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淫亂人妻采葳27

第二十七章、這一切是夢嗎?

  周一早上還是休假的我,手機傳來老公大豐說案子通過的Line訊息,裏頭是說了多麽千辛萬苦才把案子搞定,看了有些悲喜交加,因爲我正赤裸裸地躺在簡董的床上,只是他似乎不在,我只能回“老公好棒”愛你“。
  我發現有人打開門把的聲音趕緊閉上眼喬睡,想必是簡董走向我床邊,他走到床邊坐在我身旁拉下我被單露出雪白因側躺擠壓的美乳,雙手瞬間就撫摸著我的乳房。
  “嗯……”我假裝熟睡翻身躺平,雙腳微微張開。
  他馬上把左手移到我的跨下搓揉美穴,沒多久已經濕透了。
  “嘿嘿……”他似乎在嘲笑我如此淫蕩。
  兩粒肉球被他右手分別搓揉下,乳頭已經翹起。
  忽然他離開了我的身體許久,有點害怕地張眼想探究竟,瞬間兩腿被移開手指剝開烏溜溜的陰毛。
  “好濕的淫穴已經泛著水光~好色啊!”他說著。
  把嘴對著已經搔癢的肉穴舔弄起來讓我瞬電麻全身,下意識雙手摸著他的頭不斷的按著。
  他的雙手也沒閑著,除了舌頭把陰唇內外舔弄外,雙手更是把乳房搓揉的變形,還不時讓兩肉球交互拍打,我眼睛緊閉頭猛搖,屁股卻是配合這舌頭的動作猛搖,在他看來想必是非常享受的樣子。
  “嗯啊~不要~那裏……哦哦……啊啊~來了!”我被舔弄著噴出淫水高潮了。
  他馬上趴到我身上,兩人成69式相互尋找慰藉,他用舌頭撩撥我的陰核,我則用雙唇套弄堅硬青筋飽浮的肉棒,兩人相互取悅對方。
  沒多久他把已經發青筋的肉棒從我嘴裏拔出來,隨即轉身把巨大的肉棒湊到已經滋潤的肉洞口。
  “你!你是……啊!”來不及阻止小林的就插進來整根盡沒,一時間變的安靜。
  “呵呵裏面好緊啊!跟郁佳和慧嫈果然有差別的極品~”當小林說完開始把肉棒在肉穴裏一進一出。
  “啊~啊~喔…你怎麽可以……”我的呻吟聲就隨這肉棒快速活塞動作,發出哀嚎聲。
  “嘿嘿,這時候簡董應該爽完郁佳在玩慧嫈了,我現在才有機會上你啊!采葳!”他一面插穴一面還玩著我前後晃動的雙乳。
  “啊~你們怎麽可以……”我起身推開小林。
  我馬上翻身要逃離,他兩手抓住我的臗部肉棒對翹起屁股,張開的肉縫又是一插入穴,他就靠著雙手把我的身體一拉一推,肉棒就隨著一進一出,絲毫不用費力。
  “啊啊啊啊~”倒是我被幹的求饒,兩顆的巨乳房隨著前後擺動,可說是乳波蕩漾,非常誘人。
  “這姿勢我喜歡……喔~好緊好會夾……”就在小林抽插的同時,雙手還不時拍打在我豐潤的屁股上,偶而還會轉移到擺動的乳峰上,有時就按住雙肩,盡是狠狠插入肉穴裏。
  “喔!要來了……采葳……”抽送的動作一直重複著,直到一陣哀叫聲,加快活塞動作後。
  不久小林終於把濃濃的精液射進的陰道肉穴裏,且量是非常多,他就趴在我身上久久才起身,當他抽出肉棒離開後,我的肉穴已經著滿了濃濃的精液,隨著子宮收縮一坨坨流出來攤在床上了。
  “呵呵呵……只是前菜而已,像你這種頂極美人就是要不停地幹!幹爆幹爛你!”小林說得聲音愈來愈小他的樣子愈來愈模糊。
