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師奶郭太

我們的居住地點是某公共屋�,郭太住在我家格離,大家有時間都會經常閒談,因為她的丈夫是船員,大部份時間都是一個人,每次我到家,她的衣著都非常性感,因為我地已經好熟了,她雖然年近四十但身裁似乎保持得相當不錯,隱約可以看到她那兩粒乳椒有如兩顆草莓掛在那美豔雙乳,小腹非常平坦,絲毫看不出是兩個小孩的郭太,她拿起一件白色透明的小褻褲便穿起來,還用小手撥了撥那一撮因為太過濃密而露出底褲外的陰毛,便裸身躺在床上,她又拿起一本好像是雜誌的書便翻了起來,我偷看她約十分鐘她都沒發現,只見她看了看便突然將手放在內褲上用手去揉她的小穴,還不時將手指插入洞�,神情好像很陶醉的樣子。她揉搓了十分鐘左右,便熄燈了,我知道她是在自慰,但我從未看到活生生的真人表演,而且還是個師奶,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刺激了,自從這次意外偷看郭太的裸體之後,我便每天故意讀到很晚才睡,以便每晚都能欣賞郭戈的胴體,而且我決定要和這位俏師奶建立良好"關係"

有一天機會終於來了。
阿成,你能來幫我一下嗎?我把調味料給放在櫥櫃最上面,非得拿張椅子來墊腳,你過來幫我扶著椅子" 我一聽見郭太的呼喚,便趕緊跑過去,誰知她已經站到椅子上,還示意要我蹲下去扶住椅腳,我蹲下去一看郭太那勻稱的小腿就在演前,肌膚非常白淨沒有一點疤痕,連血管都隱約浮現,我�頭一看,乖乖不得了,赫然發現郭太的下半身正對著我,美麗的雙腿中間的縫隙露出白色透明薄紗的內褲,由於實在太過透明,那蜜穴清楚的呈現在我面前,兩片肥美的大陰唇已然可見,幾根陰毛還猥褻地冒出底褲之外,害我疼痛的小弟弟又脹大了一倍,我真想馬上把我的雞巴插進郭太的騷肉穴�。好不容易郭太總算找到我要的東西,我也只好停止偷窺趕緊站起來,隨後她又倒了一杯果汁給我並和我一同到客廳聊天。
志成,你今年幾歲了?"
"我已經十五歲"
她倒了一杯飲料給我便說要去洗澡, 她說因為是天熱流汗的關係呢。
我聽見浴室傳來嘩啦的水聲,知道她已經入浴,便躡手躡腳走到浴室,透過門邊下的透氣百葉竟然可以清楚的看見郭太洗澡的樣子,我蹲下去張大眼睛,只一個雪白的玉體,呈現在眼前,清晰的看到白嫩的大腿,慢慢的,那一撮黑森林也完全看見,兩片厚厚的陰唇,也若隱若現,而那一個洞,也一張一合,我的舌頭不知不覺的伸出來,想舔舔她的陰戶
郭太洗著洗,便將小手抵住玉洞像磨豆腐一樣轉ㄚ轉,只見她神情越來越亢奮,嘴�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我看她慾求不滿的樣子,知道她正需要男人的陽具填補她陰戶的空虛,便心生一計,我假裝肚子疼要上廁所,我敲門說我要拉肚子,要郭太開門讓我進去
起初她叫我 忍一忍,但我說我已經忍不住了,她才趕緊開門讓我進去,我見她圍著一條浴巾奶子有一半露出來,我脫下褲子,我那不輸大人的大蛇因剛才的偷窺而憤怒的挺舉起來,我用眼角偷瞄了郭太一眼,只見她盯著我的陰莖直看,似看得呆了
我蹲了一下便站了起來,又說我不痛了,還說太熱想要洗澡,我見她沒有拒絕,只道我的陽具已經打動她的淫心,便自己脫光衣服還假意要幫她搓背,我拉開她身上的浴巾時她並不出聲似乎已經默許我的行動。我便膽大起來,一雙手遊走在她身上。
志成ㄚ,你的肚子是不是還痛呢?" "
"郭太,我的肚子好像不痛了,不過我小便的地方好像漲漲的,有點難過,阿姨妳可不可以幫我揉一揉"我問道。
"你怎麼會脹得這樣大呢,給我得看看清楚"
可能她還以為我是小鬼,該不會有邪念,所以便用她的小手摸我的小弟弟,我也將我的手繞到她的腋窩下幫她抹上肥皂還順便用指尖挑逗她的兩座山峰
我見她呼吸越來越急促,知道她已經很舒服,我將手慢慢往下探索,在通過濃密的陰毛之後,我的手終於接觸到她的祕境,只見她身體顫抖了一下,含糊的說,"志。。成。。不可以摸郭太那�。。。。喔。。。我。。。。"
"郭太妳也可以摸摸我ㄚ"
不是的。。。你雖然是像我兒子一樣,但你已經是個小大人,我們不。。。。喔。。。" 。
我見她淫水越流越多,知道她已經非常需要,便將她大腿�起來,將陰莖一挺,藉著水和淫液的潤滑,噗嗤一聲便插入她的蜜穴中,她雖然生過兩個孩子,但她的陰道還非常緊湊,可能是她丈夫很少使用的緣故,她還嘴硬的呻吟說,"志。。。。。成。。。。。不可。。。。以。。。。我。。。。。。喔。。。。。"
"郭太,我好喜歡妳,妳不是也喜歡志成嗎?"
