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被男人玩弄的下賤老婆

  在郊區的一幢裝修豪華的別墅裡,窗簾遮的嚴嚴實實。我老婆吳麗娜坐在沙發
上,她白嫩柔軟的玉足踏著黑色露趾的高跟拖鞋,她的腳趾甲沒有塗趾甲油,柔嫩
的腳掌配上貝殼般趾甲,雪白無暇,粉嫩可人,真是令人越看越生憐惜。
  
  我老婆身上穿著象牙白色的蕾絲胸罩,豐滿隆起的胸前,呈現著美麗雪白的深
溝,透過薄薄的刺繡布料,依稀可以看見她漂亮豐挺的乳房在裡面跳動著,她那高
高勃起的絳紅色的乳頭,只被那半罩型的胸罩遮住一半,露出上緣的乳暈向外傲挺
著,極短的睡衣剛剛蓋過她的下身,裙擺修長的美腿幾乎露到了大腿根,當她走路
時,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穿著透明內褲的陰部。她白嫩的胳膊和大腿完全暴露在明
亮的燈光下。看得我暗暗的吞著口水,神魂飄蕩,慾火如焚,再也無法忍受,我的
下身忍不住硬挺起來,兩腿之間很明顯的隆起一團。
  
  「過來!趁著主人還沒來,讓我先玩玩你!」我老婆終於說話了。原來她這麼
下賤的打扮是為了等候她的姦夫來玩弄她。她要我在家裡稱她為主人,而她卻稱那
男人為主人。她要我給她舔腳取樂,卻為那男人舔腳給他取樂。她對我冷冰冰很是
傲慢,卻對那男人百依百順,乖得像狗一樣。
  
  「我——我——」我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我什麼我?你要讓我感到你是個稱職的奴隸,否則,就離婚。」我老婆冷冷
地說道.我咬了咬牙,跪到了老婆面前,雙手捧起她的左腳,把嘴唇觸到她的黑色
高根拖鞋上。這雙高根拖鞋是她的姦夫黑三買給她的,規定我老婆在家裡必須要穿
著。我老婆很聽他的話,真的在家裡時天天穿著那雙高根拖鞋,從不敢脫下來。她
不在時,我就跪在這雙高根拖鞋面前用嘴給她舔乾淨鞋子,等她回家。
  
  這時,我老婆一把揪住我的頭髮,把我的臉揚了起來:「你這個奴隸還不夠火
候啊!舔鞋不知道要先請求嗎?」
  
  「喔,請允許我舔主人的拖鞋。」我忙說道。
  
  「啪!啪!」我老婆抽了我兩個耳光。
  
  我雖然臉上被老婆打的火燎僚的,但內心非常興奮,陰莖猛的勃起,把褲子支
了個小帳篷。這一切,都沒逃脫她的眼睛。
  
  「奴隸有穿衣服的資格嗎?」我老婆的手仍舊揪著我的頭髮不放。
  
  「主人,我錯了,我馬上脫。」我這次怕老婆再不滿意,迅速脫光身上的所有
衣服,一絲不掛地跪在老婆面前。老婆看著我那象高射炮似的陰莖,咯咯笑了。我
的臉紅的更厲害了。
  
