉呀娘呀!這俺一個人可弄不了,唐總妳等一下,俺…俺去叫人。」

  唐薇這突如其來的反常姿態,讓老黃有些不知所措,他第一次見唐薇如此憤
怒,如此誇張!便趕緊逃出辦公室,憂心忡忡的走向了電梯。

  「這婆娘喝了多少酒啊?瘋了她……」

  「……………………」

  「………………」

  老黃坐在電梯裏逐漸冷靜了下來,他不禁思考著一個大膽且又危險的問題,
他朝思暮想的女神就躺在辦公室裏的沙發上,這黑夜隱蔽著一切,無人的公司裏
衹有他跟唐薇兩人,那修長的大腿不斷勾起著老黃的慾望,那豐滿的肥臀不斷刺
激著老黃的神經。這一切仿佛都恰到時機,好像蒼天白白送給了他一件難得的禮
物。

  電梯從上到下,又從下到上,來來回回了三趟,而在電梯內的老黃,此時心
裏也是七上八下的。他考慮了再三,又再三了考慮,最後還是壯著膽子,哽咽著
幹喉,挺著褲襠裏那不受控制的陰莖,激動且又害怕的重回到了唐薇的辦公室裏。

  「……唐總?唐總??」

  老黃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唐薇的跟前,衹見這個豐韻少婦正衣衫襤褸的臥躺在
沙發上睡著了,那兩條從短裙中暴露出來的大長腿,正白花花的顯露在老黃的眼
前。一衹高跟鞋巧妙的挂在那嬌嫩的腳丫上,另一衹高跟鞋早已不知掉落在什麽
地方了?那圈臥著的身軀將胯下的包臀短裙繃得緊緊的!肥滾滾的大屁股隱隱約
約的露出了短群裏的小內褲,而這個良家美婦卻渾然不知一個怒挺肉棒的老男人,
正站在她的面前。

  「唐總?醒醒啊唐總?」

  「唔……」

  老黃搖了搖唐薇,衹聽唐薇一聲輕吟,被老黃翻過了身子,那凸顯在衣內的
豪乳看的老黃直流口水,他糾結的打量著面前這位醉酒俏婦,激動的掏出手機,
將唐薇這美妙的姿態拍攝了下來,將她的大長腿,小腳丫,肥乳房,大屁股,還
有那醉紅的面容全部保留在了他的手機裏面。

  緊張、刺激、衝動……這種種性奮的心情讓老黃感到無比饑渴,在經過數分
鐘的沈靜中,這間辦公室裏竟充斥著一股耐人尋味的淫邪氣息。

  「娘…娘的,老子忍不住了……」

  饑渴難耐的老黃再也經不起這極度的誘惑,他顫抖的伸出了雙手,開始迫不
及待的解開了唐薇襯衣上的紐扣。

  當襯衣的紐扣被緩緩解開時,那隱藏在襯衣內的兩團豐乳竟完全蹦脫出來!
老黃不由自主的摒住了呼吸,徹底被眼前這美麗的驚喜所迷住了。衹見唐薇穿戴
著的是一件黑色的胸罩,那雪白的乳肉散發著誘人的光澤,迷人的乳溝深不見底,
而迎面撲來的陣陣乳香更是讓這個老男人如此如醉!

  「哇……這騷貨居然穿著一件這麽下流的奶罩??」

  猴急的老黃根本不懂得欣賞這件典雅而又性感的胸罩,他一把便這緊繃的胸
罩連根扯掉,頓時那猶如兩團排球般大小的渾圓乳房,便徹底保留在了他的面前!

