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撲克

東方臣百般無聊的翻著手裡的書,又翻過幾頁後終於不耐的將之闔上扔到一邊。

本來是來玩的,可看外頭的暴雨估計今天也是別想出門……

「喂!東方,要不要來玩牌?」

出聲的是一個少女,一個相當漂亮的少女。她手上抓著副撲克,一雙媚眼挑逗似的盯著他瞧。

在她的身邊則是另外坐著一胖一瘦兩個男的,與美人盯著東方臣的目光不同,那兩人俱是時不時的偷瞄少女那萬分豐滿的胸前嚥著口水。

……一看就是那種有色心沒色膽的色鬼。

不過少女的胸也確實是有吸引人目光的本錢,比她大的胸部東方臣不是沒看過,不過在她一米六的身高下卻是豐碩的驚人。她身上只穿著件單薄的半透明襯衫和牛仔褲,或許是因為屋內的濕氣偏高,衣下的黑色布料隱約可見。

要說東方臣其實也是也和那兩個男人差不多,性取向正常的他要說對於少女沒點想法是不可能的,不過他畢竟長相有些小帥,見過市面的他自然是要比較「矜持」點……

「王巧蠻小姐,我……」

「叫我小蠻就好了!」

小蠻不滿的打斷了他,小跑步上前扯起了他的手便要拉他起來。

「在房子裡悶了三天裡你不無聊啊?我看你那本書都翻了好幾遍了!過來玩啊……」半堆半就的,東方臣給小蠻扯著推到了桌子旁坐下。

嘆了口氣,東方臣接過了撲克發起牌來……

……

「J一對!」

「趴。」「趴死。」「趴死。」

「K一對!」

「趴。」「趴。」「趴。」

「同花順!拉。」

「……趴。」「趴死。」「趴。」

「4一只……我贏囉!」

小蠻歡呼著伸長雙手,胸前的一對豐滿在劇烈的動作下「怵目驚心」的跳了一下,引的桌前本就沒專注在牌局上的三人一陣猛吞口水。

看著三人毫無動力的分出了勝負,小蠻眼珠子靈活的轉了轉,雙手「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

突然發出的聲響嚇的因為最輸而正在洗牌的胖子牌掉了一地。

「欸!我說這樣子玩多沒意思,不如我們來賭點錢吧?」

胖子和瘦子兩人面面相覷,東方臣卻是無所謂的先答了聲:

「都好啊。」

有了開頭,胖子和瘦子兩人也都附和了上。

「好!那等等最輸的要給最贏的……嗯,兩千塊怎麼樣?」

兩千塊不算是小數目,但能出來玩的幾人身家也不薄,當下都應了。

……

「啊──氣死老娘了!」

氣急敗壞的罵了聲,小蠻掏出了皮包裡的兩千塊甩到了東方臣身上,連輸七次讓她一下子露出了本性。

脾氣暴躁的凶蠻女……

不過看在她還算有賭品沒賴賬的份上,東方臣不動聲色的收起了那兩千塊。

不得不說,認真起來的三個男人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的全拿出了真本事,一下子便把先前贏的歡的小蠻殺的落花流水。

「再來!」

聽著小蠻氣呼呼的話語,東方臣卻是開了口:

