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妻子-3

(三)月台垃圾桶,臥室的公共廁所

  照顧了姑姑一天,晚上我和芷姍就在姑姑家住宿。不過芷姍似乎一天都心不
在焉,我看到她做飯的時候盯著粗大的黃瓜羞澀的笑,又時不時的看手機。

  我大概明白她為什麼會這樣,也許今天她做了紅杏出牆的事,正在回味,或
者在想念菜老闆的大雞巴也不一定。

  半夜,我睡得正香,聽到手機的短信鈴聲,感覺到芷姍去看手機,然後她輕
輕的呼喚我,我沒有答應。妻子以為我睡得很熟,其實不然,由於我經常懶床,
芷姍經常叫我,我不答應,造成了芷姍的錯覺,她一直以為我是睡覺雷打不動的
那種死豬。

  我瞇著眼,看著芷姍在回短信,我猜想,不知道誰半夜的還發短信騷擾人。
一會,只見芷姍翻動衣服,然後又輕輕呼喚了我幾聲,見我沒有應,然後放心似
的翻出一件粉紅色薄紗透明的情趣睡衣,開門離開了家。

  我很奇怪,老婆收到什麼樣的短信?由於睡衣身上沒口袋,老婆沒帶手機,
將它放在客廳的桌子上,老婆一出門我飛快的翻看。

  一個我沒見過的號碼發來的信息:「騷貨,我想上廁所了!」

  老婆回覆道:「上吧!你在哪?公共廁所,嗯,馬上就到!」

  我靈光一閃就想到了今天早上的菜老闆,稱呼我老婆公共廁所的怕只有他了
吧,最少目前我知道的只有他。

  「我在你樓下,下來吧!不過,你要光著屁股下來,只準穿高跟鞋絲襪!」

  老婆:「求你,羞死人了,給鄰居看到不好,讓我穿件睡衣,好嗎?」

  「行,不過只準穿透明的情趣睡衣!」

  原來如此。我從陽台下望,看到樓下路燈下我老婆摟著一個人,不正是菜老
闆嗎?他真的把我老婆當成隨時能上的公共廁所了,一句「我想上廁所了」,我
那新婚才月餘的嬌美妻子竟然屁顛屁顛的跑去當免費的公共廁所,讓他上。我震
驚得無語,可是長期看淫妻小說養成的變態心理,讓我興奮得不行,很期待老婆
成為人人能上的公共廁所是什麼情景。

  菜老闆沒讓我失望,很快他就將老婆的睡衣扒了,扔在一邊。老婆穿著睡衣
下樓,卻沒想到剛下樓就被剝了,等於還是要光屁股。不過,這次老婆卻沒有拒
絕,還配合著菜老闆拍了很多淫照,然後跟著他,扭著性感風騷的大屁股,光溜
溜的去了。

  我追下樓去,卻不見了人影,只有一件睡衣掛在冬青上。我以為很難找到他
們,然而事實卻出乎意料,他們似乎沒有準備偷藏,當我快到小區廣場的時候,
就聽見傳來的淫亂呻吟聲。

  在涼亭的躺椅上,我老婆肚皮朝天,修長的美腿分成一字,正被菜老闆壓著
肏。對,是肏,一定是肏這個字,我認為做愛是個很文雅的詞,也說明動作很輕
柔,做丈夫的一般很少有用力弄老婆的,老婆一般也很矜持,難堪的姿勢總是不
肯幹,所以很不過癮!所以做愛其實很不爽!

  搞,這個字就比較有意思了,最起碼花樣比較多才能叫搞,所以我們都稱弄
老婆以外的女人叫搞女人。

  玩,就更有意思,顯然是把女人不當人了,所以沒有尊重的意思,呼為玩。

  姦,就比較暴力一些了,因為姦是要用些力氣的,但是姦不一定過癮,因為
被姦的不一定願意,姦的人也比較忐忑,所以就不一定盡興。

  交配,就很粗俗,顯然是把女人當動物了,當發洩的工具。而且玩得過癮,
因為交配時要在女人身體內射精的,還要女人配合不避孕才能交配成功!

  幹,就不但粗俗,而且很用力。幹,不管對方願不願意,一定要幹,而且要
幹服,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很有征服感。

  肏,不但粗俗,不但很用力,而且還很暴力。是的,被肏的一定是被肏得很
深,被撞擊得「啪啪」響,反抗不了,被肏得服服貼貼,而肏人的一方可以恣意
妄為。

  我老婆現在就是在被肏,因為菜老闆幹肏她的方式很粗魯,非常用力,肏得
她屁股「啪啪」的響,而且老婆的腿被分成一字,肏得直顫,卻反抗不了。菜老
闆的幹屄的方式還很暴力,就好像老婆和他有仇,不把我老婆的屄幹穿幹爛誓不
甘休。這樣的幹法,只有肏這個詞最貼切了,我老婆正在被肏!

