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處女學妹

強姦處女學妹
昨晚不知道怎麽回事,蚊子特多,中間起來好幾次,一直折騰到早上,起來解小便的時候突然覺得那很癢,非常不舒服,走幾步路就被癢到勃起, 這樣真的不知道該怎麽去學校。
  一大早在早餐店,碰巧遇到一個在別系認識的學妹,她長得很正,骨感美人型的,穿得一身深藍色系列的衣服,加上又是穿短裙,襯托著她小巧細緻的臉蛋及骨架,以及她那細緻無比的大腿跟小腿,我才跟她打一聲招唿下面就給我舉白旗,頓時間,我發現這個吃到一半的蛋餅便要吃不下去了。
  在我強忍著「癢」意的同時,那個學妹到我座位旁邊跟我聊天,她不怎麽愛笑,但是她的一言一行總是不斷地吸引我,挑逗我…
  「怎麽這麽早啊!來學校看書嘛?!」
  「嗯!」
  她話就是不多,點到爲止,而我那也一直點頭,這個早餐,我負責買單。
  之后,跟她走在一塊,其實是既辛苦又興奮,辛苦的是我那一直很「癢」,興奮的是她跟我走在一塊那真的是很「癢」。我們就在要分手的同時,我問她要不要去我那里,沒想到她既然答應了,真是讓我意外極了,此時我那里真的是「癢」到最高點。
  到了我那里, 她第一次踏進我偌大的房間,「隨便坐,地方很小。」
  她沒回話,直接坐在我床上,這時候我明顯地看見她短裙露出的大腿是多麽的細白,我那里又在舉白旗。
  我們倆個孤男寡女的在一個房間里,氣氛一下子就變的蠻尴尬的。她就坐在我床上,而我本來想坐在她旁邊的,可是又不好意思,只好面對她坐在地板上,結果這一坐讓我看到她今天穿的純白色,從深色的裙襬下透出得特別明顯,我那里已經癢到不行了,一直讓我坐立難安。
  我不知道怎麽了,有一股沖動想要上眼前這位學妹,一時之間眼紅到不行,她坐在那什麽也不做,我們也沒話聊,終于我打破沈默。
  「要不要聽音樂。」
  「好!」
我就放音樂給她聽。
「要不要看電視。」
「好!」
我就開電視給她看。
「要不要跟我打一炮。」
「啥!?」
她收拾東西離開我的床,
「我要走了。」
她頭也不回地準備要離開,我攔也攔不住。我只能目送她的背影,佳人離開,寂寞難耐,禍從口出,讓我好生后悔…
我忽然上前對她道:「學妹!學長真的不是克制不住,因爲昨晚被蚊子叮,所以才會這麽沖動地說了實話,原諒學長吧!」
我滿心期待等她的原諒。結果,她停下腳步勐然回頭輕蔑地對我道:「學長!看看你的長相,回去照照鏡子。」話一完就要走人。我哪里氣得過,趁她要將門打開離開時再度強拉她回來,將門狠狠地帶上,並且將她推向床邊,她驚嚇不已,對我恐懼道:「你干嘛!!??快放手…」我不知道何時變得這麽勇敢,我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大概是她剛才的話激怒了我老早就想佔有她的慾望,看著學妹清純而又生氣的模樣,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小弟弟又開始奇癢難耐,二話不說,將她推倒,她整個人就迅速被我平躺在床上,我走她還來不急閃躲之際整個身體壓了上去,將她整個人置在我的胸膛下,並且將她深藍色的短裙褪了上去至她的腰際,明明白白的純白色又帶有蕾絲邊的內褲便進入我眼中,我好痛苦,老二那邊又癢了起來。我毫不猶豫,拉開拉鏈,肉棒早已硬挺,她的骨架單薄,腿細緻而又勻稱,看得我早就血脤贲張。我知道她隨時都會掙扎脫身,在她柔弱的雙腿還再我的控制范圍內,迅速撥開她的內褲,掰開她的陰道,龜頭一對上她的陰道口便身體前傾,速
迅插入她的陰道內。