  「去,把抽屜裡的皮鞭給我取來!」老婆指著我身後的櫃子說道。
  
  「是,」我起身要去拿。
  
  「啪!」老婆又突然抽了我一個耳光。我有點茫然地捂著臉。
  
  「你這個賤奴隸,你有走的資格嗎?你只配跪著、爬著!」我趕緊爬到櫃子面
前,從抽屜裡取出一根皮鞭,爬回到老婆面前,把鞭子遞到老婆面前。
  
  「請主人鞭打奴隸吧!」我這次學乖了。
  
  「嗯!這回還差不多,不過,聲調要再說的賤一點!」
  
  「主人陛下,求求你鞭打奴隸我吧!求求您了!」我的舌頭舔到老婆的高跟拖
鞋上。
  
  「好吧!看你這賤樣就賞賜你一頓皮鞭吧!不過,我鞭打奴隸的時候不喜歡聽
到喊叫,你必須忍著。」
  
  我把屁股厥得高高的,老婆的鞭子終於抽在了我的屁股上,起初幾鞭,老婆用
的力氣不大,但越抽越狠,我疼的大汗淋漓,可不敢喊疼,只能咬牙忍著。
  
  大約抽了五六十鞭,老婆終於住手了,欣賞著我屁股上的纍纍鞭痕。
  
  「多謝主人賞賜皮鞭!」我跪好在老婆的腳下。
  
  「主人打累了,讓奴隸給您舔腳休息一下吧。」我感到自己已經逐漸進入角色
了。
  
  我老婆顯然比較滿意我的話,她走回到沙發上坐下,翹起二郎腿,把腳上的一
隻高跟拖鞋拋得遠遠的,把赤腳伸到我面前上下翹著腳趾頭冷冷的說:「腳趾好好
舔,還有腳底,都給我舔乾淨了。用嘴給老娘好好地舔腳,伺候伺候老娘,老娘不
說話你就不許停。知道嗎?給我舔乾淨了!」我把嘴貼到老婆的光腳丫上,狂舔起
來。我老婆閉上了眼睛享受著我的服務。我把她白嫩的小腳含在嘴裡,她的腳很漂
亮,我仔細地舔著她的每個腳趾,連腳趾縫也舔的很仔細。
  
  「好了,換右腳吧。」我老婆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她把左腳放到了我的跨部
,用腳撥弄起我的陰莖來,這下,一種無法抗拒的快感湧遍全身。我射精了!幸好
,我迅速把身子移動了一下,否則,肯定會射到老婆身上,那後果不堪設想。
  
  既使這樣,我老婆也很生氣。開始狠狠地抽我的耳光。我一動都不敢動地跪在
老婆面前,任老婆左右開弓地抽我的耳光。我的陰莖在老婆不停抽我耳光的同時,
竟再一次勃起了。老婆看到後,停了手。
  
  「你這個賤奴隸,你射精竟然不經過我的允許!我要好好懲罰一下,讓你長點
記性。」
  
  「主人,我,我怕,求你饒了奴隸吧。」我把頭觸到地上乞求道。
  
  「啪!」我的乞求換來了我老婆又一個狠狠的耳光。正在這時,房門開了,我
老婆的主人黑三站在了門口。我老婆頓時嚇得顫抖了一下,趕緊從沙發上爬了下來
,一隻腳穿著高跟拖鞋,另一隻腳卻光著腳不敢去穿回鞋子,一直爬到那男人的腳
下,發抖地說:「奴婢該死,求主人饒命。」那男人理都沒理她,自己走到沙發上
坐了下來,我老婆跟在他腳下也爬到沙發前跪著。那男人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冰啤
,我老婆不用吩咐,馬上雙手扶地嗑頭低聲恭敬的說:「是,主人。」然後給他開
好啤酒並倒了一杯,又重新把頭貼在地板上趴著,一動也不敢動。
  
  「賤貨!我不是叫你在家裡要穿著高根拖鞋嗎?在我面前光著腳表示你蔑視我
的權威,沒把我放在眼裡,懂嗎?」聽見那男人的問話,我老婆嚇得從地上爬了起
來,跪在那男人腳下不住的叩著頭。
  
  「賤貨該死,賤貨知道錯了,以後賤貨再也不敢未經主人批準在主人面前光著
腳了,求主人就饒了賤貨這一次吧,賤貨以後不敢了。」說著,像狗撒尿一樣主動
抬起那只光著的腳高高的翹起來,用自己的手狠狠的扇打自己的光腳,作賤的罵自
己:「賤腳!敢在主人面前不穿鞋子!打死你!打死你!」
  
  「好了!」那男人一腳把我老婆踢了個四腳朝天,我老婆不敢吭聲,狼狽地從
地上爬起來,重新跪在那男人面前。
  
  那男人在我老婆的腳邊蹲下,握住她左邊那只秀美的光腳打量了起來。我老婆
的足趾顯得柔弱無力,那男人帶著一種奇怪的神情,從廚房裡拿來了幾根竹筷子。
他把竹筷子一根根地對著我老婆的左腳腳趾縫卡了進去,在大腳趾外和小腳趾外也
各放了一根,然後兩手握住筷子的兩頭,用手使勁的壓著。
  
  「呀——啊!——啊!——疼啊!——哎呀——我的腳哇——哎呀——疼啊!
」我老婆淒厲的哭嚎起來,左腳在強大的夾力下抽搐掙扎著,她一邊哭喊著一邊掙
紮著抬起頭看著自己疼痛難忍的秀美的腳。
  
  「說!你以後還敢不敢違犯規矩了?快說!要不然疼的還在後頭呢。」那男人
瘋狂的喊著。
  
  「不——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聽話——我——求求你——饒了我吧
!——嗷!——我的腳啊!——疼死我啦!。啊!——哎喲——我疼死啦——」我
老婆的慘叫聲迴盪在房間裡,這聲音讓任何人聽了都會感到心悸。
  
  酷刑還在繼續著,筷子把我老婆那只可憐的秀美的腳,夾的變了形,要知道腳
上的骨頭都很細弱且神經又多,受到折磨時比一般的部位更難忍受。
  
  「求求你——主人——我——真的不敢了!——嗷——嗷——放了我吧!——
我聽話——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的腳!——腳——啊呀!——我
錯丁!——我不敢了——」我老婆頭髮瘋似的亂擺著,臉上已分不清汗水和眼淚,
她不停沒命的哭嚎著。
  