  「哇!!!俺滴乖乖……哈哈……」

  老黃性奮的驚叫了起來,他徹底被唐薇這一對兒大奶子給震住了!而那件漂
亮胸罩卻被老黃踩在了腳底下,這件昂貴而精致的胸罩是董勝的最愛,可此時卻
被一個老農民無情的踐踏著。

  老黃不止一次幻想唐薇這對兒騷奶子究竟長什麽樣??可眼前這現實的美乳
已經完全將他之前的假想給顛覆了!他流著口水,死死盯著這對大奶子,【豐滿
】這個詞已經無法再形容這對兒美妙的大奶球了。這兩團美麗的奶子渾圓天成,
且又肉感十足,圓滾滾的乳肉挺拔俏麗!而乳肌又嬌嫩的仿佛吹彈可破,特別是
那兩顆褐紅色的乳頭更是美的秀色可餐。

  別看唐薇的乳房非常大,但她的乳頭卻格外的嬌小,兩片精致的乳暈,配上
這兩顆猶如紅寶石般的嬌嫩乳頭,讓貪婪的老黃再也忍不住了!他不顧一切的撲
了向了唐薇那沈睡中的巨乳,張開嘴巴便將一顆飽滿柔彈的乳頭吞了進去!

  「哇唔!嗯……吧唧……吧唧!」

  老黃津津有味的吮吸著唐薇的一顆乳頭,他大張大合著滿是口水的嘴巴,恨
不得將嘴中那柔軟彈嫩的乳頭吃進肚裏,同時雙手還不忘揉抓著唐薇那肉感十足
的乳肉,貪婪的享受著這頓美乳的大餐。

  這安靜的辦公室內立刻響起了淫靡的聲音,一個老男人正趴在一位身材高挑、
相貌清秀美婦的大奶子上貪婪的吮吸著、品嘗著、揉抓著、把玩著,他口水交加
的在唐薇這沈睡中的大奶子上侵犯著、肆虐著、摧殘著!而沈醉中唐薇卻竟然渾
然不知,她依然安靜的平躺在沙發上,白色的襯衣左右分開,那件心愛胸罩被老
黃狠狠踩在腳底下,暴露著兩團兒肥美巨大的乳房,任憑這個老色鬼隨意淩辱。

  「娘的!這奶子真軟!老子真想把妳的賤奶頭給咬下來!!」

  老黃見唐薇始終無動于衷,便越發的放肆起來!此時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性奮
的戾氣,用雙手死掐著唐薇的乳峰,將牙齒咬住唐薇的乳頭,開始瘋狂的向上揪
扯了起來!!

  酒精雖然麻痹了唐薇的大腦,但老黃這猶如餓狼般的撕咬還是讓唐薇感到隱
隱發疼,如果唐薇醒著的話,非被他這粗魯的暴行給弄哭不可。然而現在的唐薇
就是一條脫離了靈魂的美肉,乳頭的撕裂感給她帶來的衹有微麻的疼痛,她依然
輕閉著雙眸,安靜的沈睡著,但嘴巴裏卻不自覺的【吭哧】了起來。

  「喔唔…嗯啊……」

  唐薇的反應並沒有讓老黃感到半點顧忌,此時這個老男人已經完全沈寂在唐
薇美乳性奮中,他用牙齒死死咬著肥乳上的奶頭,那顆可憐的奶頭好似一根橡皮
筋一樣,在老黃那褐黃色的齒間中拉扯了起來!

  「呀啊!疼……」

  昏迷中的唐薇終于有些忍受不住了,她下意識的喊了一聲疼。而此時的老五
也終于有所忌諱,他鬆開嘴裏的肥乳,淫笑的看著那漸漸泛起紅腫的乳房,輕薄
的乳暈邊上已經有一個明顯的牙印,那柔軟而又可憐的乳頭上也逐漸激凸了起來。

  「娘的……妳也太迷人了,差點就把妳的奶子給吃了。」

  老黃此時緩了緩心神,他想克制自己的獸慾,但眼前的【美餐】實在太過香
味撲鼻,可如果再玩唐薇的美乳,那肯定會讓她醒來,便又將目標轉向了唐薇那
兩條修長性感的大美腿。

  其實老黃也有嚴重的戀腿癖,當他第一次見到唐薇的時候,他就被這兩腿美
腿給吸引住了。此時美腿就在眼前,老黃怎肯輕易放過?他開始急不可耐的撫摸
著唐薇的腿肉,感受著細滑無比的肌膚,曾經的夢想終于實現了。