  “大豐……老公你怎麽來了!”再睜眼看清楚時竟是大豐在眼前。
  “呵呵呵……對對對……是我~嘿嘿嘿……”大豐忽然伸手撫摸著我的胸部。
  “老婆~好軟喔!完美的乳房粉嫩的乳頭,摸起來好舒服……”大豐說著。
  “嗯~老公……”大豐含著乳頭親了上來,我輕哼了出來。
  “老婆~老婆~”他掰開了我原想緊閉美麗的雙腿,底下肉棒激動著用力挺進我的身體。
  “不行啊!不行~剛剛小林射的~喔!不要,好不好!嗯!”我不想大豐在滿滿小林的精液陰道內抽送。
  “小林?是誰?剛剛是我啊!是我在幹你啊!”大豐低吟著用力衝擊著我。
  “喔……喔……老公,我要~只要你喔,只有老公能讓我最興奮,我不行了受……不了了”我已抵擋不住身體內的翻滾,只有面對老公才能抛開應有的束縛。
  沒多久我起身套弄著大豐肉棒,迎合著他的撞擊扭動我的腰枝。
  “喔喔……啊啊啊啊~嗯啊頂……喔~”我矜持的面孔已解放成性感的表情,一次比一次大聲的淫叫起來。
  “采葳舒服嗎?讓我多看看你主動的騷勁……想要了嗎?想要叫出來!”大豐滿足地叫著。
  “嗯!舒服……好舒服……喔!想要大豐老公~喔頂,我不行了~喔!喔喔……嗯~好大~用力頂我!喔!舒服~我……我要到了……喔!我要高潮了!還要喔!!!”我快速扭動的腰已失去了頻率狂放不支的喊著。
  大豐狂頂著我雪白的身體,拼命捏柔我的乳房,吸允著高挺鮮紅的乳頭。
  “喔……喔我要到了喔……喔嗚……喔……不行了……啊喔……嗯喔喔喔喔,用力~用力……對對……凹嗚……我來了……來了……老公頂我……喔!我來了……又來了喔!受不了……啊啊啊啊!頂我呀!不要停!喔喔喔……來了”我忘情淫蕩的高聲喊著,一次一次高潮。
  “嘿嘿……真的好性感,叫聲讓我好舒麻,啊!”大豐再度射精在我體內射精了。
  當我回複再睜開時眼前竟又出現了小林的樣子,我才知道我中了迷幻藥。
  “剛剛可是你主動的哦~全都錄下來了!”小林說著。
  “唔嗚咽……”我流著眼淚。
  “可還沒結束呢!大美女……唔…”小林撲向我強吻,嘴巴裏除了舌頭外還有三顆膠囊,我不知道那是什麽想阻止他卻無力推開他,膠囊很快化開有股甜甜的味道。
  “采葳~這淫藥夠你爽一天了,呵呵……”小林起身說著。
  “小林你也該爽夠了吧!”從房門走進來說的是林老闆。
  “呀~”我趕緊拉被單遮住自己。
  “呵呵……像你這種女神級的極品怎可讓小簡獨佔呢?”又走進來的陳老闆說著。
  “招待所的林老闆!陳老闆!”我吃驚說著。
  “嫂子,實在太羨慕大豐了,可以一直幹你!”姚風拿著我的包包走了進來。
  “姚風!包包!我的包包怎麽在你那?難道!”我覺得這一切宛如是設計的。
  “雖然她們也是美女但就是差一級!”茶行的李老闆抱著虛脫的赤裸裸郁佳走進來。
  “姊姊……”低能兒大番抱著赤裸裸的慧嫈走進來。
  “你們!!!!!簡董~簡董~救我!”我害怕地叫著。
  “沒用的,小簡正在被看你不順眼的曼宣和姿佑服務牽制呢!”林老闆說著邊脫光自己,其他男人也是。
  林,李,陳老闆,姚風,大番,小林六根肉棒堅硬挺著圍著床邊向我,難道郁佳和慧嫈也是被他們搞成這樣,不可以……但自己的身體又被不知原因的搔癢一波接一波的侵襲著,下體不斷地分泌出愛液,感覺到根本沒辦法靠自己的意識控制了。