  「臭婊子!以後你要是再敢違反規矩,我就把你的臭腳丫子給夾斷!聽見沒有
?」那男人咆哮著。
  
  「聽——聽見了——嗷!——不要!——不!——別夾了——我聽話——呀!
我的媽呀!——我受不了啦!」我老婆的慘叫聲已變的嘶啞但依然淒厲,她在這種
從沒受過的酷刑下屈服了,她嘶啞的哭喊求饒。
  
  「好了!就先饒了你的狗命!」那男人放開了手,用腳把我老婆倒在地上。我
老婆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跪在那男人面前道謝:「謝謝主人饒了奴婢的狗命!」

  
  「你他媽的怎麼那麼多廢話?還不快脫衣服!是不是不想服侍我呀?」那男人
坐在沙發上不耐煩的催促著我老婆。
  
  「不——我願意服侍主人。」我老婆脫掉吊帶裙和三角內褲後,赤裸著身子,
面對著那男人坐在地上,她對著那男人大大的叉開雙腿,露出自己的陰部。
  
  「臭婊子!我看你真的是屄癢了!你說說我給你訂的規矩!我聽聽!」
  
  「主人!求求你!饒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我老婆嚇得撲在那男人腳下,
身體瑟瑟發抖。
  
  「我讓你說我給你訂的規矩!你聽見沒有?」那男人一把扯住我老婆的頭髮,
把她的臉拉起來。
  
  「是。要對主人畢恭畢敬——要對主人提出的要求白依百順——要在主人指定
的時間內趕到服侍男人——在家裡要穿著主人買的性奴高跟拖鞋——晚上電話不準
關機——如果——做不到——就要接受懲罰——請求得到原諒——」我老婆流著淚
水,雙手顫抖的捏著自己的乳頭,嘴角絲絲顫抖,一字一句地背著那男人逼她背熟
的規矩.「既然知道!你還違抗!你自己說你該不該接受懲罰?」等到我老婆忍辱
負重地背完規矩。那男人才開始說話。
  
  「該!——」我老婆淒慘地回答道。
  
  「那好!你自己說該怎麼懲罰你?」那男人詭秘的看著我老婆。
  
  「我——求求你——主人——你就饒了我吧!——」我老婆苦苦的哀求著那男
人。
  
  「饒了你?還不快躺下!」那男人惡狠狠地吼道。我老婆不得不順從的揪著自
己的乳頭,叉開雙腿躺在了地上。
  
  「用你的騷屄把我的腳趾擦乾淨。」那男人用腳向她的陰部踩去並將腳指插入
了她的陰道。
  
  「嗚——是——」我老婆痛苦的哭道。
  
  「哭什麼?快擦!」那男人用腳推了推我老婆。
  
  「嗯——」我老婆呻吟了一聲,忍不住扭了一下身子,接著她便挾緊陰道,主
動地扭起屁股,用自己柔嫩的陰道擦拭著那男人那骯髒的腳趾。
  
  我老婆抓著那男人的腳踝,不停地用她的陰唇去摩擦那男人腳趾,這讓她的陰
戶受到極大的刺激並流出愛液,也令她顯露出羞憤的神情。整個房間都迴繞著她嬌
喘的呻吟,更添加了淫慾的效果。那男人也沒閒著,他不斷的用腳踩在我老婆的陰
戶上.「現在,我來幫你清理清理!」那男人說著從沙發旁邊,拿過一根木棍頂在
我老婆的陰戶上,左右旋轉著往裡邊壓下去。
  
  「呀——不要——」那棍子太粗了,捅不進去的,只是把我老婆的大陰唇擰得
翻了起來.木棍頭滿滿地堵住了我老婆的整個外生殖器。隨著棍子的扭動,她也扭
動著,她的兩隻手握住了木棒,但是她的手早已軟弱無力了,她痛得把腿抬向空中
彎曲起來夾緊了木棍,她赤裸的嫩腳上的每一個腳趾頭都在發抖。
  