  路燈下,老婆被人肏的樣子看得很清楚,空曠的視野,讓週圍路過的人很容
易看見那裡正有一個美貌少婦正在被人肏。我就著夜色潛進他們近處的一處冬青
後藏身,看著菜老闆暴力地肏幹著我新婚的嬌妻。

  菜老闆肏得很舒服吧,還問我妻子:「騷貨,你出來的時候,你老公沒發現
嗎?」

  「沒有,他正睡覺呢!我老公睡得很死,叫都叫不醒。」

  「喔,呵呵,那好啊,不知道我要是在他身邊肏你,他會不會醒?」

  妻子嘻嘻一笑道:「我估計,他也不會醒!」

  「真的?那活該他當王八!哈哈!」

  妻子就這樣旁若無人的和菜老闆一邊肏屄,一邊調笑:「好了,人家都是公
共廁所,給你肏了,你高興了吧?咱們換個地方肏屄好不好,萬一一會有人路過
怎麼辦?」

  「哈哈,大半夜的,沒人的,這樣肏你,更爽。再說,就算有人看見又怎麼
樣,老子肏的就是你這樣的騷貨!」

  「啊,哦,不,萬一他到處說,我丟死人了。萬一讓人家老公知道了,怎麼
辦?」

  肏,賤婊子!現在才想起來自己是有老公的,知道要臉了,早幹嘛了?自己
眼巴巴的跑來找肏,被人摁在路燈下的椅子上肏屄。不過我也有點擔心,萬一讓
小區的人碰見卻是不妙。

  「哈哈!」菜老闆笑道:「這好辦,要是真讓人撞見了,你就兩腿一張,扒
開自己的肏屄,你教他怎麼肏你這個公共廁所不就行了?保證他使用一回之後,
不會到處亂說!」

  「不要,嗯,這樣人家不就真成了免費的公共廁所了嗎?人家不要!」

  「肏,你以為你不是啊?來,大聲叫兩聲『我是公共廁所,我欠肏』!」菜
老闆戲辱的道。

  妻子羞得直搖頭:「嗯,不要!」

  「肏!叫你不聽話!」菜老闆一陣暴肏,肏得我妻子立刻求饒:「哎呀……
嗯,肏死我了!啊……慢點,啊……」

  不一會芷姍就受不住了,改口淫叫:「啊……別肏了,我是公共廁所,我欠
肏!啊……你要把人家肏爆了!啊……我是公共廁所,我是公共廁所……」

  妻子越叫越高亢,她不停地叫喊著:「我是公共廁所!」可菜老闆不但沒有
停,肏得更加用力:「啪啪啪……」寂靜的夜裡,妻子淫叫的聲音、被肏屄的聲
音傳得很遠,這時要是有人附近經過,肯定會被吸引過來。

  不一會,妻子被肏得高潮了一次,菜老闆沒有射精,不過他不著急,反正有
的是時間玩弄身下的少婦不是。

  他將我妻子翻過身,四肢著地的撅著屁股,大手抽得芷姍屁股「啪啪」響:
「賤貨,老子帶你在小區溜溜彎,你現在就是老子遛彎的母狗,知道嗎?」

  「嗯!」

  菜老闆一手拿著攝像機,一手抽打著妻子往前爬。我真的想想不到,有一天
我嬌美的妻子會像母狗一樣被人趕著在小區內爬行,我既嫉妒又興奮,偷偷的一
路跟著。

  妻子屁股挺得很高,爬動的時候屁股搖來搖去,很是淫賤,兩隻垂成鐘乳狀
的奶子也蕩來蕩去,真是分外的找肏。菜老闆不時地讓我妻子芷姍在每棟樓的單
元門口停下來,然後從後面暴肏她,肏得芷姍哇哇叫。他一邊以各種方式肏,一
邊還錄影、拍紀念照,很快小區到處都留下我妻子淫亂的影子。

  最後他一路肏著我妻子來到小區大門口,大門外是寬闊的馬路,小區門前是
一個小花壇,花壇內一塊大石頭刻著小區的名字「天津新村」。菜老闆讓我妻子
趴在石頭上,猛烈地肏她、幹她!雖然是半夜,但是公路上還是偶有車輛經過,
也許還會有行人,可是妻子已經被菜老闆肏得屈服,竟然這樣無所顧忌的在大街
上撅著屁股被人肏。

  寂靜的夜裡,菜老闆肏幹著妻子,豐臀的撞擊聲「啪啪啪」的持續響著,他
還不停地抽打著妻子的美臀,「啪啪」的。

  「騷貨!肏得你爽不爽?爽就給老子叫出來,說自己是公共廁所,請路過的
人肏你!」

  「啊……啊……啊……爽!」妻子已經完全被肏服了,不知廉恥的淫叫著:
「肏我,肏我,快點肏公共廁所!我是公共廁所,請路過的人都來使用,都來肏
我!啊……哇!肏我,我李芷姍是公共廁所,都來肏我,我是公共廁所!」

  妻子芷姍已經浪得不行了,主動地挺動屁股迎合著菜老闆的肏幹,完全不在
意這是在大街上,她挺動的挨肏的屄洞正對著大馬路,一邊被肏,一邊還高聲淫
叫。

  菜老闆顯然也很喜歡在這種環境中肏我妻子,異常興奮,一連換了好幾個姿
勢肏幹芷姍,肏了二十幾分鐘。一會把我妻子四腳朝天的肏;一會騎在我妻子背
上幹;一會讓我妻子騎乘著自己插;最後他把我妻子抱在懷裡肏,妻子面朝外被
他抱住腿彎,彎折的美腿向後貼著他的胸膛,他雙手反扣妻子的玉肩,將她身子
壓得前凸,這個姿勢超級淫蕩。

  菜老闆一邊幹肏著芷姍,一邊走向不遠的公車站,由於小區門口到公車站之
間沒有遮擋,我不好跟過去,只能遠遠的看著。

  只見他肏幹著我妻子走上月台,然後讓妻子手扶著等車的椅子,被他以這樣
淫蕩的姿勢肏了五、六分鐘;然後菜老闆放下妻子的美腿,妻子挺著性感的美臀
又被他肏了五、六分鐘;接著,他把妻子的玉腿分向兩邊,成為劈叉,讓芷珊的
玉背貼著冰冷的椅子上,美腳搭在椅子兩邊,他摁壓著芷姍的屁股,狠狠地肏她
張開的屄洞。

  我很擔心,雖然晚上公車少,大約半個鐘頭,甚至有時候一個小時一趟,可
是看菜老闆的意思,他還不知道要這樣在公交月台上肏我妻子多久,萬一這時來
了公車怎沒辦?會不會一公車的人都來肏我妻子?要知道我妻子才和我結婚不足
一個月。

  雖然我淫妻心結已經打開,很喜歡看菜老闆肏幹芷姍時那暴力無比的淫亂,
可是我還沒做好真的讓美貌的嬌妻成為人人隨便使用、想肏就肏的公共廁所。所
以,我很糾結,不停地擔心,要不要去阻止。

  可是這時候去阻止,我怎麼面對芷姍?告訴她,她老公一直在看她怎麼被人
肏,沒有阻止,那我剛剛開始的婚姻,可能立刻就結束。我很愛芷姍,想要和她
白頭到老,當然我也喜歡看她被人肏的賤樣,心血澎湃!