  “嘻嘻!我們來看一看這個淫娃在被單裏幹什麽好事~”林老闆強拉開被子。
  我兩腿張開著,正在用右手摳揉自己的淫穴,左手也正忙著搓揉自己的乳房。
  “采葳……你在幹嘛!”李老闆的聲音終於打醒了無意識的自己。
  “幹嘛這麽心急,等一下我就會滿足你,怎麽自己就搞起來?”陳老闆嘲諷說著。
  被陳老闆這麽一說,我更不知該如何是好,也不知該說些什麽,只是繼續低著頭不發一語,真恨不的有個地洞立刻鑽進去。
  “既然你這麽想要,倒不如趁現在有這麽多男人在,好好享用……”林老闆說著。
  “不要,我不要……這不是我……”我立刻反駁說著。
  “是嗎嫂子?”姚風將我拉住緊抱在懷裏親吻著嘴唇,而我無法反抗,就和他在衆人面前親熱地擁吻起來,姚風的兩只手開始不安份地撫弄豐嫩大乳。
  火熱的身體被男人的手這麽一接觸到,全身覺得好像被電流通過一般痛快又舒暢。
  “嗯……嗯……”我的神智已開始有些恍惚,根本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
  藥性的不斷催促使我再也忍受不住了,不得不放開矜持表現出自己淫蕩的一面,成熟妩媚的胴體、嬌豔動人的體態,完全把內心淫欲的意念表露無遺。
  “臉蛋,豐胸,細腰,翹屁股……真是個極品!”李老闆說著。
  “還有……還有下面那撮陰毛也是又黑又濃,還沾滿了淫水。”林老闆說著。
  “她的功夫和技巧比那些小美眉好,等一下就看她的表現了。”陳老闆說著。
  幾個人所說的話,我都有聽到,但不知道這些話應該算是讚賞還是汙辱,反正都到這種地步了,自己也沒多余的精神好去辯解的,滿腦子只希望趕快有個男人能解決目前的生理需求。
  “我受了了嫂子,我先來!”姚風挺弄肉棒到我面前,我馬上用右手撫弄他已經挺起的肉棒。
  “哇!好戲要開始喽!”其它男人看見我的淫樣,皆大呼過瘾。
  “采葳來~”李老闆提槍靠了我左手套弄。
  “那我要這裏!”林老闆扶著我用嘴幫他服務。
  “這女人味口很大的,含弄技巧很舒服……”林老闆抓住我的頭,已經把肉棒塞進嘴裏。
  “嗚~唔…嗚~唔~”我因爲肉棒頂到喉嚨而感到不舒服。
  “嫂子不可以偏心……”姚風把頭轉向他肉棒含弄。
  我就這樣跪著被他們圍在中間,兩只手和嘴幾乎沒有停過,可以說是棒不離口、棒不離手。
  三個人低頭看潔白玉指正在忙著套弄自己的肉棒,一會兒肉棒又被含入嬌豔的紅唇深喉裏。
  “采葳真是厲害~”他們看我賣力地演出,個個臉上都露出猥亵的笑容。
  “發浪的母狗,給我躺好~”李老闆要我躺下。
  “唔…唔…”我的頭倒垂在床邊,好讓陳老闆肉棒插入嘴裏,我兩只手分別左手抓著林老闆右手抓著姚風的肉棒,這時候還有六只手同時在搓揉我的乳房。
  “大番要姊姊美腿……”他看我的一雙玉腿扭來扭去,真是有說不出的性感。
  大番抓起我的右腳將肉棒頂住腳掌,腳掌心被龜頭根部來回不停摩擦而感覺搔癢,腳掌一會弓起、一會又攤直。