  那男人露出變態的笑容,他把棍子飛快地往上一提,重重地往原處搗回去,撞
擊在我老婆陰部的肉上發出「噗」的一聲悶響。
  
  「呀——」我老婆發出一聲長長的嚎叫,像一條扔在沙灘上的魚那樣彈跳起來
,這樣的猛勁使她掙脫開了那根大的木製刑具,她緊緊地捂著自己的陰戶左右打滾

  
  那男人在一旁靜靜的等著,直到我老婆漸漸地停留在一個很不自然的姿勢上,
彆扭地歪著頭。滿臉的眼淚和口水粘著她一絲一縷的頭髮。
  
  「過來讓我看看!」那男人握住我老婆的嫩腳把她拖回原地,扯開她的兩條腿

  
  「騷婊子,站起來。」那男人命令著我老婆。
  
  我老婆抬起垂在胸口的頭,仰起臉來看了那男人一眼,然後她吃力的扶著沙發
站起身來。
  
  「過來,走過來。」那男人盯著我老婆那一絲不掛的纖美的裸體.我老婆大張
著胯,痛苦的一步一步的挪到那男人的面前。那男人捏住了她左邊的乳頭,輕輕地
搓揉著。我老婆低下頭驚恐的看著那男人的手,和她自己的乳頭,她不知道那男人
又要對她幹什麼?
  
  「臭婊子!你還敢不敢不聽話?」那男人突然地用勁,我老婆的乳頭在他的手
指間變成了兩層薄薄的、滑膩的皮。
  
  「啊——」我老婆沒有準備,她慘叫了一聲,猛地扭動身子甩開了那男人的手

  
  「用你的騷屄幫把我的腳趾擦乾淨!快點!——」那男人對著我老婆晃了晃粘
滿泥土的腳。
  
  我老婆含著眼淚膽戰心驚地看了看那男人,無奈的叉開雙腿,慢慢的蹲了下去
。她踮著赤著的秀腳,把屁股抬高撅在了半空中,然後小心謹慎地前後挪動著屁股
,當她把陰道對準那男人的腳趾頭後,軟軟地向下坐,將那男人的腳趾套進了自己
的陰道。她像正在挨男人操那樣,皺著眉頭,把屁股抬起來,再落回去,不停的上
下套動著。
  
  「媽的!一點水也沒有!自己動一動你的騷屄,讓我看看你發騷的樣子!等水
出來了,再給我擦腳趾!」那男人把腳趾從我老婆的陰道裡拔出來,在她的陰蒂上
狠狠的踩了一下。
  
  我老婆閉了一下眼睛,往裡吸了一口氣,但是忍住了沒有叫出聲來。不用手幫
忙女人大概是沒有辦法讓自己的屄騷起來的,可是我老婆不敢不聽那男人的話,她
決不敢說自己做不到,過去幾個月中她嘗到過的,夠她記住一輩子。
  
  我老婆只好像憋尿似的往裡收縮自己陰部的肌肉,她那已經紅腫的陰道口稍稍
地舒張著,她左右甩著頭,裝出一副很想要的樣子,她把肚子往下面縮進一點,又
迎合男人似的向上挺屁股,一邊淫蕩的哼哼起來。
  
  我老婆這樣其實沒什麼用處,但是她怕那男人以此為借口再折磨她揍她,哪怕
那男人要她幹這樣的蠢事,她也得努力的去幹。
  「繼續,不準停,還得叫得再響一點。」那男人狠狠的吸了一口煙,冷冷的看
著我老婆,他知道我老婆是裝的,女人都會這一套。不過能把一個女人收拾的為男
人裝出淫蕩的樣子,實在是很難得了!
  
  「求求你,操我吧——啊——嗯——嗯——我受不了了!」我老婆淫蕩的叫著
,這些老套話她背得多了,重複起來一點也不困難。
  
  「騷婊子!你的騷屄已經夠騷了嗎?流水了沒?要是我的腳進去發現沒水!看
我不把你的騷屄給踢歪了!」那男人彎下腰,在我老婆的乳頭上捏了一把,把左腳
踩在她的雙腿之間。
  
  那男人看著我老婆那既驚恐又痛苦的臉,他知道我老婆淪落到了這個地步,哪
怕是拚了命也得扭動她的身體配合著來找他的腳趾,因為我老婆知道她陰部上挨那
男人一腳會是什麼滋味。
  
  我老婆前後左右調整著她的屁股,她用腳尖踮著地把自己抬高了往下套——折
騰了好一陣子,才算把那男人的腳趾迎接回了她暖洋洋的陰道裡。
  
  「用你的嘴舔乾淨我另一隻腳。」那男人覺得不過癮,於是抬起另一隻腳,伸
到我老婆的嘴邊。我老婆一邊屈辱地用一隻手抓著那男人的腳踝,挾緊陰道扭動著
屁股,不停地用她的陰道去擦拭著那男人的腳趾。一邊不得不張開嘴,含住那男人
另一隻腳的腳趾,認真的舔含起來。
  
  那男人也沒空閒,他一邊用兩隻手玩弄著我老婆的玉乳,一邊用粗糙的腳趾在
我老婆那細膩的陰道裡不停地旋轉、翻騰。並隨著我老婆的動作,時而深入、時而
又後撤,讓我老婆倍感煎熬。
  