  在我糾結中,菜老闆又肏了芷姍五、六分鐘,然後他讓芷姍正面躺在公交站
的椅子上,將她兩條美腿盤在腦後,又暴肏她。離得比較遠,我聽不到他們的對
話,只隱約聽到妻子被幹屄的「啪啪」聲,還可以清晰地聽到妻子的淫亂叫喊:
「啊……肏我,我是公共廁所,我是人人能上的公共廁所,啊……啊……」

  又肏了五、六分鐘,他把我妻子抱到旁邊的垃圾桶上,將妻子上半身塞進垃
圾桶,修長的美腿筆直站立分開,俏臀裂開似的,頂得高高的,被菜老闆兇殘的
肏著。

  菜老闆現在的狀態更加瘋狂,好似亢奮的野獸,大雞巴好似機關槍一樣狂風
暴雨般肏著芷姍,肏屄的聲音比剛才大了不止一倍,我離他們足有50米也聽得
清清楚楚:「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我感覺過年放的鞭炮都沒有他肏我妻子的肏屄聲響亮,連綿不絕!

  我清楚地看到妻子芷姍被他肏得美臀變形,臀浪一波接著一波翻滾。雖然我
眼力很好,但是距離這樣遠,還看得這種細節如此清楚,可見菜老闆肏芷姍是肏
幹得多麼大力。

  這時的菜老闆手不是抓著我妻子的小腰,或者豐臀,而是扒著垃圾桶的鐵支
架搖動借力,這樣他肏得更加暴力,更加兇猛有力。

  這稱為幹、肏,一點也不為過,他簡直就是在幹、肏著我妻子這件好玩無比
的玩具。幹得暴力,肏得兇殘,連我這個渴望淫妻的老公都看得心驚膽戰、揪心
不已,為芷姍擔心,害怕妻子芷姍會被他肏壞了,被他幹破子宮。

  這場面實在暴力得我不忍心看,有一股隨時解救妻子的衝動,我感覺此時我
的新婚妻子就好像是一個垃圾桶一樣,一個隨便男人使用、肏玩的美女垃圾桶,
太黃太暴力了,心中不禁呼喊:『哥們,悠著點,那是我老婆,你幹她、肏她我
沒意見,可是別把她幹破了!我妻子不是垃圾桶!』

  可是我心底最骯髒的慾望也徹底地爆發了,一個邪惡的聲音在吶喊:『對,
肏她,真精彩!再大力點,肏死這個賤貨!對,就這樣,就是這麼大力地肏。再
來一次,對,肏她,幹她,把我妻子的屄肏破!』

  我顫抖的拿著相機攝像,拿著手機拍照,還真的不敢肯定若錯過了今日,是
否還有機會看到自己的妻子芷姍被人這樣暴力兇殘的肏幹。雖然也許以後芷姍還
會被人肏,可是這樣暴力肏幹的情景估計也再難展現。

  妻子被菜老闆塞進垃圾桶,根本逃避不了他瘋狂的肏擊,被肏得美腳不停地
踮動,高跟鞋敲得地面「嗒嗒」響。不到片刻就被他肏得求饒,我還聽見妻子抽
泣嗚咽的聲音,我妻子芷姍竟然被菜老闆肏哭了:「嗚嗚……啊……肏死我了!
不要,肏得太大力……哇!幹破我了,啊啊啊啊……停一下,哇哇哇哇!肏我,
肏我,我是垃圾桶,是隨便盛男人精液的垃圾桶,哇哇哇,請隨便使用垃圾桶,
我是垃圾桶……」

  妻子的悲鳴求饒並沒有得到菜老闆的憐憫,反而招來更強大的暴幹,菜老闆
一邊猛肏一邊感慨:「啊……爽!啊……爽!果然是天生的公共廁所,專盛男人
精液的垃圾桶。這樣肏都行,太他媽舒服了……肏!爽!幹死你這個騷貨、賤婊
子,你不去當公共廁所,真是沒天理。爽!」

  「劈哩啪啦」不停地肏了我妻子五、六分鐘,菜老闆「啊」的一聲,大雞巴
猛頂妻子的騷屄,將30幾釐米的大雞巴完全搗進妻子的身體子宮,頂得芷姍的
美腳只有腳尖著地,不停地顫抖。

  菜老闆美美的在妻子身體裡射了半晌……他離開的時候,妻子才軟塌塌的掛
在垃圾桶上,像極了被人使用後隨便丟棄的垃圾。

  菜老闆拿著相機不停地給我妻子芷姍拍照,把她最淫亂的樣子留住。他還把
我妻子芷姍擺成各種淫亂的樣子:比如他把我妻子的美腿掀起來,彎折著腰掛在
垃圾桶的橫樑上,拍照;比如他又把芷姍的美腿打開成劈叉掛在橫樑上,拍照;
再比如,他還把芷姍的腿彎頂得高過腰,耷拉著掛在橫樑上,拍照……