  「哇…哇…好滑呀…哈哈……」

  老黃伸出舌頭開始舔弄著唐薇的大腿,口水打濕了這無比修長的美腿,直到
將唐薇的大長腿舔了遍,之後才慢慢又將舌頭伸了回去。雙手又開始揉摸著唐薇
的兩衹小腳丫,這精致的嫩足仿佛一件不可褻瀆藝術品,十顆飽滿的嫩腳趾透著
粉亮的柔光,讓老黃看的兩眼直冒火星,胯間的肉棒再也忍受不住了,竟掏出肉
棒便將兩衹嫩足夾在中間,來來回回的足交了起來。

  「呼!呼!呼!」

  老黃性奮的喘著氣息,唐薇的肉足可比自己打飛機強多了,那細嫩的腳心來
回摩擦著老黃的龜頭,讓老黃簡直爽上了天!

  「呼!呼!太爽了!太爽了!!」

  老黃情不自禁的抓起唐薇的一衹粉嫩腳掌,在唐薇的小腿與腿肚上來回舔著,
同時胯下的肉棒不斷頂著唐薇的另一衹小腳,然後張開大嘴狠狠咬了一口唐薇的
大腳趾!

  「啊呀!!」

  老黃這一口咬的實在太狠了!竟然直接將唐薇的大腳趾給咬破了,這也怪唐
薇的腳趾太誘人,老黃又太衝動,衹聽唐薇大叫一聲,便睜眼做起身來!

  「妳……」

  剛才乳頭的疼痛就已經讓唐薇為之動容了,此時腳趾上的劇痛讓她徹底清醒
了過來。當唐薇迷迷糊糊的看了看自己那對兒暴露中的乳房,又看了看眼前是一
個身穿保安制服的老男人時,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麽?便開始大聲尖叫了起來!

  「呀啊啊!!!!」

  唐薇驚恐的尖叫著!她伸腿想將老黃踢到在地,但老黃卻死死攥著她的腳心,
同時嘴裏還在撕咬著她的嫩腳趾。

  「妳是誰??放開我!啊……呀啊啊啊!!」

  酒精此時依然殘留在唐薇的身體裏,她雖然意識清醒,但還是依然感到頭昏
腦漲,身體仿佛有些不受控制,再加上老黃那強烈的牽制,竟讓她一不小心的從
沙發上滾落了下來!

  而這時的老黃見事情敗露,膽子突然變得大了起來,反正事已如此,幹脆一
不做二不休的將唐薇兩條長腿合攏,然後迅速將手伸進唐薇的短裙內,猛地一把
就將她的內褲扒了下來!

  「不!!救命!!唔、唔………」

  驚嚇中的唐薇剛想呼救,一旁的老黃卻眼疾手快的將這條性感的黑色內褲塞
進了她的嘴巴裏!然後死死抱著唐薇的大屁股,強迫將她兩條腿跪在了地板上,
同時狠狠將她的上身壓在了沙發上,然後拿起腳下的那件胸罩,將唐薇胳膊反拽
在背後,用胸罩上的帶子在她的手腕上打了一個死結。

  「唔!唔!唔!」

  唐薇極度恐懼的嗚呼著,她想動卻動不了,想喊卻喊不出,她衹能被迫頭朝
下的貼在沙發上,擠壓著驚恐的巨乳,晃動著恐慌的肥臀,無力且又徒勞的掙紮
著。

  老黃此刻用自己的身體強壓著唐薇的身體,同時他拿過手機拍下了這精彩絕
倫的一幕,然後掀開唐薇的短裙,挺起那根粗大猙獰的肉棒,狂喜的盯著那瑟瑟
發抖的大白屁股,之後便一臉淫笑的將肉棒插進了那絕望的肉穴裏面!

  「唔!!!!!」

  一個淒慘的悶鳴聲徹底回響在了這家無人的公司裏,隨後那深邃的走廊內,
便卻傳出來了一陣陣肉與肉的激烈撞擊聲,還有一個女人悲慘的哭泣聲,以及一
個老男人發出那得意而又淫蕩的獰笑聲。

  今晚,沒有人會想到,曾經那顆璀璨的明星,竟會失落在這無邊無際的夜空
之中……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