  「嗯嗯——啊——不要——喔——嗯——嗯——」我老婆的陰道受到了極大的
刺激,沒多久,她那粉紅色的陰道便溢出了淡白色的液體。她哀怨的神情中混雜著
嬌羞的表情,整個房間迴繞著她嬌喘的呻吟,讓畫面更添加了淫亂效果。
  
  那男人用腳趾慢慢地摩擦了我老婆近兩個小時,她的陰道裡已經水淋淋得像個
被堵塞住了的下水道。有時候,她陰道裡肉廊的深處猛的抽動幾下,把那男人的腳
趾緊緊的包住,然後又鬆弛開去。
  
  每到這時,我老婆就會瞇起眼睛,輕輕吐出一點點呻吟,而那男人則用腳趾深
深地衝撞幾下我老婆圓滑的穹頂,然後把腳趾全部退出來再重新狠狠的插進去,讓
我老婆發出更大的呻吟聲。
  
  那男人帶有侵略性的看著我老婆。我老婆羞辱的閉上眼睛,不去看那男人,但
她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重新睜開眼睛看著那男人。那男人為我老婆制定了
很多在為男人服務時必須遵守的規則,其中之一便是我老婆在被男人姦淫時必須看
著姦污她的男人的臉,不準扭過頭去,也不準閉上眼睛。
  
  「好了!躺到沙發上去!把你的騷屄露出來!」那男人感覺到自己的下身繃緊
了。
  
  我老婆沒有選擇的餘地,她哆哆嗦嗦地爬上沙發,把壓在下面的兩條腿調到前
面來,伸開,然後順從的躺在了沙發上。她沒有辦法再躲避,只有閉著眼睛,隨便
那男人對她做什麼。那男人淫笑著把手放到她的脖頸上撫摸起來,她袒露無遺的裸
體在屋外射進的光線中看起來有點鬆散,一對充滿乳汁的乳房不可理喻地晃動著。
那男人放肆的掐著她的脖子,掐著她手臂上的肉,她的身體柔軟得令那男人驚訝。

  
  「聽說你對待老公很粗暴,你給我當場調教調教你老公讓我看一看!準你站起
來調教他,就當我沒在這裡一樣。」那男人忽然想戲弄我們。
  
  「是。主人。」
  
  我老婆從沙發上爬了起來,站在我面前對我嚴厲地說:「你給我跪下!」
  
  我這時真是羞辱死了,當著其它男人的面,讓自己妻子羞辱。可是沒有辦法,
我怕老婆!我只好跪了下來。
  
  「窩囊廢,主人來了也不趕快給老娘把性奴高跟拖鞋穿上,這是主人命我在家
裡時一定要穿的,你不知道嗎?害得老娘被主人打,你吃了豹子膽了?爬過來,乖
乖地跟老娘磕個頭,賠禮道歉!」我內心裡做了幾次自欺欺人的掙扎,就乖乖地爬
到這個淫婦的跨下,邊磕邊說對不起。我老婆想笑,又忍住了,轉為嚴厲的語氣:
「像你這樣的男人,只配給我舔腳。」我老婆似乎來了靈感,伸出她翹起的右腳,
湊到我的臉上,把兩隻肉腳板踏在我的臉上搓著,我奴顏脾膝的樣子無疑激發了她
的思維。
  
  白而肉感的腳,每個趾頭上塗著艷麗而誘惑的顏色,保養得很好,一股腳上的
味道提醒我要舔的是一個下賤女人的腳。我像瘋了一樣,閉上眼睛在心裡絕望地掙
扎著,但女人腳上的臭味不斷地刺激我的慾望,這個蕩婦用腳趾頭戳了我的臉一下
,就徹底擊敗我的抗拒,他乖乖地張開嘴,包住了她的幾個腳趾,用力吸吮著。
  
  我聽見這個騷貨從鼻子裡發出一聲冷哼,命令自己:「舔都舔了,還怕羞呀,
睜開眼睛看著我。」
  
  我無比羞恥地打開眼睛,從她腿部的性感曲線望上去,正遇到淫婦輕蔑鄙視的
目光,顯然她注意到了,罵了一句「窩囊廢」,抽出腳說:「像老娘被主人罰爬一
樣在房裡爬幾圈給老娘和主人看看。」我乖乖的象狗一樣在地上爬了起來。
  
  我老婆坐在沙發羞辱我時,不時被那男人玩弄著乳房和陰部,甚至那男人把我
老婆抱在大腿上雙手在她身上亂摸時,我也要繼續跪在地上給她舔腳,耳朵裡儘是
我老婆被揉捏的呻吟聲和求饒聲:「饒了我吧,主人,奴婢乖乖,奴婢聽話。奴婢
給主人舔腳。」
  