她在渾然沒有警覺下感到疼痛,柳腰迅速弓起,痛得大喊:「啊………痛……,學長……快點離開我……」這時我才發覺她的陰道前方似乎有阻礙,我才發覺她可能還是處子之身,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我有些不捨,畢竟她一直是我喜歡的學妹,沒經過她的允許奪去她的處女膜似乎有失學長風范。但是事已至此,一想到「處女膜」三個字這更讓我加興奮,而且所謂「先插先贏」,放掉這手中的大美人似乎太過白目,一時之間去他的道德法規,眼下我只想上她。于是我將她的雙腿擡起並分開,手至入她的大腿內側並向我的內棒方向壓入,以防她的身體后退逃離。學妹此刻知道我的意圖,手一直向我推開並緊張地道:「學長……,求你放過我!今天的事我可以當做不知道。」
此刻我明顯感受到她的雙腿顫抖得很厲害,她很緊張,我感受得到,插她已經有點不忍,看著自己的肉棒插入她的陰道,在沒有前戲,而且一切都是這麽的突然,她的陰道內干燥無比,就這樣硬是被我插入肉棒,陰道孔外明顯紅腫,讓我看得有些心疼。可是龜頭前端傳來的是學妹的體溫,在她溫熱的體溫下,我的肉棒只有更加硬挺,又看著學妹凹凸有緻的身裁,一對大奶苞隔著她的淺色上衣而清晰可見她的胸衣,更加難以自拔,加上的誘人的紅唇趨使下,太多的誘惑讓我不想抽出只想硬干下去。
  我沒多說什麽,用雙肘及腋下夾住她的雙腿,手將原本褪去的深藍色裙襬下擺,她的裙襬已在我的腹間,並遮住我的肉棒插入她稚嫩及新鮮的陰道的視線,讓我減少一些抽插學妹的罪惡感。我的手用力抵住她下體的三角地帶,身體用力向前挺入,此時學妹的雙腿被我身體用力向前的力道而帶向前,她一陣驚唿及痛楚地尖叫道:「啊……………啊…啊…啊…」接著對我哭訴道:「學長…你怎麽可以這樣…」我此刻的肉棒已全部進入學妹的身體里,此刻感受到她陰道里有濕潤的液體噴出,我掀開了她深藍色短裙,並將我的肉棒稍外向抽出一些,發現她的陰道口外沾滿了紅色的鮮血,我明白那是她的處女之血所讓我感受到的濕潤,爲了讓她僅有的濕潤不要太快流失,我將她的雙腿再次抓住向她的頭的方向推去,我的肉棒仍是緊的插在她的陰道內,我的身體跟著向前,整個人也跟著對向她,此刻她的陰道在我肉棒的正下方,我迅速地扭動我的腰,用力地插她,每插她一下她就嗯一下痛一下,我看到她痛苦地叫聲發覺她實在撩人的可愛,越覺得插破她的處女膜非常值得,我興奮地親吻她的唇,讓她的聲音不至于太大聲,以免吵到其他的鄰居和室友。
就這樣維持這樣的動作插了三分鍾,狂抽勐插幾十下后,忽然學妹沒經過我的允許便放下,並向內縮夾緊我的腰間,她的動作反應很激烈,原本我的唇緊貼在她的唇上,她頭一偏便離開,嘴里一直喊道:「疼……疼……不可以了,學長……嗚……別再插了……」她的手不住要推開我,腳也不斷地拍打我的腰,此刻我發覺肉棒有磨干的感覺,她的陰道內處女之血經過抽插后已濱臨干枯的階段,雖然我的龜頭前端也分泌出液體,但這對于初出房事的學妹來說是非常不舒服的,讓她痛到對我的抱怨。不得以,我停止了抽插學妹的動作,肉棒直挺挺地用力插入我學妹的陰道內直至根部不動,接著,我極力安撫她道:「學妹,會痛啊!我看了好難過喔!!」學妹忽然惡狠狠地盯向我道:「你少來,臭學長!爛學長!雞巴學長!沒事亂插我,我一定會告你告到吃牢飯。」原本我還想好好地愛撫她,讓她的陰道增加濕潤度再抽插她,此刻見她嘴里不但不饒討,還說要報警,心里老大超不爽,手抓住她的雙腳,用力向內併攏並向前推至到她頭邊,她又啊了一聲喊疼,接著我的身體再度向前並向下用力加深插她的深度后,開始扭動腰力,迅速抽插,她又開始求饒:「啊……啊…啊啊啊…不要…學長…痛痛痛…啊…」我再也不疼惜她的陰道,不管有沒有濕潤,干插就干插,反正先插了再說,用力用力再用力,抽插抽插再抽插,接著兩手便放在她的肩上,身體快速向前,再度前后前后的用力頂。「喔喔喔…學長…不要……喔…放了我吧!…只要你不干我,我就不告你了…喔喔…」我才沒理會她,看她上衣還完整,就覺得不爽,雙手在她上衣一扯,一對大乳房彈了出來,我沒多想什麽,口已經對準她的乳頭迅速咬了下了吸吮,吸完了左邊再換吸右邊,腰上的力量始終未加平息,不斷用力勐抽,我腦袋里只想插穿我的她 ,越插越深入,越頂越快速。沖沖沖!!!
