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時的絲襪豔遇

本人26歲,絲襪控色狼 一隻。由於大學畢業後兄弟們每年都會聚一次,今年也不例外還是去了當地的一個洗浴中心,因為那裡可以免費游泳和健身,晚上還有演繹等娛樂項目。不過每次都是本本分分的娛樂一晚,不敢有非分之想。但是這次一個朋友說洗完澡去做按摩,當時什麼都沒想我們直接去了二樓做了按摩,到了二樓是每人一個房間,雖然這裡有特殊服務,但是不在這層樓上啊,想著想著突然進來一個三十四五歲的按摩師,身材很性感,一頭烏黑長髮,乳房不算大,但是已經快把白色襯衣的口子崩開,纖細的腰沒有一絲贅肉,豐滿的臀部外裹著黑色超短裙,一雙修長的美腿盡收眼底,一雙黑色細跟高跟鞋更顯的特別有氣質,由於燈光弱沒有看清是不是穿了絲襪,這使我這個戀絲癖有些失望。

  她走到床邊告訴我她是三十一號,問我做什麼按摩,她說有泰式,中式,還有很多,我說:「泰式的吧」,然後讓我趴好從背部開始,這時她開始為我推油,一邊推油一邊開始聊天,從聊天中我瞭解到她人很好,是外地離異的女人,獨自帶著一個10歲的兒子來到這裡生活,每月工資不是很多,房租和供養孩子上學要花費大部分工資。這時已經快做完了,我想其他朋友還沒出來,我說:「再加一項吧,反正時間還早,順便多讓你拿些提成。」她聽到這句話很感動,說我是一個好人。她問我結婚了沒有,我說沒有,她說那我給你做一個局部按摩吧,我一開始也不懂,以為局部按摩是做頭部呢,我說好吧。接著她用手開始在我大腿內側撫摸,一開始我還有些吃驚,後來告訴我局部是指JJ一帶,心想反正也開始了就乾脆做到底吧。

  她開始撫摸我的JJ,很快我的JJ就已經充血,18公分長的DD她一隻手已經撫摸不過來了,開玩笑的跟我說:「你是處男吧?」我說你咋看出來的(本人裝純潔),她說像我這麼敏感的一般都是處男,還誇我DD很大,說著她用手開始把我的短褲往下扒,我也抬起臀部開始配合,當JJ完全露出來時「啪」的一聲拍到了我的小肚子上,她捧著我的DD自言自語著:「好大啊」我呵呵一笑而過。然後她開始用手上下套弄著,我感覺很舒服閉著眼睛享受起來,這時她問我是不是幫我打出來,我害羞著同意了,於是她坐到我的大腿根部,突然感覺她的屁股和大腿很光滑,很舒服,對我這個戀絲狂人來說第一感覺就是絲襪(超薄的那種),於是我問她可不可以摸她的腿,她說可以於是她把絲襪腳放到我頭部的兩側,讓我大面積的撫摸。我看到這是一雙超薄微彈力肉色絲襪,絲襪下包裹著一雙粉嫩的玉足使的DD更加粗壯,她問我是不是喜歡絲襪,我支支吾吾的沒好意思說,她說沒什麼,我們這裡員工都穿絲襪,就是考慮大部分男人的喜好。

  只不過特殊服務穿的更簡陋更性感,這時我才告訴他是很喜歡,我問她特殊服務多少錢,她很驚訝的看著我:你想找?看你不想那樣的人啊?我連忙回應不是的,於是她把娛樂中心特殊服務的貓膩統統跟我說了,一邊套弄著一邊說。