  我老婆雙腿叉開坐在那男人的大腿上,一邊奴顏婢膝地向那男人求饒,一邊則
不時地用腳踢在我身上,板著臉大聲地教訓他:「還不快舔!誰讓你停下來!舔個
腳都不會,真是廢物!」正罵著,冷不防被那男人狠狠地捏了一下奶頭,馬上發出
了痛苦的呻吟聲和求饒聲:「哎喲!求主人饒了奴婢吧,奴婢乖乖,奴婢聽話,奴
婢不敢。」
  
  「爬過來,給主人磕個頭,感謝主人對你老婆的調教。」我老婆把我狠狠羞辱
一番,同時她也被那男人狠狠地羞辱一番後,被她牽著爬到那男人面前,磕了幾個
頭。那男人很滿意。
  
  「賤貨,你調教得不錯。想不到你這個賤貨做起女王來還人模狗樣的,哈哈哈
——過來,讓我玩玩女王你這雙高貴的光腳丫。」
  
  「是,主人。」我老婆馬上收起在我面前的傲慢樣,乖乖地象狗一樣爬到那男
人面前,躺倒在地板上,高高地舉起自己那雙妖妖嬈嬈的赤腳,腳趾頭一翹一翹地
,以表示對主人的恐懼和臣服。
  
  我被老婆命令在地上爬時,她自己就這樣一直高高地舉起自己那雙妖妖嬈嬈的
赤腳任由那男人玩弄著。那男人抓住我老婆的雙腳,把她整個人倒立起來,她那雙
經常命我舔弄的高貴的赤腳,此時卻被一個臭男人隨意的倒提在手裡狠狠地抽打著
腳底。
  
  「婊子!自己把你下面的東西翻開,用手挖一挖!——」那男人繼續命令著我
老婆。
  
  「哎——哎——哎——哎——」我老婆有節奏地用著力氣,肉慾的感覺漸漸地
麻痺了她的痛苦。她用一雙手的後面幾個指頭掀開大陰唇,左手的前兩個指頭認真
負責地揉著自己的陰蒂,右手著急地往自己的陰道裡伸進去。插過幾回以後,拔出
來的指頭上帶著水光。
  
  「我來幫幫你!不準亂動知道嗎?」那男人說完就伏在了我老婆的下身,把我
老婆的陰唇往兩邊扒開,用手按緊在她自己的大腿根上。
  
  我老婆的整個外陰一覽無遺地顯露出來,黏膜艷紅濕潤,他從沙發的靠枕後面
,拿出了一個早就準備好的,大約有陰莖粗細,很像狼牙棒似的東西。對著我老婆
的陰道無情地插了進去。
  
  「——我——啊——呀,呀——」我老婆躺在沙發的另一頭張著嘴發抖的慘叫
著,她那兩條豐滿的大腿,劇烈地痙攣著往兩邊翻開,從皮膚下面凸現出一股一股
的肌肉,扭動一陣又消散開去。
  
  那男人用狼牙棒使勁的捅著我老婆的陰道,我老婆的喊叫聲完全噎在了她的喉
嚨深處,她只是瘋狂地向後仰著她的頭,從她嘴邊冒出了白白的泡沫。
  
  「哎——不,不要——再,哎呦——」過了好一會我老婆才長長地喘出一口氣
來,疼痛和驚嚇,使她集中起了注意力。尿水突然地噴流出來,浸濕了她的陰部,
弄了那男人一手。
  
  「臭婊子!敢把尿撒在我手上?」那男人邊怒氣沖沖地說著,邊把狼牙棒上的
尖刺挨在我老婆翻開的大陰唇內側,不停的撥弄著我老婆的陰道。
  
  「呀——不要——好疼——哎呦——不要——」我老婆一連串的嘶聲狂叫就像
是一隻正被活活剝皮的貓。
  
  「不要?我正好想聽女人尖叫。」那男人殘忍的說著。
  
  「不——求、求——哎呦——哦——」我老婆呻吟著,她從沙發上挺起身子,
想看看那男人在幹什麼,同時她也想看看她自己的屄被弄成了什麼樣子!
  
