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為何給我安慰

 第一眼看見她,是在火車的出站口,確切地說是看到了她的腦袋,正隨著人
群晃動。

我習慣于每時每刻都將眼睛放在感覺舒服的東西上面,大部分的時候就是漂
亮女孩的臉蛋。那時我17歲,純潔得連女孩的手都沒摸過,對同齡女孩有異樣
的狂熱。

熬過11個小時的火車,因爲晚點,接站的汽車也取消了。列車上下來的人
散布在廣場上,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塊,罵完火車又詛咒汽車,我那時還很純潔,
不知道如何用語言表達我的不滿,因此並沒有加入咒罵的人群。再說,我帶的東
西又少,拎在手上可以四處走動,何不四處逛逛呢。這時我又看見了她,孤零零
地站在一個角落,大包小包的東西著實不少。

女生就是麻煩!開始我有點幸災樂禍,走過她旁邊的時候很有些得意。想去
吃碗混沌就去吃碗混沌,想上廁所就上廁所,真他媽的自由,我心里想。

十幾分鍾后我愛上了她。她是我喜歡的那種女孩子。有些嬌貴,有些妩媚,
衣裳得體,看上去讓人心疼。眼睛水汪汪的,清亮清亮,向我看過來了:「同學!」

她叫了我一聲。我腦袋轟地炸開來了,臉熱辣辣的,挪步向她靠近。

「能不能幫我看一下行李?」她期盼地望著我,小聲說。

我平時雖然看上去對女生不屑一顧,實際上任何一個女孩的請求我都不能抵
擋,當下就慌了,在火車站這種地方,發生的種種事情太多了……合適嗎?我有
些遲疑。可是那樣的眼波我實在無法拒絕,只好點了點頭。

她丟下我一人守著行李,到廣場邊的商店買了些什麽東西,接著走回來,我
松了一口氣。沒想到她路過卻沒停下來,又往另一邊走去。

我看著她的去向:「哼,就是去上廁所嘛,還故意繞個彎!」

不過她走路的樣子挺耐看的,風吹著她的齊耳短發,一飄一飄,在眼前多表
演幾次也不讓人煩。

好久啊,終于出來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低聲說:「謝謝你!」

我心中像灌了蜜糖。雖然很想跟她呆在一塊說幾句話,卻急于表白自己沒有
這種企圖似的,連忙就走開了。

爲了避嫌,我離得她很遠,中間還走到其他地方逛了逛。她還在哪兒,坐下
來了。偶爾看到我,是友好的目光,有時還點點頭。只這一點就讓我滿足了,從
夜里一點等到三點多,無論我走到哪,目光都鎖定在她身上,卻一直沒跟她說過
話。

那時雖然是暑假,廣場上竟有些冷,打著哆嗦,我的愛情越來越狂熱。到最
后我非常悲哀,下一趟接站的汽車就快來了,我還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是哪里
人,一會兒會去哪?

我下決心買了幾個熱騰騰的包子,想象著汽車到站的刹那,突然沖上去,塞
在她手里,然后溫柔地說:「路上吃。」接著掉頭就跑,使這段愛情美得讓她一
輩子也忘不了。

汽車終于來了!我正激動得發抖,早就等得不耐煩的人群四處亂跑,一失神
竟找不到她的身影了。廣場上停著四五輛開往不同城鎮的汽車,我拎著還冒熱氣
的包子,一輛輛車子的窗口尋找,也沒看到她,我感覺自己傻得就像手中拎著的
包子。

那一陣的悲怆,讓我做了件可笑的事情,踉踉跄跄走到她曾經呆過的地方,
將那袋包子放下,供奉給我刹那的愛情,供奉給她。

我最后一個上的車,摸著黑,穿過堆滿行李的走道,擠到最后一排的座位坐
下,售票員跟了過來,說:「開一下燈。」

車內照明燈亮了,我買完票,一側頭,呼吸停頓了,她就坐在我旁邊!

我脫口而出:「我一直在找你!」

售票員問:「你們倆一塊的?」

那眼神經透世故的銳利,我嚇得一時竟不敢回答。燈突然滅了,我籲了一口
氣,我的愛,現在完全屬于我了!

她跟我說過一聲:「是你呀。」之后我們就沒再說過話。

車子以令人非常舒服的速度緩緩開出,出了城,爬上了山道,我暈暈忽忽地
享受那輕微的顛簸,一種充實的擁有感填滿整個心胸,愛情雖然還沒開始,但一
切皆有可能!