  過了一會或許她有些熱了,於是站起來對我說:「等一下,我把褲襪脫了」我一聽心裡有些不高興,但是也沒有辦法,突然她把絲襪放到了我的枕邊,絲襪上一股淡淡的香味飄進了我鼻子,絲襪脫掉以後裡面穿著一個粉色的內內,又開始做到我的大腿上來開始套弄著,沒有絲襪的美腿更顯得細膩光滑,我開始膽大起來,將一團絲襪拿起來放到臉上,就像H片一樣大口大口的聞著。突然我的尿道口有濕濕滑滑的感覺,我知道那是前列腺液,她看到我聞她絲襪的樣和前列腺液也開始不安的說到:「要不這樣吧,我不用手了,我送一個服務吧,雖然我不出臺,但是看到你是好人,我們有這麼聊的來」。我一聽大喜,我好真沒碰過別的女人,:「好啊」我說:「但是我沒有避孕套啊。」她說:「沒事,我做了結紮。」我心想做過結紮不會就是出臺小姐吧?我又問:「不會有什麼病吧。」她一聽不高興道:「不要算了,不要侮辱我們按摩師,就算我想出臺老闆還不願意呢,再說我還有一個兒子,不能因為這個耽誤自己和兒子吧!」我一聽很有道理,「開玩笑呢還當真了」我說:「那還不趕緊的,你看我DD都流淚了」。她笑了起來,脫掉了超短裙和內褲扶起DD準備坐下去,我說:「等會,你明知道我喜歡絲襪還不穿上?」說著我把絲襪扔給了她,她微笑著答應了,那種表情很舒服,讓人有一種想呵護她的感覺。她接過絲襪開始慢慢的卷起襪筒輕輕的套在腳趾上慢慢的網往上拉,就好像她懂得男人在欣賞她的絲襪和那細膩光滑的美腿,更懂得穿絲襪的姿勢能勾起一個男人的欲望。這時開始穿第二隻襪筒,慢慢的拉倒了大腿根正準備站起來是突然被我壓倒,我親吻她的脖子和耳朵,她開始嬌喘的呻吟,我右手伸向了她的私處,早已濕了一片,我用左手開始解開她白色襯衫,脫掉粉色的蕾絲乳罩,雪白的雙乳立即呈現我眼前,我用嘴開始吸允她的乳房和乳頭,左手揉捏著另一個乳房,右手在她小穴周圍盤旋,她開始深呼吸,雙手緊抱我的頭部,雙腿開始不受控制的翹了起來,這時我的頭部開始向下移動,用舌頭舔著她的肚子,用嘴吸允這她的肚臍,由於顧慮我沒有舔她的私處,這時她已經欲火難耐,全身都在扭動著,小穴裡的淫水就像噴泉一樣湧出來,這時我用手中指指慢慢的插入她的小穴,不知道是很久沒做了還是別的原因她的小穴很緊,一個中指都很緊,食指輕輕的撥動她的陰唇和陰核,這時她已經受不了了說:「我給你弄弄吧!」我翻過身來讓她在上面,開始用嘴吸允我的DD,我也用雙手撫摸她的絲襪美腿,由於絲襪還沒有穿好,小腿部位經過扭動已經泛起了一層性感的褶皺,這對於我來說更是愛不釋手。於是我讓她絲襪腳幫我挑逗,她很快變換姿勢將絲襪脫到一半,用絲襪大腿的位置小心的包裹我的陰莖,然後用那雙絲襪嫰腳幫我套弄,不一會我的前列腺液已經吧絲襪浸透,弄到了她粉嫩的雙腳,她也用手揉搓著自己的乳房,粉嫩的小穴已經完全暴露出來,這時我起身把她壓在身下,並調侃的說道:「我要進去啦!」她害羞的點了點頭,我一手舉起雙腳一手扶著粗大的DD長槍直入,龜頭剛進去一半她深吸一口氣「啊」的一聲,閉上眼睛開始享受。慢慢的我將整個陰莖全部插入陰道中,頂到了她的花心,我雙手抱著她的絲襪美腿開始慢慢抽送,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她開始大聲急促的呻吟:

  「啊!我的寶貝,我的好老公,你的DD太大了,好久沒人插我的小穴了,用力,使勁操我吧!爽死我了!」隨著呻吟聲她淫蕩的一面顯露出來了,開始用力抽插,每次抽插都撞擊著她的花心,龜頭挺進她的子宮,她的子宮一縮一張的吸引著我的龜頭,閉著眼睛享受著我給他帶來的快感,我也閉著眼睛享受著絲襪美腳在我臉上摩擦的快感。

  就這樣抽插了幾百下,我讓她穿好絲襪,用粗大的陰莖在絲襪阻攔下插她的小穴,哪種欲進不進的感覺讓她更加欲火難耐,反而讓我更加瘋狂,她大叫的喊著:「我的小祖宗,啊,別……別折磨我了,趕緊……快點進來操死我吧!我受不了了!」說著她用兩條絲襪美腿用力的纏在我的腰間,雙手緊緊摟住我的脖子,閉著眼睛舌頭用力舔著自己的嘴唇。這時她泉湧的淫水已經浸透絲襪的襠部流到了大腿根部。我用調戲的口氣對她說:「怎麼樣,爽不爽啊。」她淫蕩的回答道:

  「好爽,我好久沒有這麼爽過了,我的好老公……啊……快點進來吧,我的妹妹好 癢啊……好弟弟快點用你粗大的陰莖插死我吧,啊……啊……我要!」她開始語無倫次的呼喊著。「我要進去了哦」我看著她淫蕩的表情和性感的絲襪,我慢慢的將超薄肉色絲襪的襠部撕開一個小口,小的只有我的手指能自由進出,恐怕破壞了一雙我最愛的超薄肉色絲襪。「點進來吧……啊……我的好哥哥,我真的受不了 了……」看著她難受又享受的表情,我扶著粗大的DD透過超薄肉色絲襪的小洞猛插到底,由於絲襪的洞洞很小,剛插進去就如處女般緊縮住我陰莖的根部,再加上子宮對龜頭的吸允我更加瘋狂,用力的抽插。「啊……我的老公啊,爽死了了,人家就要到天堂了啊……」我看著她淫蕩而又幸福的表情開始九淺一深的操著她,她也很享受的用力搖晃著臀部來迎合我粗大的陰莖進出。又幹了幾個回合,我將他扶起,一個腳站到地上,一條腿被我左手勾起,將陰莖插了進去,「小哥哥,啊…… 你……你……太會玩了……啊……爽透了……」我完全不顧她的感受用力快速的進出著。「啊!不行了……我去了…我飛到了天堂……啊……」只見她渾身開始顫 抖,像丟了魂似的癱倒在床上,閉著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渾身還再不停的顫抖。淫水早已像潮水一般流到了膝蓋透過超薄絲襪弄濕了床單。