  而小林是把我的腿彎起,小腿緊貼著大腿讓膝蓋彎處擠成一個肉穴的形狀,當成肉穴插弄。
  而在私處李老闆舔弄我的陰蒂,手指上下劃弄著我的陰唇。
  “啊……嗚~~嗚~~”我身上同時有好幾雙手在撫摸,整個身體幾乎快要縮成一團。
  男人們的愛撫讓我身體各部位不斷傳來快感,淫穴的愛液也不斷湧出,但全數被李老闆給吸允。
  “嗚~~你們……嗚~不要~……”我趁肉棒抽出嘴巴的瞬間,斷斷續續喊著,還把大腿盡力張開,一直想把屁股擡高。
  “小騷貨,你想幹嘛?”李老闆當然明白。
  “哦嗚~~”一根肉棒還插在嘴裏,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能嗚嗚作聲。
  李老闆三指壓入兩片陰唇之間,兩片左右被擠開的陰唇顯得更加紅漲肥嫩。
  “啊~~不要……”我被這突然一塞,激動地伸直了腰。
  “呃…喔!”陳老闆突然身體一陣顫抖後射精了,把精液直接射在我的嘴中一股一股炸開。
  “咳……”推開肉棒因爲根本多到無法吞下而嗆到,精液也跟著流出。
  “怎可浪費呢?”陳老闆用手指將流出精液挖起來要我舔乾淨。
  “哇喔~~多性感的嘴啊!采葳你實在太吸引人了~”我的嘴正在吸吮陳老闆的手指。
  “啊~喔…不要……”這時李老闆的手指頭開始深入沾濕的淫穴,另一只手不斷用手指頭夾陰蒂,柔嫩的陰蒂被拉到軟趴趴攤在陰道口,兩片陰唇隨著陰道口的收縮一開一放。
  張成M字形的大腿用腰部的力量將身體一直往腳邊方向挪,屁股配合李老闆的手指插刺搖擺,我淫欲本性被這些男人挑逗到按捺不住的地步,再加上淫藥的作用,身體裏面似乎有上千萬只的螞蟻在鑽動。
  “求……求~進……”我不時發出哀求的呻吟。
  “我沒幹過!我先上,采葳來~”李老闆說著,要她跪趴在床上。
  “操!把屁股擡高一點!”話才剛說完,而我的屁股也才剛擡高。
  “啊!嗯啊……”粗硬肉棒直接就狠狠插入我淫穴裏,而且還一次插到底,床單被我的手指緊緊摳住扭成一團。
  “太舒服了,這騷貨的淫穴包覆感……好像一股吸力,又緊又有彈性。”李老闆接著開始抽動起來。
  “哦~~哦~~哦~~哦……嗚~~嗚~~”才呻吟沒幾聲,嘴巴立刻又被姚風的肉棒給堵住了。
  “采……葳……”郁佳虛脫地看著我即將面臨她們的後塵。
  李老闆的肉棒在後面屁股間插得越用力,我的嘴含得就越緊,兩只手還緊緊套住姚風肉棒根部不放。
  “嗚……哦唔……嗚……”我又興奮又激動,全身配合著李老闆的股間抽插動作前後來回晃動。
  接著李老闆把我翻成側躺繼續猛插,拉起我一只修長的美腿,還用舌頭上下來回舔著小腿的腿背,我當然是被舔得搔癢難捺,一條白潔無暇的玉腿就這樣在半空中扭來晃去。
  其它人在旁觀戰,當然他們也沒閑著,林老闆插著慧嫈,大番抓著她頭大肉棒塞她嘴裏進出,陳老闆則是幹著郁佳,小林則塞肉棒在她嘴裏,每人都讓肉棒保持在備戰狀態。
  “這奶子大又有彈性……”李老闆把手捏在我的乳房上不斷抽送著我。
  “啊~唔~嗚……”我不斷呻吟著,全身赤裸白皙的肌膚泛起陣陣紅暈,還滲透出些許發亮的汗水,豐滿的乳房上都是紅紅的掌印抓痕,兩粒乳頭被咬得又硬又凸。
