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水

其實要不是 Rachel 早上打的那通莫名其妙的電話,我這時應該是舒舒服服的窩在家裡,吹著冷氣,喝著冰紅茶,看著精彩的有線電視節目。 真是….,不過也好,等待多時的機會搞不好就是今天了。 我摸摸口袋,那一小瓶藥水似乎正發散出無限的益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也許該你上場了。 我不禁微笑,一時間天氣也似乎沒那樣熱了。 對講機傳出 Rachel 成熟而性感的聲音,然後她就開了門讓我進去。 她 […]

一個約炮女的自白

四個月前,我只是無聊想認識男生,也許只是想找個人陪聊天天第一次他找了我可以聊聊嗎?他 30 金牛 台北人,我 26 水瓶 南部人,第二天我們交換line,後來我們剛開始一星期每天從我們下班11點後都可以聊到零晨3.4點,他不時的會冒出聊色的話題,雖然我沒排刺,只是我會跳過不回答,可能那時我覺的他長的不錯又嘴巴油嘴滑舌,可能我經驗少所以遇到這種整個無力抗拒,他不時的約我出來見面可我都不要介於不熟我害 […]

我報復了玩弄我感情的女人

2008年的元旦過後,寒冷很漫長!剛和女朋友分手了,平時還覺得對方是個累贅,可是失去了 正常的性生活,人也變得沒有滋味了,也不知道在一起的時候是想著她的心還是肉體!   每天在公司也是百無聊賴,公司做醫療器械的,就那幺一點點的業務,也要那幺多人來乾,還好公 司也不虧待我,錢也給的不少,現在這種公司利潤都很大的,閒著就閒著唄,但是來了活兒就夠活半年 的。飽暖思淫欲,我是更思淫欲。   也出去推過幾次 […]

我媽是白虎

這裡的白虎指的是女人的逼一根毛也不長,我的媽媽就是。 我怎麼知道的?告訴你吧,我開始是偷看,後來卻不知插了不知多少次了。 不光被我插了很多次。連隔壁的大龍、樓上的阿強也操過很多次了。 媽媽的逼上一根毛也不長,所以當她脫光了的時候能看得一清二楚,當她張開大腿時,逼洞一鑒無余。媽媽很白,皮膚白,奶子白,就連逼也是白的。只是當她翻開兩片肥肉時裡面卻是紅的。 那天她租了一盤A片邊看邊自摸,可是我卻是早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