  我從沒想過自己的妻子有一天會這樣被人擺弄著超級淫亂的姿勢拍攝淫照,
而芷姍被肏得全身癱軟,就如玩具般隨便人隨意擺弄。

  一會,菜老闆就拍攝了許多滿意的照片,才把芷姍從垃圾桶裡拉出來,丟在
地上,繼續拍照。

  過了好一會,芷姍才恢復了些力氣,菜老闆讓芷珊站在站牌邊擺弄各種風騷
淫亂的姿勢,方便他拍攝,而我驚訝的是妻子竟然很羞澀的配合著。直到遠遠的
看到公車來了,芷姍和菜老闆才往小區趕。公車進站的時候,他們才走到路邊,
離小區門口還有20米呢,也不知道公車上的人有沒有看見我妻子這個裸體大美
女。

  我聽見菜老闆說:「騷貨,你說你老公睡得很死是吧?」

  「是呀,他就一個死豬。有一回他睡覺的時候,一輛汽車的輪胎在他身邊爆
了都沒驚醒他,他翻個身還繼續睡,整個沒心沒肺!」

  「哈哈!」菜老闆笑道:「沒心沒肺好啊,我就喜歡他沒心沒肺,這樣我才
能舒舒服服的肏你,他都不知道。你說要是我在他身邊肏你,他會不會醒?」

  妻子不確定的說:「也許不會吧!」

  「哈哈!」菜老闆說:「要不,我們現在就去試試。你老公不正睡著嗎,我
在他身邊肏你,看看他會不會發現。想想就很刺激,哈哈哈,就這樣,趕快!」

  妻子忙說:「算了吧,不要,萬一他醒了,我丟死人,他非跟我離婚不可,
我不想剛結婚就離婚!」

  「騷貨,快點!你不是說你老公睡得死嗎?不就離婚嘛,離婚正好你就當老
子的公共廁所更好。」

  「不要,我很愛老公的,我不要離婚!」

  「快點!大不了我肏輕一點,保證你的死豬老公發現不了。」

  妻子熬不過他:「那好吧,不過你動作輕點!」

  我看到他們走過來,忙飛快向家跑,心裡滿不是滋味,怎麼自己老婆被別人
肏了,我反而像賊似的躲著跑?而且他們竟然還要在我身邊肏我妻子,太欺負人
了!可是,我心揪痛的同時,竟然異常期待,我真太變態了。

  我跑進家,慌忙鑽進被子,急促的呼吸,等待妻子在身邊被人肏,而且是一
個僅認識不到一天的人肏我妻子。我知道我要平復心跳,裝作熟睡的樣子,但是
我很激動,直到妻子開門的聲音響起,我才勉強控制住,並且裝作睡得很死,打
著粗重的呼嚕。

  我聽見妻子的聲音:「嗯,我老公正睡得很香……啊!」妻子一聲低呼,我
忍不住瞇起眼,只見老婆雙手張開,撐著兩邊的門框,腰斜彎向前,翹臀後挺,
「啪吱」一聲被菜老闆從後面猛幹進去,然後「劈哩啪啦」,好似打樁機一般猛
烈地肏幹著我的嬌妻,芷姍驚呼連連:「啊……啊……輕點!啊……輕點……」

  肏屄聲清脆響亮,搞不好樓上鄰居都能聽見,也不怕隔壁姑姑聽見。哦,對
了,姑姑向來睡眠不好,睡覺前會吃安眠藥的。

  「哇!輕點,聲音太大會把我老公吵醒的。哇,輕點!」

  「賤貨,你不是說,你老公睡得死嗎?」

  「可是……萬一吵醒了,怎沒辦?」

  「我才不管!」說著,菜老闆一手按著妻子的修長美頸向下一壓,摁得妻子
的俏首毫無尊嚴的低下,妻子只能玉手撐地,屁股撅得更高,像母狗一般被肏。
菜老闆肏得很大力,妻子每每被肏得身體前傾,而我更清晰的看到,芷姍向上挺
著豐盈的屁股,裂著淫蕩的溝壑,被撞擊出一波波淫蕩的波浪。

  肏了一會,菜老闆滿意的一打妻子的屁股:「騷貨,真給勁,再給力點!雙
手握著腳!」妻子聽話的玉手握著纖美的足踝,就好像站立著將自己對折。菜老
闆滿意的一邊抽打著妻子的粉臀,一邊肏:「哈哈,真爽!真想你老公現在醒來
看見我這樣肏你,他會什麼表情?哈哈!」

  妻子嬌嗔道:「嗯,你好壞!人家這樣給你肏,你還嘲笑人家,壞死了……
啊!」本來四肢撐地,菜老闆這樣暴肏,妻子都很難支撐身體,更不要說現在這
樣只有兩腳支撐。而且妻子穿的是高跟鞋,被肏得很艱難的支撐著,不時地被肏
得高跟鞋踮起、落下,敲得地板「嗒嗒」響。

  更有時候,菜老闆大力地一肏,妻子驚慌的雙手撐地,害怕被肏飛出去。每
當此時,菜老闆很不滿的狠狠地抽妻子的屁股,就像教訓不聽話的母馬般,妻子
很馴服的立刻又手握足踝。幾次三番,菜老闆越來越不滿,手抽打妻子的屁股越
來越狠,罵道:「騷婊子!老實點,乖乖的挨肏,不要亂動!」

  有句話叫:親夫不如姦夫好,我此刻深深的體會到了,妻子芷姍為了討好姦
夫菜老闆,幾乎不留餘地,聰明的愛妻很快找到了辦法,只見她,雙手從自己兩
腿間伸過,然後環繞著小腿,反握著足踝,這樣她就抱得更穩了。可是這樣,妻
子柔韌的身體對折得就更加厲害了,俏首都仰望到自己被肏的騷屄了,不知道看
著自己的屄被肏,芷姍是什麼表情,我無緣得見。但是菜老闆低頭就能看到,姦
夫和親夫的待遇果然不一樣啊!