  “嗯啊~啊啊啊~來了!要來了~停啊~不……好舒服~啊~來了~哦~來了~哦~啊啊啊啊啊又來了……啊啊……啊~……”李老闆一個人就幹了快二十多分鍾。
  “啊……哦~~喔~~”李老闆射精了,不客氣地直接就在陰道裏面射精了。
  “啊~~嗯……嗯……”深深湧入子宮裏的精液傳來一陣陣的暖流,感覺就好像水庫久旱終於等到了一場及時雨。
  “來!采葳把它舔乾淨點,不要浪費了……”
  姚風自動讓出,李老闆用手指摳出大量濃郁的精液全數讓我吃下,而我的表情妩媚馬上伸出舌頭一口一口將沾在肉棒上的精液舔得乾乾淨淨。
  舔完李老闆的肉棒,躺在床上喘息享受余韻。
  “該我了~嘿嘿嘿”姚風說完後坐在床上,堅挺的肉棒翹得半天高。
  我用妩媚的眼光看了他一眼,撐著起身背對著他,摸著摸著抓到了肉棒將龜頭對準自己的淫穴,本來是屁股要慢慢地坐下去,他卻雙手抓著腰臀往下拉,一下子整根肉棒又埋入在兩片肥嫩的屁股間。
  “啊~”我發出一聲驚叫。
  “嫂子~我又幹到你了,太爽了~”我的美體香汗直冒,一上一下不停地猛烈套弄,根本不需要他自己費力,只是配合節奏步調偶爾頂了那麽一下,這樣反而讓我感覺更有快感。
  “喔~好深~姚風~~喔~~喔~~好棒~~”肉棒在下面進進出出,我不斷發出淫蕩的叫聲。
  “啪!”才稍微停頓想喘口氣,卻被姚風用力在屁股上打了一個巴掌。
  “幹,嫂子快一點!”我像發了狂的母狗,挺身用盡全身的力氣繼續擺動身體。
  “告訴我,等一下我要射在哪裏?”姚風說著。
  “嘴……嘴裏~啊啊啊啊~啊哦~要來了~”我回答著。
  “啊!誰的嘴裏?”姚風再問。
  “采…采葳…的嘴裏……”我說著旁邊幾個男人聽到,都發出了淫笑聲。
  “啊哦~~喔~~快,臉轉過來。”姚風話音剛落,一陣陣濃濃的精液馬上從龜頭直噴到我張開的嘴裏,但還是有些噴到鼻樑邊和滴在乳房上。
  高潮的抖擻累得我直接趴在床上,連續被兩根肉棒幹過後,下體開始有些腫脹和不舒服,但是體內仍然不斷傳來火熱搔癢的感覺。
  “換我來~”林老闆在旁觀看到快忍不住。
  他雙手撐高我的屁股,兩腿屈跪在床上,“不了啦!我會痛……”當然知道接著又會有一根肉棒要插入了,心裏很想要卻又不敢要。
  他不管我手掌從中間撥開兩邊屁股,從後面看我濕答答的淫穴一縮一張的蠕動著,兩片陰唇又紅又漲,陰蒂被蹂躏成波浪狀垂吊在陰道前端。
  林老闆低下身子,先用手指揉捏一下陰蒂,接著用嘴巴把陰蒂吸進嘴裏用舌頭翻攪。
  “啊~~喔~~”又痛又舒服的快感,讓我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啊啊啊!快一點進來……”終究是熬不過藥效在體內的反應,急忙催促著。
  “啊!!不是那裏……啊~裂了”林老闆的肉棒強塞進我的肛門。
  “早就想幹你這裏了!夾死我了~”他開始由慢抽送到順快。
  “啊……”快感傳滿全身。
  “這裏也要……”林老闆抽出又插進陰道內。
  “啧啧啧……啪啪啪啪啪!”傳出淫水擠壓與小腹撞擊臀肉的聲音。
  “啊~啊嗯啊~”我淫叫著。
  林老闆兩穴交互抽送。
  “啪!”