  這時我雙手捧起穿著絲襪的雙腳在我的陰莖上來回摩擦著,套弄著。過了足足一分鐘她開始停止顫抖,慢慢的睜開眼睛,看著我在操著她淫蕩的絲襪腳,我的淫水加上她的淫水早已浸透了她粉嫩雙腳上的絲襪。「你真是太會操了,美死我了!」她溫柔的說道,「還不是因為你的絲襪性感,讓我如此瘋狂!」一邊用沾滿淫水的絲襪美腳套弄著陰莖「你這回爽了,我可是還沒舒服啊!你看我都幹起你絲襪腳了。」說著她癱軟的靠在了我的胸前,用手開始套弄著,「沒有感覺啊」我不高興的說道。「那你說咋辦」我又將她左腿上的絲襪脫了下來,圈起絲襪腳尖套在了陰莖上,她開始笑著用手通過絲襪來套弄著粗大的陰莖,「沒想到你對絲襪這麼瘋狂,有這麼多種玩法」,還不是因為你性感,我哄著她說。

  這時她已經恢復體力了,我將他推到在床上,借著她陰道的淫水噗的一下又插了進去,左手則穿上她左腿的絲襪開始撫摸她豐滿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她的乳頭。「啊……」她又開始淫蕩的呻吟起來,這時我雙手舉起雙腿,嘴上含著她左腳脫下來 的早已被淫水浸透的微鹹的絲襪,開始用力抽插。「啊……我的小寶貝……又這麼瘋狂的操我……啊……我快受不了了……快用力操我的絲襪」聽著她淫蕩的喊叫我 舒服至極,又抽插了幾百下「我要射了……」我大口喘氣的說,「來吧……啊……我的小寶貝……盡情的射吧,全部射到我的子宮裡啊……我喜歡你粗大的陰莖…… 喜歡你滾燙的精液……」她說著我便加快了抽插,最後猛的一插到底,精關一松,像丟了魂似的將精液全部射進她的子宮,她的子宮快速的一縮一張的吸允著我的龜頭,她全身顫抖的長出了一口氣,幸福的癱軟在床上。

  我慢慢的抽出了陰莖,也幸福的躺在了她身邊,輕輕的撫摸她的乳房和穿著絲襪的右腿。她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我的胸前,幸福的撫摸著我的小弟弟「它可真厲害啊!」我說都是你的絲襪太性感了!

  過了大概五分鐘,她將絲襪脫掉,用絲襪幫我擦試著沾滿精液和淫水的陰莖。

  最後她用絲襪將她陰部和腿上的淫水擦拭乾淨,將絲襪扔到了我的肚子上。我左手拿著被淫水全部浸透的絲襪,右手撫摸著疲軟的弟弟很滿足的說:「這個絲襪送給我留作紀念吧。」她笑著說:「都這樣還能要啊?」「要也得分人,這可是你的啊,你這麼性感的美腿穿上這麼性感的絲襪,誰看了都想要,再說了,著上面可有我們瘋狂的見證啊」「討厭!隨你啦」她害羞的答道。

  她開始把穿衣服,一邊穿衣服一邊對她說:「以後我讓我朋友們都找你來,給你捧個場!」她驚訝的看著我說:「捧場可以,但是不能和你一樣有這樣的服務。」「這種服務只給我嗎?」讓羞澀的說:「嗯,這種服務只給你一個人的,別人給多少錢也不會為他服務的。」我頓時感動了。

  她穿好衣服說還有二十分鐘到時間,問我是自己休息一下還是她在陪我二十分鐘,我選擇了自己休息,說不定朋友馬上就來了。她臨走跟我要了手機,用我的手機給她撥打了一個號碼,讓我叫他三姐,說以後如果需要可以打電話給他,她說以後的絲襪都給我留著,以後我們可以到她家裡瘋狂。我說:「下次我要套著絲襪幹你的小妹妹」。她害羞的答應了「那以後要多準備些絲襪,最好是無彈力的吊帶絲襪或者是尼龍的長筒絲襪,在準備些質地柔軟的,否則你的小穴吃不消啊!」「討厭,我等你電話」她用性感的小嘴親吻一下我的陰莖便走了出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