  菜老闆笑道:「騷貨,是不是看到自己騷屄被我肏,更興奮了?記住,你就
是老子的玩具,公共廁所,老子想怎麼肏就怎麼肏,聽清楚沒!?」

  妻子顫抖著回答道:「知道,我李芷姍是你的公共廁所,你想怎麼肏就怎麼
肏,你怎麼玩都行!」

  「哈哈,大聲點,告訴你的王八老公!」

  芷姍的聲音大了幾分:「老公,我是菜老闆的公共廁所,他想怎麼肏就怎麼
肏,隨便他怎麼玩,我是他的性玩具!」

  菜老闆很滿意,繼續開肏!這次雖然芷姍被肏得不停地抬腳點得地「嗒嗒」
響,很辛苦,卻再沒有用手撐地,菜老闆抓著我妻子的大屁股前後一搖一搖,肏
得好不過癮,還不時問:「騷貨,我肏你肏得深不深?」

  「深,大雞巴肏到我的子宮裡了,肏死我了!」

  「爽不爽?」

  「爽!」

  「喜不喜歡被我肏?」

  「喜歡,我喜歡被你肏!」

  「哈哈哈!」

  這時的妻子真的像極了一件性玩具,一件隨便被任何男人恣意玩弄的玩具,
估計連性用品的充氣娃娃都沒有被人這樣玩插過,而芷姍比充氣娃娃更像一件被
雞巴發洩的性工具。

  突然我看見菜老闆的大屁股猛然往後一縮,雞巴幾乎全抽出來,握著芷姍屁
股的手鬆開,在我和芷姍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粗腰猛烈而暴力地迅速的往前一
頂。只聽到一聲前所未有的響亮撞擊,「啪——」一下,妻子芷姍的性感身體被
肏得騰空而起,在我心痛的糾著的目光中,被肏得咕嚕嚕的滾在地上。幸虧家裡
的臥室很寬敞,是木地板,妻子才沒有受撞擊受傷。

  但是菜老闆對待妻子的態度讓我有點火氣,她簡直就當我妻子是玩過的垃圾
般,隨意一雞巴肏飛,太侮辱人,太暴力了,我都有些後悔將妻子給他玩了!但
是妻子驚呼過後就爬起來,竟然沒有任何抗議。

  只聽菜老闆說:「賤貨,過來,繼續挨肏!」

  而讓我受不了倍受打擊的是,妻子眼中猶豫、害怕繼續被肏飛,但是眼中的
猶豫只是略一停頓,她就乖乖的俯下身子爬了過去。

  是的,妻子芷姍竟然主動爬了過去,菜老闆並沒有要求她爬著過去,就算她
要過去也可以走,但是她主動地像淫賤的母狗般爬了過去。我知道,我剛新婚的
妻子芷姍已經真正的被菜老闆肏得屈服,她在內心深處已經真真切切的當自己是
菜老闆的一件性玩具,是菜老闆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母狗,是菜老闆隨便肏弄
的公共廁所,總之,她不再當自己是人,沒有人的尊嚴!

  我心一涼,不知道放任妻子這樣,是對是錯!但是,一切不由我控制了,妻
子爬到菜老闆腳下,然後主動地擺出被肏飛前的姿勢,雖然她知道這樣自己很有
可能再次被幹飛,但她還是擺出這樣的姿勢,還說道:「好了,我準備好了,你
可以繼續操了!」

  菜老闆很滿意,一邊抽打她的屁股,一邊肏。果不其然,他肏了沒幾下,就
再次將我妻子肏飛了。菜老闆再次一呼喚,妻子沒有猶豫立刻爬過去,又擺好淫
亂的姿勢等著挨肏……妻子再次被肏飛了,這次妻子沒有等菜老闆的呼喚,就主
動地爬了過去。

  這樣反覆肏飛了芷姍好幾次,最後芷姍一爬回去就立刻被肏飛,但是芷姍沒
有猶豫,立刻爬了回去。菜老闆就是這樣檢驗著我妻子被他征服的程度,最後他
滿意地肏著身下被徹底征服的美人妻。

  肏了一會,菜老闆又做出一個讓我悲憤異常、睚眥欲裂的事:他手一按芷姍
的屁股,跳將起來,就像按鞍馬一樣跳起來,然後從上而下狠狠地落下,藉著他
身體的重力,重重的肏擊芷姍的騷屄。

  「哇呀!」芷姍驚叫,慘呼一聲,被肏得一趔趄,差點摔倒。

  「啪!」肏屄聲好響啊,讓我知道芷姍一定被肏得很慘。

  菜老闆一抽我妻子的屁股:「騷貨,站穩點!」然後他又跳起來,狠狠肏幹
芷姍。一連肏了好幾下,肏得芷姍「哇!哇!哇!」的驚呼、慘叫。

  菜老闆高興的呼喊:「肏,太爽了,還能這樣肏。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玩的性
玩具,真太好玩了,真的很想讓你老公看看我這樣肏你,太可惜了,他看不到!
肏,太好玩了!」

  他一步步將妻子肏得往我這裡靠近,最後乾脆一把將手插進芷姍的屄裡,拽
著她拉到我面前,而芷姍一直保持著淫亂的姿勢。

  他將芷姍的屄對著我,然後得意的說:「雖然你看不見,不過我還是喜歡在
你面前表演,你老婆的屄是在太好玩了!」說著,他整隻手臂「噗哧!噗哧!」
的插著芷姍的屄洞,幾乎整個手臂都想插進去,而且頻率越來越快。此時,燈也
被打開了,屋裡亮堂堂的,所以我能更加清晰的看著妻子被他玩弄。