  “啊~~”
  “啪!”
  “啊~~”
  林老闆一面插穴,一面拍打著我的屁股,好像西部牛仔騎馬一樣。
  “哇哈……哇……哈……”他真的當自己是個牛仔,只不過是個發了狂的牛仔。
  “啊~~喔~~”林老闆發狂般不停用力往前頂,我的身子被迫越推越往前。
  感到無比的興奮並且盡力撐住自己身體,讓每一次的插入都能完全刺激到陰道深處。
  “姊姊來……大番要!”大番躺著大根肉棒翹到貼到肚子。
  林老闆抽送著我肛門推著我爬到大番上,大龜頭馬上頂入陰道。
  “好……好大!啊……”他整根強力插入。
  兩人繼續插穴,快感從下體不斷地傳來。
  旁邊的姚風,李老闆,小林,陳老闆輪流射精在我臉上,乳房,腋下,耳朵……
  (大豐……對不起……)忽然想到自己已爲人婦的身份,但淫穴裏輪奸插著的卻是六個男人的肉棒。
  但覺得羞怯是一回事,反正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也不是說不就能拒絕的,而肉體上得到的滿足和快感卻是今天最迫切的需要,就別再顧慮那麽多了。
  林老闆和大番似乎有默契的抽插動作開始加速,屁股和乳肉被他們的手勒得緊緊的,她知道在體內的肉棒已經快要射精了。
  “啊……”就在這時林老闆和大番接連射精了,子宮和小腸裏又傳來一波接一波的暖流,林老闆將一部份精液射在裏面,肉棒抽出後又在背上泄了幾滴,滴在背間的精液順著腰部緩緩流到肚擠。
  “嗯嗯……”蜷曲的身體不斷地抽蓄,嘴裏還發出急促的喘息聲,幾乎要癱瘓了。
  覺得身體的快感已經開始漸漸變弱,甚至觸覺有些遲鈍,所以當陳老闆及小林的肉棒插進淫穴的時候,她並沒有很明顯的反應,但對男人來說並無大礙,只是少了呻吟的聲音而已。
  我靜靜地讓他們接連在淫穴裏翻攪,反正要我翻身就翻身,要擡腿就擡腿,一切都配合著他們的動作。
  經過一場激烈的大戰,全身無力的攤在床上,全身都是精液……時間也中午了,大家拍拍屁股走了。
  回到安靜的房間只留下三個女人的啜泣,眼淚流了出來忍不住,不知不覺睡後休息醒來郁佳和慧嫈已不見,只留下了一張紙條寫著:“小采,我們沒有怪你,人還是要活下去,就當作是一場夢吧!郁佳和慧嫈”
  郁佳平時就是一個自主性很強的女人,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沒人可以阻止她,她不想做的也別想勉強她;慧嫈喜歡追求新鮮刺激感,不太會認輸,個性也很獨立。
  可是她們也是個很善變的女人,今天不要這樣,但明天可能又會改變心意。
  我在簡董房間躺了一下,拖著疲累的身軀進到浴室淋浴,沾在身體上已經乾掉的精液一遇到熱水後變得澀澀的,必須要費力搓洗才能洗得乾淨,有些乾黃的精液上還沾黏著幾根棕色的男性陰毛,洗完後要照著鏡子將身上每寸肌膚都再仔細檢查過後才穿好衣服,洗完澡出來,穿好衣服就離開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