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換妻--深圳合租

去深圳之前,我們就找好了工作,在同一家公司裡。可到深圳後租房時才發現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難,離公司近的房子租金太貴,遠的地方交通又不方便,房租相對我們的工資而言實在是難以承受,長期住旅館更是天方夜談。一籌莫展之時,在街上偶遇我的一位大學同學許劍,也和我們一樣,帶著漂亮的太太小雯來深圳闖天下的。大家都遇[……]

繼續閱讀

甘蔗林里的公公與媳婦

「阿明,不要去了好不好?要不,我也要跟你去。」

「不行,你也去了,爹和小弟怎麼辦,家里沒有一個女人也不成的。」

結婚一年的阿明和妻子小娟在房間里談論著出門打工的事。阿明有一個46歲的爹和一個18歲在讀高中的弟弟,他娘在兩年前因病去世了,一年前,他爹叫人給阿明介紹了鄰近二村的小娟結了婚,小兩口生活甜甜蜜蜜[……]

繼續閱讀

公交車旅途的享受

四年前我和丈夫離開家鄉來到富饒的南方城市--廣州,我丈夫國華憑著個人的能力進入某地產開發公司,很快得到老闆的肯定,委以工程規劃主管一職。從此丈夫更沒有多餘的時間來陪我了。我雖然有時感到很寂寞,但是我深愛著老公,從來沒有做過也沒想過一些背叛國華的事。我一直沒有出去工作,每天不是找朋友逛街就是上網新色界[……]

繼續閱讀

丈母娘尹貝貝

我跟尹丹丹到底還是離婚了。

我們的婚姻僅僅維持了一年零三個月。坦白說,對於這段婚姻,我的感覺很差勁,從頭至尾都非常的壓抑。我這麼說,可能會有人反駁,既然感覺這麼差,當初幹嗎要結婚?是呀,當初幹嗎要結婚?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跟丈母娘尹貝貝有很大的關係。

丈母娘尹貝貝是個棄婦,她的老公,也就是我至今未謀面的[……]

繼續閱讀

單獨親熱操雙鳳

我在這所大學已經兩年多了,並且在一個很搶手的專業,而且我又很出色(出色的程度就不多說了),所以對我有好感的女生也比較多。但我明白我最擅長的是在性事中取悅她們。

我的女朋友楊靜就更是對我百般喜歡,在一次我參加的比賽結束後,帶著勝利和喜悅,我們走出了比賽場館,朋友們簇擁著我,楊靜跑到我面前,把一捧鮮花塞給[……]

繼續閱讀

我的絲襪旅途

中午吃飽了沒事,看了看幾集tokyohot,唉,感覺很不爽,怎麼每次高潮部分都把女優的絲襪脫了呢,最近幾期,居然連高跟些也脫了,如果是美人美腿美腳,我也樂於欣賞,可是都不美,怎麼能吸引我呢,再這麼發展下去,我這個忠實的fans也可能拋棄tokyohot。

啊。呼出一口氣,好久沒活動了,今天出去溜躂,溜[……]

繼續閱讀

女美容師的直腸

入夏以來,這是二叔最常說的一句話,台灣百業蕭條、許多小老百姓無以為繼的今天,我們這家小小的房屋中介公司,居然連續三個月業績破五百萬,每個月都能成交好幾個大案子。

說起來也奇怪,90年我退伍之後就跟著二叔在台南做中介,小公司名氣不大,兩年來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總想在這年頭有口飯吃已經是幸福了。誰知道從六[……]

繼續閱讀

美女上司

大學本科四年讀得是數字媒體,雖然是重點大學,但是在這個大學生多入狗的年代,根本不吃香,找不到好的工作,別說找老婆了,就是生活都很困難。

後來經朋友推薦,進了這家還算不錯的公司,職位是技術顧問,工作的內容主要是對廣告素材的剪輯與處理。

公司裡面分了多個部門,我們部門主要負責的就是廣告的剪輯處理和發佈,值得[……]

繼續閱讀

我讓女友跳鋼管

農歷七月,在中國人的習俗中是鬼月,尤其是七月一日,更是恐怖的鬼門大開,地獄中的大小鬼,都出來放風。

一般而言,大家都不想在這個時候搬家、結婚的,舉凡大大小小的事情,多半都是盡量減少去做,尤其是在晚上之後,路上的行人就更少了。

雖然好像鬼月都很恐怖,但是,對于色色的各位朋友,在農歷七月最好的事情莫過于到處[……]

繼續閱讀

樓上的寂寞少婦

我家是住老公寓的三樓,在我大二那年夏天,我家樓上四樓搬來了一戶人家,是一對年約三十出頭的年輕夫妻,帶了一個小女兒,一家三口,只是那位年輕先生剛搬來時的幾天見過,後來就一直沒見了,每天早上只見年輕太太帶著小女兒上附近的一所小學,到了傍晚再去學校帶小女兒回家。

因為我和年輕太太常會在樓梯間不期而遇,剛開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