  「啊……啊……啊……」芷姍不知道是舒服,還是淒慘的高聲淫叫。

  玩了一會,他一按妻子的屁股,像跨身上馬一般騎在芷姍的美臀上道:「王
八,注意,看好了,老子馬上是怎麼肏你老婆這匹賤母馬的!」說著跳起來,狠
狠地開肏了。

  就在我眼前,妻子芷姍被這樣暴力地肏著,淒慘淫亂的尖叫著。菜老闆歡樂
的高呼:「肏,太好肏了!哇,真好玩!肏死你,賤貨!」

  菜老闆還不時地沖我叫喊:「哇塞!你老婆真是太好肏了!你都沒這樣肏過
吧?真過癮!肏,看我操你老婆肏得這麼狠,你也不醒來看看,真活該做王八!
哈哈,肏!你老婆太好肏了!」一連肏了幾十次,芷姍終於不支,被肏倒在地。

  最後菜老闆把妻子扶起來:「騷貨,擺好姿勢,再來一次!」說完他抱著妻
子的屁股一下臥倒,「呀!」在芷姍的驚呼中將她壓倒在地,他兩人的體重同時
作用,一下將大雞巴深重無比的幹進老婆的體內。

  「哇!」妻子被肏哭了,叫道:「哇~~幹死我了!」然而,菜老闆才不關
心呢,他粗腰抬起、落下,飛快的肏幹起來,就像打地基一般大力瘋狂的肏著,
幹得地板「咚咚」響。

  「肏,這樣幹你老婆,爽死了!」

  「啊……啊……」我妻子芷姍至始至終都用手抱著雙腿,保持對折的淫亂姿
態,包括被撲倒在地,被暴肏,也一直沒放鬆。她真的是當自己是一件性玩具,
只能承受,不能有任何異議的性工具。

  「騷貨,你告訴你老公,你被我肏得爽不爽?喜不喜歡被我肏?是不是自願
被老子幹的?」

  妻子立刻淫叫道:「老公,對不起,我被肏得很爽,我喜歡被肏,我是自願
被菜老闆肏的,他以後想怎麼肏就怎麼肏!」

  菜老闆滿意的拍打妻子的屁股:「騷貨,起來,爬到客廳沙發那,老子再換
個玩法幹你!」然後他們去到客廳,我偷偷爬起來,隱藏著探出頭,看他怎麼玩
弄我妻子。

  我望過去的時候,妻子芷姍已經背靠沙發墊躺著,雙腿打開,從兩邊最後環
繞到身下,玉臂壓在背下,反扣著沙發邊沿,很是淫亂。

  菜老闆正在架設攝像機、相機,架好後對妻子道:「騷貨,對著攝像機做個
自我介紹,要詳細點,淫亂無比,萬一哪天我心血來潮發到網上,要讓看到的人
隨時能找到你,來肏你。開始!」

  妻子稍一遲疑,紅著臉道:「我叫李芷姍,1982年8月14出生,今年
6月剛結婚,是個欠肏的騷貨,喜歡肏我的,請撥打手機:139XXXXXX
XX聯繫。我是個公共廁所,歡迎隨時來上我!」

  「還不錯!」菜老闆一下將一張紙貼在我妻子屁股下面,由於比較遠,我看
不清紙上寫了什麼。然後菜老闆跨坐在妻子身上,雙手握著妻子的玉腳美足向下
一壓,妻子的美妙小腿豎著向上,膝蓋頂在兩肩旁邊,這樣一壓就將她美麗的玉
腿壓得深陷沙發中,完全打開的陰部更向上凸出,而妻子的美腳就是支撐菜老闆
身體的兩個支撐,很方便他肏幹妻子的屄穴。

  菜老闆甩動大雞巴撥弄、抽打著妻子的騷穴,大龜頭挑撥著妻子的陰唇玩,
對著身後的攝像機道:「大家看好了,我就要肏這騷貨的騷屄。她老公正在臥室
睡覺,還不知道老子幹他老婆呢!你們看我怎麼肏這個賤貨人妻,肏人妻就要像
老子這樣肏才過癮,想怎麼幹就怎麼幹,隨便肏。我保證你們看我肏她很過癮,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塊來肏,這個賤貨就是個公共廁所,隨便什麼男人的雞巴都
能肏,只要你們雞巴一掏,我保證這騷貨就乖乖的張開雙腿隨便你們上!大家注
意看好了,我開肏了!」

  說著,菜老闆粗腰一沈,「啊!」在妻子的尖叫中,狠狠地幹了進去。然後
妻子的屄被撞得「啪啪」直響,她尖叫連連,大屁股陷進沙發又彈出來,上下搖
盪。

  菜老闆一邊肏,一邊問著各種羞恥淫亂的問題:「騷貨,你真好肏!是不是
隨便誰都能肏你?」

  「啊……是,隨便誰都能肏!」

  「那你豈不是公共廁所?」

  「哦……我是公共廁所,隨便人上的公共廁所。啊……」

  「你有沒有這樣給自己老公肏過?」

  「沒有,我只給別人這麼肏!」

  「你和妓女哪個更賤?」

  「我更賤,我比妓女還賤。啊……」

  這一會菜老闆大力的幹了半晌,終於要射了:「賤婊子,老子要射了,射在
哪?」

  「啊!」妻子尖叫著:「給我!射我肏屄裡!搞大我的肚子!」

  「哇,你這麼好肏啊!是不是以後肏你的人都能隨意搞大你的肚子?」

  「哇!哇!是,隨便搞,誰都可以搞大我肚子!」

  菜老闆射了,我回到床上,不知道一會這對狗男女會不會再回屋裡。

  果然,只一會,菜老闆抱著妻子又回來了。這回他把妻子芷姍放在我身邊的
椅子上,我才注意到,椅子靠著臥室的窗子,窗簾已經被拉開。哇!我妻子豈不
是要在窗戶邊上表演真人秀?幸虧是半夜,不然還不讓週圍的鄰居全部看到,不
知道半夜有沒有晚歸的人,否則一定能看到一場肉搏大戰的好戲。