「王巧……呃!小蠻妳的錢不是花光了嗎?」

他的眼很精,剛剛小蠻掏錢的時候他很確定裡頭已經空了。

「要你管!老娘我輸了自有本事付錢,發牌!」

摸了摸鼻子,東方臣發起了牌……

片刻後,小蠻又是最輸的一個。

「啊──氣死老娘了!剛剛明明很順的,怎麼現在都一堆濫牌?」

「呵呵……小蠻小姐要是沒錢的話就算了吧!我們……」

最贏的胖子倒是個老好人,可他笑呵呵的話還沒說完便傻了。

小蠻脫下了身上的襯衫一把砸到了他身上,仍熱呼呼且帶著體溫的芬香襯衫讓他險些噴出鼻血來。

「老娘的衣服抵兩千夠了吧?再來!」

面對著脫去上衣只剩下黑色抹胸的小蠻,一時間三個男人眼神都有些微妙,不過就連最有良知的東方臣此刻盯著抹胸下那對巨乳都有些心猿意馬,更別提另外兩人了。

於是,牌局繼續下去……

這回卻是小蠻最贏,面對精蟲上腦的三個男人她很輕易的便扭轉了局勢,殺的三人片甲不留。

奸笑著從瘦子手中搶過兩張紙鈔,小蠻興致盎然的拍著桌子摧著東方臣趕緊發牌。

然而好景不常,捏著手中牌的小蠻白嫩的俏臉此刻卻是黑的嚇人。

「拿去!」

笑瞇瞇的東方臣一下子愣了,只因為他接到的不是兩張鈔票,而是一條褲子。

脫下褲子的小蠻一雙白膩的大腿頓時在三人的注視下遍覽無遺,身上緊剩下內衣的小蠻粗魯的一把將雙腿擺到了桌上。

「看我做什麼?老娘想留點錢搭車不行啊!?發牌!」

牌局卻沒繼續,看花了眼的胖子流著鼻血昏倒在地……

……

幾分鐘後牌局繼續進行,鼻孔塞著兩團衛生紙的胖子一臉通紅的不敢再看小蠻,為了證明沒事,他接過了東方臣手中的牌發了起來。

……

「作弊!你們一定是串通好了!」

小蠻氣的跳了起來重重的將手中剩下的一大疊牌甩在桌上,身上此剩下一件抹胸的她在剛剛已將內褲輸了出去。

三個男人卻都算是君子,一個個漲紅了臉不敢看幾乎光著身子的她,不過就某種角度而言他們三個也實在是太不男人了點……

「呃……不如我們就玩到這裡,時間也太晚了點,該睡覺了……」

東方臣略帶尷尬的說著,一旁的胖子瘦子也是連連點頭。

不要看網路一堆情色小說上動不動就「騷貨!」、「小婊子!」罵著的抓著美女輪姦起來,現實中很多男人都是有色心沒色膽的……

不過話說,本書似乎也是情色小說……?

「去!老娘只不過罵著發洩而已,你們當老娘這麼沒牌品?接著!」

像是彈起來般東方臣直起右手接過了那一條溫暖芬芳的黑色抹胸,面上僵笑著的他只覺腦袋一陣陣的發熱發昏。

這陣仗實在太刺激了點。

此時的小蠻渾身已是一絲不掛,姣好的身材和白晢雪膩的肌膚全曝露在三個男人頻頻偷瞄的目光下,尤其是失去抹胸遮掩的那對豐挺雪乳更是晃的人眼發昏。

在這種情況下,光裸著身子的小蠻居然還沒被哪個男人喪失理智的按倒在桌上強姦,這不得不說是一項奇蹟……

再度發起了牌,這回的牌桌上卻是分外的安靜。

一臉不在乎的裸女和三名渾身發熱下身挺脹的男人……

當牌局開始時,小蠻卻是轉了轉眼珠。

剛剛輸了那麼多,她自是知道三男的牌技要勝過她許多,要想贏的話只能出奇招……

於是她露出了一個狡擷的笑,赤裸的上半身直接趴到了桌上,這一趴,她胸前那對雪膩而豐滿的乳房頓時就在三名男子傻了般的注視下壓在了桌上,引的桌子一下巨震。

兩顆乳房還相當有彈性的在桌上跳了兩下。

這回流鼻血的換成了瘦子,不同於胖子的是,他是用噴的……

牌局在三分鐘後重新進行。

……

在小蠻一連串摔乳、呻吟、美膝頂奶的「騷擾攻擊」下三人竟是連輸三場,尤其是東方臣,小蠻在一次他出牌時居然拿過一旁晚餐的小黃瓜插入雙腿間的花徑內,驚的他居然剛開場就把手中的同花大順扔了出去。

於是第四次時東方臣終於發威,連著恢復過來的另外兩男贏過了牌局。

盯著咬著下唇的小蠻東方臣總算是討回了一口氣,笑著道:

「小蠻,妳這下可沒衣服脫了,後不後悔沒穿厚點啊……啊!」

小蠻竟是抓過了他的手一把按在自己的胸部上!