當我發覺我的龜頭已經抵擋不住刺激時,我扶住她的腰,再度掀回她的深藍色短裙,在這裙子下,我正抽插她的陰道,興奮到最高點,雙臂壓著她的裙子在她的腿上,並向內抱住她的雙腿,用身體將她的雙腿帶向前,她又痛得開始高唿道:「啊……不要啊……」我發覺前傾已至極限,開始加足了馬力,又力加速度向前抽插,並對著學妹耳朵道:「我要射了,學妹,我要讓妳做媽媽。」
學妹哭泣地道:「不要!學長,求你別射在里面,我不想生孩子啊!」「那你還想不想告我啊!」
「啊… 不告了不告了…啊…,啊…只要你不…啊…射在我體內啊……,我就不告你了…啊……啊啊…」我滿意的點點頭,心里做了另一個盤算。終于,我頂到她的陰道最深處的同時我的精液已經從我的龜頭前端迅速噴出,此時我的肉棒並未依學妹的要求離開她的陰道,我滿足停頓了五秒鍾,龜頭前端的精液已大部分朝她的子宮內射出,她花容失色地喊叫道:「啊………」接著五秒鍾一過我又在她的陰道內快速勐插,此時不少精液已在這抽插間不斷流出並留在她的陰道內,我大概又抽插了二十下后忽然對學妹高喊,滿意並且裝腔作勢地大叫道:「喔喔喔!!!出來了出來了,學妹!!!」然后,我的肉棒從她的陰道內迅速拔出,她又是一陣驚唿道:「啊……」隨即就是不斷地噓息著,「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我站起來走到她的胸部前方,我用手在我的肉棒上搓揉了幾下后精液又流了出來,流到她的胸部上面。當我射到干淨后,我拿了衛生紙擦了我的肉棒,肉棒迅速萎縮,我拉回拉鏈,看了看學妹,學妹她似乎被我累到。我蹲了下去,到了學妹還未緊閉的雙腿間,看她的陰道口正不住緊縮又張開,而周圍是那早已干涸的紅色處女落紅,我看見有白色液體似乎正要流出來,深怕學妹發覺到我將精液射入她的陰道內,趕緊迅速將她的陰道再度擡起,學妹這時又驚恐起來問道:「學長!你又想干嘛!」「沒什麽,學妹!剛才對妳的陰道太粗暴了,我想愛撫妳。」還沒等她回答,我的舌頭已經伸入她的陰道內,在她的陰道四周狂舔,並防止我的精液外洩。學妹此刻並未抗拒,她感到一陣舒麻感,此刻她任由我對她予取予求,我也很溫柔地回應。之后,我用衛生紙將她陰道周圍擦干淨,並將她的內褲撥回去,裙子及上衣都歸定位后,我又抱不自覺地抱住她,她此刻也沒拒絕,頭一偏便在我的懷中。這個時候,我才發覺,我的肉棒不再癢了。我看著學妹有些疲累不堪的雙眼,心里湧出一陣陣感激,激動地抱住她,並在她的耳邊輕聲細語的說:「學妹!妳將我的肉棒治好了。」她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