"我。。啊。。志成。。快停止。。。。不行。。。。。"聲音越來越小,終於她放棄倫理的束縛,一時間浴室內
只聽見呼吸聲和呻吟聲,配合著進出淫穴的浪濤聲,我為了這一刻,早已自己練習好久,只見郭太被我的大陽具插得欲仙欲死,腿都快站不住了,於是我要她趴在地上,像一條母狗一樣,將臀部高高翹起露出陰戶和陰核,我則用龜頭前端磨擦她的性器,突然我用力將九頭挺入,郭太慘叫一聲,原來我已經頂到她的子宮最深處,我又抽插了幾下, 一股熱騰騰的陰精澆在我的龜頭,郭太已經達到高潮了,我趕緊又快速抽動幾下,只是陰道因高潮而痙攣緊縮 ,終於我也射精在郭太的子宮深處。
不一會,郭太從失神中回覆過來,一面清洗身上的淫穢物一面說
"志成。。。你這個壞蛋,怎麼可以跟郭太作那種事,女人。。。只有和丈夫才可以性交"
我見她非但面無慍色,反而春情蕩漾,眼角含春,知道她其實舒服極了,只是礙於倫理約束,心�被舊教條規範所至才說出口不對心之謊言。
"郭太,其實我好喜歡妳,那我當你的後備丈夫好不好,這樣我們就可以繼續有機會就做愛享受人生吧"
郭太側頭無語,但兩眼含春淺笑望著我並用手輕套著我堅挺的大蛇。
我抱住郭太的美麗的胴體,又親親她的連臉頰,將頭埋在她深聳的乳溝中,嗅著陣陣乳香向她撒嬌。
「郭太,你的皮膚那麼好,這奶子又大又挺,連下面都緊得要命,比好多年輕女孩都強,我會好好珍惜你。」我一邊說,手一邊在她身上遊走。我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順著豐挺的雙乳一直摸到渾圓的屁股。我的手指在肉縫�找到了敏感的小肉粒,微微揉了揉。一股淫水從�面淌出來,我連忙伏下身去含住陰蒂,舌頭不住地舔陰唇,她顫抖著,歡叫著:「好 。。。。好。。。。乖。。。。我。。。。受不了。。。。了。。。。我。。。。我想要。。。。啊。。。。」
「郭太,那你要到我上面來。」
「好。。。。好吧。。。。你的。。。。花樣太。。。。太多了。」說完,就跨到我身上,�起臀部,把我粗硬的大陰莖整條吞入她的陰道�。
我教她活動著屁股來套弄我的肉棍兒,她做了一會兒自己就興奮了,一口淫水從她的洞眼�倒澆下來。她對我說了聲:「志成。。底下。。。。好。。。。好麻喲!我做不來了呀!」接著就軟軟地俯下來,把一對溫軟的乳房緊貼在我的胸前。
這時我開始反攻了。我屁股一挺一挺的,使粗硬的大蛇在她的肉體�衝刺著,郭太咬緊牙關,承受著我自下而上的衝擊。初時,我要她雙手撐起來讓我摸乳房,後來她已經被我姦得欲仙欲死,連手都撐不住了,我反而勁頭十足。於是我又改變姿勢,先是坐直起來,摟著她玩「觀音坐蓮」,接著把她擱在浴缸沿,握住小腳兒,玩「老漢推車」。
郭太的陰道�一次又一次地冒淫水,握在我手�的腳兒也小有些發涼了,我擔心一下子把她玩壞了,就讓她平躺到浴缸中央,以傳統的姿勢壓上去。抽送了一陣子,小腹緊緊抵在她的陰部,突突地把一股燙熱的精液注入她的肉體�。
我停止了抽搐,郭太的嬌軀仍然微微地顫動著,我讓她的一條大腿盤在我身上,仍把陰莖塞住那個灌滿了漿液的洞眼,側身摟抱著她軟軟的肉體稍作休息。她舒服地枕在我的臂彎�,媚目半閉,我知道她累極了,就說道:「郭太,時間還早吧!」
她有氣無力地說道:「乖乖,我被你玩死了!」就不再出聲了。
當然,自此她就變成我的女人了,任我玩遍所有的花樣,只要一有機會我們幾乎每星期都有兩天一起偷歡。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