「看什麼看!你們當老娘不知道你們剛剛一直盯著老娘的奶看啊?快點捏一捏繼續玩牌!」

艱難的嚥了口口水,東方臣伸出了另一隻手也抓在小蠻那傲人的乳房上,入手軟膩銷魂的觸感直讓他感到掌心一陣陣發麻,指掌間擦過的那點粉紅突起更是讓他感到口乾舌燥。

畢竟不是初哥,東方臣深深吸了口氣壓下慾火,起身走到了小蠻的身後一把將她提起來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雙手分別從小蠻的腋下穿過後卻是從下托起了那兩顆沉澱澱巨乳,揉捏撫弄的百般玩弄起小蠻的雙乳來。

「唔……嗯!該死……東、東方,沒想到你還挺……呀!嗯……嗯……挺厲害的。」

在東方臣靈活的玩弄下小蠻卻是也給玩出了反應,小臉通紅、媚眼如絲的輕聲呻吟著,東方臣也看的小腹火起,下身一挺直接隔著褲子頂到小蠻光裸著雙腿間的柔軟處,頭猛一低下直接含住了小蠻紅艷的小嘴強吻起來。

「嗚……咕……咕嗯……嗚啾!……嗯!」

也不知道兩人舌頭相纏了多久、交換了彼此多少唾液,被強吻後的小蠻俏臉通紅的一把推開了身後的東方臣。

「呼……呼……剛剛、剛剛的吻看在你技巧不錯、人長的又帥的份上就不跟你計較了,下次再敢偷占老娘便宜小心老娘閹了你!」

呼吸急促的她那對豐滿的胸部一晃一晃的更是勾人心神,看到一旁盯著她目瞪口呆的一胖一瘦兩人,小蠻沒好氣的一拍桌子。

「看什麼看!發牌啊!」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牌局卻是廝殺的異常慘烈,尤其三個男人更是火氣奔騰的什麼絕招都使了出來,騙牌、強殺、亂入打的是熱烈無比,最後終於以些微的差距由瘦子拿下最贏的寶座。