  芷姍被擺出一個和剛才在沙發上差不多的姿勢,不過因為椅子不寬,所以芷
姍的膝蓋麼有依托,所以被壓得更加下沈,直到妻子美麗的小腳丫在自己的頭兩
側,再也壓不動了,妻子的屁股抬得更高了。

  菜老闆嘖嘖稱奇的讚嘆:「呵呵,剛才我就知道賤貨你的身體很柔軟,想知
道你的極限,沒想到你這個騷貨真能做到這一步,看著就淫賤欠肏,果然你天生
就是當公共廁所的料,不被上萬的男人肏,真是可惜!」

  菜老闆別過頭又對我道:「看見了吧?王八,我的雞巴在撥弄你老婆的騷屄
玩,一會就要肏她了。你老婆很好肏,你剛才沒看見的好戲,沒關係,現在我有
更精彩的讓你看啊!我要讓你老婆求我肏她!」

  妻子嘻嘻的笑著:「老公,我騷屄癢了,欠人肏了。對不起,我請菜老闆肏
我!你看,我的屄馬上就要被幹破了!」

  菜老闆搖搖頭道:「騷貨,聲音再大點,我要整棟樓都聽見你求我在你老公
面前幹你!」

  妻子猶豫的看看我,又看向菜老闆,菜老闆堅定不移的和妻子對視。幾秒之
後,妻子屈服了:「好吧!」然後,在我的震驚中,芷姍幾乎是用她最大的聲音
喊道:「我叫李芷姍,是個新婚的公共廁所,請求菜老闆在我老公面前狠狠地肏
我、幹死我!」

  芷姍無所顧忌的大聲淫叫將我震得發懵,這要是把週圍的鄰居吵醒,我們還
怎麼做人?可是妻子顯然現在已經不再顧及這些,一心一意的討好著姦夫。

  「好,很好!」菜老闆異常高興,開始大肆地肏幹起我妻子,妻子「哇哇」
的叫著迎合他。

  我就近在咫尺的看著妻子被人這樣肏幹,明亮的燈光清楚地照亮了妻子的嬌
軀,她張開的陰戶、裂開的陰唇,被粗大的雞巴自上向下猛烈地進入,插翻幹破
的現場特寫就在我面前。

  我還注意到,妻子屁股下掛著一張紙,上面用彩筆寫著:「我叫李芷姍,是
個公共廁所,就喜歡被大雞巴肏,歡迎大家來肏我,肏屄熱線:139XXXX
XXX。」看來剛才在客廳妻子屁股下的也是這張紙吧!

  菜老闆大力地肏著,還要求妻子配合:「賤貨,給我繼續叫,我就喜歡你淫
賤的叫床!」妻子芷姍很順從的開始大聲淫叫:「我是公共廁所,請大家隨便肏
我!」聲音很大,看來妻子已經放開了。

  「幹我,大家快來看我被幹!老公,我被大雞巴肏死了!哇!大家誰的雞巴
大?都來肏我啊!」芷姍叫得越來越淫亂,我雖然有淫妻心理,不過作為她正牌
的老公,我還是有點受不了,不忍看她被肏得徹底淫賤的樣子,不禁閉上眼。

  人說眼不見,心不煩,可是我不能,雖然看不見,可是芷姍淫亂的尖叫不絕
於耳。短短十多分鐘,我感覺十分漫長。

  突然,我感覺床一沈,不由得睜開眼睛,卻看見芷姍光溜大張的陰部淫水氾
濫。妻子被菜老闆抱上床,就放在我眼前,被幹開的屄洞對著我的臉,我能感覺
到妻子騷屄不斷呼出的熱氣。

  我還沒有意識到什麼,就見一根粗大碩長的雞巴垂在我眼前,輕鬆的擠進我
妻子的淫屄洞,一個黝黑的大屁股重重的落下,撞擊得芷姍屁股「啪嘰」巨響。
然後,我還在錯愕的時候,大屁股抬起又落下,飛快的起落,暴幹肏擊著我妻子
的小屄。

  「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

  「啊……啊……啊……啊……啊……啊……啊……肏死我了!啊……啊……
啊……」

  大雞巴抽插帶起淫水飛濺,不停地濺到我臉上,我還愣著,我實在想不到菜
老闆竟敢這麼大膽,就這麼近的肏我妻子,他的瘋狂讓我震驚。

  我愣神僅僅一會,他就肏了我妻子不下一百下,更瘋狂的大叫:「肏,太過
癮了!太過癮了!竟然能這樣肏你。我從來沒有這樣近距離的在別人老公面前肏
他妻子,騷貨,你是第一個。爽死我了!肏,我想幹爆你。現在,你老公一睜眼
就能看到我肏你,你是不是也很興奮?我特想你老公現在能睜開眼看著我肏你!
說,你想不想你老公看我肏你?」