  「別急,騷婊子,不要想著結束,還差得很遠呢!」那男人說著又把狼牙棒戳
進了我老婆翻起的陰唇和陰道口連接的皺折裡。
  
  「呀——哎呦——我——求求——你——哎呦啊——我——我——」我老婆疼
得拚命地扭動著自己的腳,她的腳趾頭先是繃緊了縮攏在一起,然後又僵直地往後
張開,那秀美的腳掌彎曲成了弓形。
  
  「下去跪著!給我吹起來!」那男人終於停止了對我老婆的折磨。他在沙發上
上坐下,命我老婆跪在他雙腿間,然後他點上一根煙,貪婪地吸了一口。他要慢慢
地仔細享受我老婆的性服務。我老婆咬著牙掙扎著從沙發上爬了起來,痛苦的跪在
那男人的腳下。
  
  「你這臭婊子!可要好好的服侍的我這玩藝,這可是我給你的獎賞。如果我玩
得不開心,我就把你的臭屄給弄爛,明白了嗎?」那男人獰笑著用手示意我老婆為
他解開褲子上的拉鏈,掏出他的陰莖。
  
  「明白了。」我老婆乖乖地回答,她用雙手恭敬地捧著那男人臊氣撲鼻的陰莖
,伸出纖巧的舌頭,用舌尖溫柔地舔起來。
  
  那男人抽著煙,享受著我老婆的口舌侍奉。我老婆全身赤裸地跪在地上忍受著
非人折磨,她要受怎樣的痛苦,以及受苦的時間長短,都由那男人說了算。
  
  我老婆看著那男人黑紅滑膩的龜頭,討好地將他的陰莖含在嘴裡,賣力地吞吐
著,吸吮著。漸漸地,她嘴裡的陰莖鼓脹起來。肉棒的跳動,灼熱的體溫,體液的
腥味如同催化劑一樣刺激著我老婆,點點滴滴的腐濁著她薄弱的意志。她苦悶的晃
動著妖媚的屁股,淫液開始順著大腿緩緩地淌下。
  
  我老婆用舌尖撥弄著那男人的馬眼,兩瓣紅唇有意無意的擦著他的肉刺,身體
的扭動也在加劇,那對嬌乳不時從身側晃出吸引著那男人的視線。
  
  突然,那男人狠狠地踢了我老婆的乳房一腳。
  
  「呀——」我老婆慘叫著捂著胸口倒在了地上,她還沒回過神來,那男人就把
一隻發臭的腳掌,踩在了她的臉上並使勁地搓揉著。
  
  那男人的腳趾胡亂地在我老婆的雙唇上蠕動著。我老婆捂著自己發疼地乳房,
張開雙唇討好的把他的腳趾含進了嘴裡。
  
  這時候那男人俯下身,抓起我老婆的一隻腳,將陰莖抵在了她那雪白纖細的秀
足上來回的廝磨著,我老婆不敢縮回腳,任由那男人的陰莖在她崩直的腳背上來回
游動著,她的腳趾頭緊簇在一起,像幾個相擁的、驚慌失措的小姑娘。那男人把我
老婆的腳趾分開,將龜頭放在她的腳趾中間游動著,那男人龜頭的前端開始流出分
泌物,沾滿了我老婆的腳趾甲蓋,亮晶晶的,有一些則滴落在我老婆那柔細的腳趾
上,這使得龜頭在她的腳趾間抽動時更加滑潤流暢。
  
  那男人再一次被扒開我老婆肥厚的大陰唇,裸露出裡面的秘處,小陰唇粉粉嫩
嫩的,好可愛,那男人用手指一陣亂摸。
  
  「嗯——嗯——」我老婆忍不住呻吟起來,她扭動著下體,但卻不敢過度掙扎

  
  那男人盡情地玩弄著我老婆的陰門。他靈敏的指尖感覺到了我老婆蜜穴的顫動
,玩十幾下之後,他發覺,每次當他觸摸我老婆那從嫩皮的覆蓋中探出頭來的陰蒂
時,我老婆都會輕顫一下。
  
  那男人輕觸著我老婆的陰蒂,她的陰蒂象含羞草遇上了小孩的手指一般,激烈
地顫動著,她「哎」地輕呼了一聲,挪動著身軀,好像不願意被胯下的男人發現自
己身體的秘密似的。
  
  那男人怎能放過這個機會?他按住我老婆的髖部,不讓她逃避。指尖對她的陰
蒂緊追不捨,我老婆扭著屁股,躲避著,但每一次陰蒂被指尖俘獲時,她都會驚慌
地發出「啊」的一聲低呼。
  
  「啊——啊——啊——嗯、嗯」我老婆慌亂的驚呼聲逐漸變成了嬌弱的悶哼聲
。她的屁股仍然在扭動著,但這回是將自己的私處送到那男人的眼前,將陰蒂湊到
手指上廝磨著。
  
  「趴到沙發上去,把屁股厥高點,腿分開點,我要干你了。」那男人從沙發上
站了起來。
  
  我老婆照那男人的話趴在了沙發上。那男人看著我老婆厥在自己面前的雪白的
粉嫩的屁股,三下五除二就脫光了衣服,釋放出了早就挺得老高的陰莖。然後,走
到她身後,毫不遲疑的從她後面插向她的陰道。
  
  「卟哧!」陰莖全部插入!我老婆的陰道內很乾涸。那男人的陰莖在進去時被
磨得有點疼!
  