最輸的……自然又是小蠻了。

一確定輸贏後瘦子幾乎是跳起來的趕到小蠻身旁,臉脹的通紅、呼吸急促的伸手就要朝那對豐挺的乳房抓去。

「欸!你幹麻!」

賊手被小蠻氣的一掌拍掉,被阻止的瘦子卻是手足無措的退後幾步,滿臉驚慌的道歉起來。

看他這模樣小蠻卻是「撲哧」一聲的笑了出來,揮了揮手將他趕回座位上。

「這麼急做什麼?老娘胸部剛被東方抓的痛了,再給你這猴急的捏等下啟不是要淤青?你坐好了就是!」

說著小蠻桌下那對細膩的雙腿卻是直接探到了對面瘦子的大腿上,白膩可愛的腳指頭一彎一扯竟是扯下了瘦子的褲子。

那桌子只是平常的小木桌,又沒桌布和簾子。桌下頭的景象幾人自是看的一清二楚,就這麼下功夫瘦子的內褲也給扯了掉,跳出了根脹的發紅的硬挺肉棒。

小蠻似乎也給嚇了跳,跟著卻是戲謔的一笑,兩只白嫩嫩的腳丫靈活的夾起瘦子的肉棒緩緩套弄了起來。

下一局牌局開始了,可這回三男的注意力全給分到了牌桌之下。

尤其是享受美人足交服侍的瘦子,從頭到尾呼吸就沒輕過。

當他射精在小蠻那雙白嫩嫩的腳丫子上時,竟是「嗷!」的叫出一聲然後用手中的大老二去蓋東方臣的紅心三……

這局自是小蠻最贏,瘦子最輸。

賊笑著收起了臉紅的像猴子屁股的瘦子那兩千塊,小蠻還惡作劇般的抬起其中一只沾滿精液的腳丫,吐出紅嫩嫩的香舌舔去腳指頭上的一絲精液……

瘦子當場噴出第二次鼻血。

下一局時或許是被東方臣的揉乳強吻和瘦子的邊足交邊打牌癢刁了胃口,小蠻幾次的騷擾戰術全數失敗。

而相當公平的,這次最贏的換成了胖子。

看著胖子不時抓抓頭和抓抓屁股,一副想上卻又不敢上的緊張模樣,小蠻「撲哧」的笑了聲踩著腳底的精液走到了胖子身前。

「看在你挺可愛的份上,老娘便宜你了!」

小蠻邊說著蹲下身,兩只小手拉下了胖子那件加寬牛仔褲的拉鍊……

昂揚的肉棒一下子彈跳出來「啪」的聲打在小蠻嬌豔的臉蛋上,小蠻不以為意的用手背擦去臉蛋沾上的那一點透明腥液,跟著便在三個男人屏著呼吸的注視下,低頭含住了胖子的肉棒。

濕暖的香舌緩緩的舔在肉棒最為敏感的頂端位置打繞著圈,小蠻用香舌舔弄並不時搭配著微微的吞吐,香豔的聲響不斷的從唇瓣和肉棒的接合處傳出:

「嗚嗯……嗯……咕啾!咕嗯……啊嗯!……嗯咕!」

瘦子和東方臣盯著小蠻幫胖子口交全看了呆,尤其是東方臣,一想到剛剛才被自己恣意舔吮過的香舌,此刻竟是在舔弄另一個男人的肉棒便感到一陣陣彆扭。

胖子顯然也是憋的久了,在銷魂的舔吮下很快的便在小蠻口腔內爆發出,濃稠的精液一下子全射在了小蠻的小嘴內。

「嗚、嗚嗚……!」含著男人肉棒的小蠻先是驚慌的嗚咽了兩聲,跟著便抬起頭任由著胖子將精液射在她嘴內,隨著胖子的噴發她滑嫩的臉頰也緩緩的鼓了起來,很容易便可以猜到裡頭裝的是什麼玩意兒。

射精後的胖子一臉舒爽,戀戀不捨的將肉棒從小蠻的嘴內退出,還惡意的將軟下的肉棒抵在小蠻唇上擦了擦。跟著卻是被小蠻惡狠狠的目光瞪的不敢造次退了開來。

小蠻含著一嘴的精液卻是站起了身,恍若無事的坐回位置上後再取過自己的杯子,張開了小嘴將口中的精液全吐到杯子裡。

剛吐完一嘴的精液,小蠻卻是隨即開了火:

「你這個死胖子!要射之前是不會先說一聲嗎?害老娘居然喝了你一口精液!媽的要不是看在你昨天幫老娘提行李老娘剛剛就咬斷你的子孫根!」

胖子被罵的是低下頭不敢吭聲,兩只手還緊張的捂住下體,顯然是怕小蠻真的發狠把他閹了。

抹了抹嘴角殘存的白液,小蠻這回卻是直接進了浴室,看到她的動作三男心下既是鬆了口氣卻又有些可惜,一個個不吭聲的站起身來收拾起牌桌。

「欸!你們幹麻?牌還沒打完呢!」

正收到一半小蠻卻是從浴室走出來,一掌把牌桌拍回原地。

「妳……妳不是不玩了?」

胖子吞吞吐吐的說,不知為什麼,射過小蠻一嘴精液後的他卻是更怕小蠻了……

「老娘什麼時候說過不玩了?給射了一嘴精液去刷個牙不行啊!你們這些男人一個個都爽過就沒事了,不知道含過那東西後嘴裡會有多臭!」

三個男人全灰溜溜的不敢應聲,誰讓這裡吃過男人精液的確實只有小蠻一個呢?