  「啊……啊……」妻子淫亂興奮的尖叫:「想,特想!老公,快睜眼,看菜
老闆肏我。快,他快肏死我了!」

  「騷貨,賤貨,我肏死你!這樣肏你,你老公都不醒,真他媽死豬。喔……
爽死了!以後我還要這樣肏你!」

  「啊……啊……哇!肏我!以後……隨便……我還要你這樣在我老公面前肏
我,隨便肏!」

  媽屄的,氣死我了!這樣無所顧忌,真的當我死了?我覺得應該嚇唬他們一
下,否則真當我是死人呢!故意「呼」的一聲,翻身,仰面朝上。

  一下子,詭異的安靜下來。『看看,他們雖然說想讓我看他們肏屄,可是他
們還是害怕不是?』我心裡想,竟然有點得意。

  「老公!」妻子弱弱的喊了我一下,我沒有回答。又寂靜了十多秒,突然,
「吱吱吱吱……」床劇烈地搖晃。「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更加
響亮劇烈的肏屄聲,好似放鞭炮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妻子劇烈急促的喘息尖叫著。

  「我肏,這樣你老公都沒發現。肏!肏!我肏你!太爽了,過癮,他這個天
生的王八,和你這個公共廁所太配了。啊……我肏!肏!肏!」

  「啊啊啊啊啊啊……肏……啊啊啊啊啊……肏我……」

  我現在仰面朝上都看不見妻子被怎樣暴肏,心中不由得很後悔,不該嚇唬他
們,以為光聽聲音,我就能想像到菜老闆肏我妻子芷姍是如何的暴力、快速、劇
烈。我真的感覺到妻子的騷屄被他這樣幹下去,估計很快,幾分鐘內就會被幹爛
肏穿!

  我異常糾結,就在這時,我感到腦袋兩邊的床墊一陷,我疑惑的瞇著眼,看
見菜老闆抱著我妻子跨立在我頭頂了,大雞巴還插在八爪魚般掛著的妻子體內。
然後他蹲下來,手抓床頭,他蹲得很深,肏著我妻子的屁股幾乎貼著我的臉,他
的雞巴深深肏進妻子的屄裡,妻子雙手纏著他的脖子,美腿跨坐盤在他的腰間,
被肏的屄洞就在我鼻子上兩釐米,幾乎貼著我的鼻尖。

  然後那大屁股開始快速的上下抬動,碩大雞巴不停地「啪嘰、啪嘰」在妻子
的騷屄裡穿梭。妻子芷姍被幹得不停上下起伏,白皙豐腴的屁股在我眼中放大縮
小,柔軟彈膩的臀肉不時地因為起落的幅渡過大,撞到我的額頭。妻子被肏得開
花的屄唇也不時擦到鼻尖,甚至我能感覺到菜老闆的大雞巴擦著我的鼻子堅挺有
力地肏進我妻子的屄穴內,他劇烈搖晃的陰囊睾丸不停地抽打著我的臉。

  「啊……爽!肏!這樣肏你,真過癮!」

  「啊……肏我,我也過癮!」

  這對肏屄肏到忘乎所以的狗男女,可能感覺不到他們碰到我了,我卻被不停
地羞辱著。媽的,睡得再死的人也應該被你們折騰醒了,不過,誰讓我喜歡淫妻
呢,只好裝世界上最死的睡豬!

  幾分鐘後,「啊!」芷姍尖叫著,屄洞收縮,淫水噴了我一臉,我的嘴唇也
感覺到菜老闆碩大緊繃的陰囊不停地收縮擠壓,將一股股精液注入妻子體內。

  菜老闆抽出雞巴的時候,芷姍的騷屄還張著,合不上,濃稠的精液摻著妻子
的淫水流了我一嘴,噴湧得滿臉,我噁心死了!

  妻子現在無力地掛著,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坐在老公的臉上了。菜老闆放開
她時讚嘆道:「我這樣肏你,你老公都沒醒,真是超級死豬啊!這回我相信你說
的,輪胎在他身邊爆炸,他都沒感覺是真的了,哈哈!不過我喜歡,以後我可以
天天這樣肏你!」

  「哦!」妻子蹲坐在我上空,還在喘氣。

  「來,騷貨,把你被老子幹得流膿的騷屄坐在你老公臉上,撥開騷屄對著你
老公的嘴,老子拍張紀念照!」

  「嗯嗯,你好壞!」妻子竟然撒嬌一般說道:「丟死人了,讓人家老公以後
看到這照片,人家老公還不跳樓。你壞死了!」

  嘴裡說著「不要」、「壞死了」,可是芷姍一點也沒停頓就照做了,她自己
剝開的小穴還在不停地流著精液。

  「卡,卡,卡……」菜老闆一連拍了還幾張:「真不錯,騷貨,自己給你老
公清理一下。我走了,明天再來肏你!」

  「啊,壞蛋,你也不幫忙!」妻子嬌嗲的道。

  「幫什麼忙,你是老子的公共廁所,用完走人,你見過誰用完公共廁所還打
掃一下的?」

  芷姍嬌嗔道:「可是用完公廁,還要沖小便池和馬桶呢!」

  「哈哈,老子就是那個用完廁所不愛沖的人!」

  「可是人家又不是真正的公共廁所!」

  菜老闆眼一瞪道:「你再說一遍你不是公共廁所,只要你敢說,老子不但幫
你清理,還保證以後再也不使用你這個公共廁所!」

  芷姍見菜老闆好似生氣了,低著頭弱弱的說:「好啦,人家是公共廁所,還
不行嗎?」

  「大聲點!」

  妻子道:「人家是公共廁所,你用完了,走人。你滿意了吧?」

  「呵呵,這還不錯!」菜老闆笑著離開了。

  妻子芷姍一邊給我清理著臉上的精液和淫水,一邊喃喃道:「公共廁所就公
共廁所吧,也不錯,被雞巴用的不就是公共廁所嗎?」

  我無語!!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