  「啊!」我老婆疼痛的叫起來:伴隨著她的疼痛,那男人雙手抓緊她那潔白圓
潤地豐臀,扭動腰肢幹起她來。
  
  那男人的陰莖猛插猛搗,毫無溫情,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陰道邊緣方才推回
,而每次插入則是不到子宮口不停。速度極快!力量極足!這可讓我老婆吃足了苦
頭!隨著那男人陰莖的大力進出,勃起的龜頭反覆的磨擦著她乾涸的陰道壁,就像
小銼子在裡面銼著。
  
  「啊啊啊——求求你——我疼死了——求求你了——我會被你弄死的——我求
求你了——你要玩讓我準備一下——啊——求你不要——啊——」疼痛得我老婆的
呻吟聲都變了調,她一面慘兮兮地呻吟,一邊扭動軀體想將那男人粗大的陰莖從她
的陰道中弄出來。
  
  那男人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就是要這種近乎強姦的感覺,這種感覺很是刺激
,也很讓他興奮,讓他干我老婆時更起勁!他見我老婆想把他的陰莖弄出來,趕緊
死死抓緊我老婆的胯,並將陰莖更加用力的去杵她的陰道。
  
  我老婆的陰道非常狹窄,陰莖每次插入時,巨大的擠壓感都刺激得那男人產生
電流般的酥麻,溫暖柔嫩的陰道壁肉緊裹住他的陰莖,這種滋味非親身體驗真是難
以想像。我老婆陰道口的紅嫩的細肉隨著陰莖的插入向內凹陷,隨著陰莖的撥出則
又被帶翻出來,陰唇被一會兒帶進一會兒帶出。
  
  「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饒了我吧——不要再干了——我痛死了——求你了
——啊——」在進進出出之間,我老婆疼痛難忍,一連串的慘呼隨之而來。她的頭
隨著那男人的抽插擺動著,長髮飛舞著。龜頭的傘部刮到她乾涸陰道壁,每一次她
都發出痛苦的哼聲,陰莖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到她的陰道深處,疼痛使得她出於本得
盡可能地合攏大腿,但這只能卻使她更加痛苦。
  
  那男人抱著我老婆渾圓的屁股左右搖擺,讓陰莖在她的陰道內不斷摩擦,龜頭
反覆磨著她的子宮口。
  
  「啊——啊——」我老婆全身顫抖地呻吟著。
  
  「太妙了!小屄把我的雞巴勒得真緊,好爽啊!」那男人充滿快感的叫喊著,
同時更加狠狠地猛烈抽插著陰莖。他把手伸到前邊抓摸著我老婆的陰蒂、小腹和她
的陰毛。
  
  「啊——啊——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我老婆尖叫著,身體向前
傾斜。
  
  那男人聽著我老婆的求饒,陰莖越漲越大並越干越快,整個身體都在巨烈地扭
動著。他一邊繼續幹著我老婆,一邊用力的搓揉著她的乳房。
  
  那男人這時已陷入了極度的興奮之中,他的左手順著我老婆那潔白,修長的大
腿向上游動,突然猛掐住了她的陰蒂。
  
  「不要了——求你饒了我吧——主人——放過我吧——啊——嗚——嗚——」
在那男人盡乎變態的蹂躪中我老婆只能發出陣陣哀求。
  
  那男人逐漸開始進入了高潮,他用雙手使勁捏住我老婆的乳房,向下用力拉,
並用指甲掐著她高高聳起的乳頭,我老婆美麗挺拔的乳房,在那男人粗暴的雙手下
改變了形狀。那男人正折磨我老婆折磨得起勁,一個女人給他打來了一個電話,他
一直低聲地說著:「是——是——好——好——」和對待我老婆的態度簡直判若兩
人。而我那個下賤老婆竟然不用吩咐就爬在那男人腳下用嘴給他舔著雙腳。那男人
接完電話,叫我老婆給他穿上鞋子匆匆地走了。臨走時又給我老婆下了一個死命令
:「今晚在家不準你穿衣服,鞋子只準穿一隻,睡覺也不許脫下來,走路要象狗一
樣在地上爬,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主人。」
  
  那男人走後,我老婆真的很聽話,光著身子爬回臥室,舒服地躺在床上,一只
腳搖晃著高跟拖鞋,一隻腳光著,厲聲對我喝道:「窩囊廢,還不爬過來給老娘舔
腳?」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