牌繼續打,彷彿輪流般的這回贏的人成了東方臣。

三個男人目光全落在了咬著下唇一臉氣惱的小蠻身上,足交、口交都有過了,那跟著下一個……

注意到幾人的目光全落在自己的雙乳上,小蠻羞腦的一把捂住胸部罵道:

「想的美!老娘全身上下就這對奶子沒給男人幹過,要玩乳交想都別想!」

「那麼……」

不知何時走到小蠻身後的東方臣卻是一把抱起了小蠻將光溜溜的她放到了牌桌上,跟著邊脫褲子邊將小蠻雪白修長的美腿分了開……

「你!東方你等等……我、老娘用手幫你……唉喲!」

小蠻剛慌張的說到一半便給東方臣惡狠狠的插了進,緊緻異常的花徑夾的東方臣舒爽不已。

被強插了的小蠻一臉恨恨的剛撐起身子,卻又隨即給東方臣狠狠的一下幹回桌上,這回她卻是整個身子仰躺在牌桌上。跟著東方臣下頭狂風暴雨般的一翻狠插,卻是幹的小蠻只能攤在牌桌上咬著下唇呻吟不斷,激烈的插入抽出幹的小蠻嬌小的身子劇烈動作,胸前那一對豐挺乳房也隨著動作誇張的巨晃著,在空中畫出了一道道乳波。

眼前這等美景東方臣自是不可能輕易放過,一傾身張開嘴便含住了小蠻一邊的嬌豔乳頭。

「啊!……啊!你、你犯規!你只可以幹我……啊!不準含我乳……啊嗯!」

被幹的語無倫次的小蠻這時卻是渾身一繃,嬌小的身子一陣陣的抽搐顫抖……

她卻是給東方臣幹到了高潮。

高潮後的小蠻渾身香汗淋漓的攤在牌桌上,小手掙扎著舉起抵在了東方臣胸上嬌喘道:

「結……結束了,你、你給老娘拔出來……啊!啊呀!」

話說到一半小蠻卻是又給狠狠幹了一下,剛剛氣惱的轉過頭,東方臣卻是邪笑著湊到她耳邊說:

「剛剛高潮的可是小蠻妳……我可還沒射呢!」

話說著,東方臣又抱起了渾身嬌軟無力的小蠻坐了起來,這回卻是讓小蠻背對著他坐在大腿上,雙手從小蠻腋下穿過抓住了那兩顆爆乳──

……他似乎很喜歡用這個姿勢揉捏小蠻的乳房。

然後便托著兩顆爆乳將小蠻整個身子舉起,然後重重放下。這一放下他那昂揚怒脹的肉棒便像是打木樁般的重重刺入小蠻身子內,如此猛烈且深入的性交立時幹的小蠻嬌呼出聲:

「啊!……你、你小力點,我……!你幹的太用力了……啊啊!……」

一下下木樁似的插入幹的小蠻嬌叫連連,胸前的爆乳也極有彈性的上下甩動,好幾下甚至都差點要碰上小蠻自己的下巴。

在小蠻又一次高潮時,東方臣卻也是低吼一聲,雙手用力的抓緊了小蠻的雙乳幾乎要將之捏爆般,下身狠狠的一頂直接插在小蠻的花心上,滾燙的精液源源不絕的射濺在深處!

「啊!……好燙!燙!……嗚!怎麼這麼多……?呀啊啊……!」

幾乎要被這下幹昏過去的小蠻雙眼微微翻白,在東方臣射出最後一波精液後頓時渾身癱軟著摔倒在身後男人的懷裡,嬌軟的身子彷彿還沉浸高潮的餘韻中一顫一顫的……

外頭的暴雨下的正急,屋內的情色撲克還在繼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