車子后排只有我們兩人,她坐靠窗的那一邊,另一邊高高堆著其他乘客的行
李,將我擠到了她的身邊,身前是前排高高的靠背。經過一夜的火車,前排許多
乘客都合上了眼睛:一切是如此的完美和理想。

她沒有睡覺,靜靜的望著窗外,迎面偶有車子擦身而過,照得她嬌美臉龐一
亮,又陷入黑暗中。有一次,亮光中我們的目光一接,就忙躲開。這樣的愛情不
需說話,她對我的好感我完全能感覺到。我心中飄蕩著朦胧而甜美的愛意,嘴角
微微含笑,仰靠在椅背上。

似乎一直就在等著那一霎那,汽車拐彎的時候,兩人大腿緊緊擠壓在一塊,
銷魂的一觸,然后分開,接著細細回味著她大腿的豐盈和彈力。

汽車震動與顛簸中,雖然坐了11個小時的火車,又在露天呆了幾個小時,
我的性欲卻異常旺盛起來,幾乎從開車以后我就一直硬著,將褲裆撐得鼓鼓的,
黑暗中也不怕別人看見,肆無忌憚地保持著堅挺狀態。

假如她的小手揉搓我堅挺的棒棒……我咽下一口水,不敢再想下去了,欲望
的迫進已經讓我渾身顫抖,甚至牙齒都咯咯作響。

與她緊貼的大腿失去控制地抖個不停,我身體異常的反應肯定讓她受驚了,
她的大腿悄悄縮了回去,身子也更加朝向窗外,腰臀部位卻隨著身子的轉動向我
擠擁過來,我胯側明顯受到她臀部的壓迫,她的體熱也透過臀部的肌膚傳遞了過
來,我緊挨著她的部位開始發熱,漸漸蔓延到整只大腿,我變得一半身子發冷,
一半身子奇熱。

我在黑暗中忍受這甘美的擠迫,不到幾分鍾,卻滋生了更近一步的貪念,我
的臀部側面開始悄悄使力向她擠壓過去,兩人的臀骨頂著勁,終于還是她退讓,
她的腰部坐直,臀部上收,我閉著眼睛,陷入不知是失望還是企盼的境地,靜靜
地等候,果然,過了不久,更大面積的臀肉壓了下來,像一個沈沈的水袋,豐滿
柔動的肉感讓我喜出望外。

突然,她的臀部卻一下移開了,隨即我感覺到她大腿不斷的碰觸,睜開眼一
看,她正彎了腰,從座椅下方翻找她的行李,半天也沒有結果。

我干澀地問了一聲:「要幫忙麽?」

她沒有應答,黑腦袋搖了搖,我卻依舊靠得很近,看到她俯低的身背露出一
截后腰,纖瘦得能看見一寸寸脊梁骨,平白讓人橫生憐意。

「哎∼」她長長籲了一口氣,找到了她要找的東西,等她直起腰身,我才發
覺她比我想像的身段還要好,纖軟的腰身,嬌聳的酥胸,蓬亂時愈發顯得婀娜多
變。

她把找到的一件厚衣襯在膝彎,右手中拿著一瓶飲料,用拿飲料的手兩邊抹
了抹臉頰,把亂發都順到耳后,耳廓露出來,整張別致的臉唇鼻生動,烏眼急掃
我一眼,一會兒,嘟嘟嘟一大口飲料入嘴,車窗外的微光把她濕漉漉的粉唇映進
我眼底,我悄然輕笑了。

她像兔子一樣警覺,定定地側看我一眼,把飲料瓶收進懷中,挪挪身背,抱
著瓶子閉目休息了。

我的肘彎抵著她腰側,軟軟的似碰著虛空的物體,我感覺很不實在,微微擡
勁,終于聳進她軟柔的腋下,上方沈沈的飽飽的,似乎是她胸部凸漲的邊沿,我
卻不敢貿然擡高手臂去確定,只是更深地抵進她軟肋部位,卻不見她閃避,她眼
睑合閉,仰頭呼吸,似乎睡著了。

一切回歸于平靜,我的思覺卻在沈寂中逐漸活躍了,就像燈熄人睡后的蠢蠢
欲動的小鼠,探測過車內的環境后,我膽子大了起來,從她身側抽回手臂,象征
性地欠伸了幾下,又回到原來的地方,卻比原來的位置更高,果然,我一陣心跳
中,肘尖陷進她酥軟而飽漲的乳側,卻被她前抱的手臂擋著,不能深入。

我幾乎是蠻橫地一使勁,頂高她的上臂,肘尖頑強地頂壓到她半邊酥胸,一
股電流通臂而麻,感覺頂到的那兒欲陷欲彈,起伏不定,怦怦血流,又似乎是她
的心跳。

啊,怎麽形容此刻的我呢?從沒有碰過女性身體的我,居然干出這種事情!

而她卻縱容了我!始終沒有任何反應,哪怕她稍微出現一點舉動,我都會嚇
逃得無影無蹤。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她的上臂又往下滑,落在我擡高的臂膀上,我們這般
相互交叉疊壓,仿佛倦極依偎的一對情侶親密無間。我的睡美人始終沈睡如死,
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有幾次,趁著車身搖晃,我甚至故意地用肘尖擠揉她的乳
房,軟彈彈的舒美觸感讓我欲仙欲狂,渾忘了此身處境,終于有一次是過分了,
將她弄得疼醒,她鼻音一哼,我忙飛快地將手臂抽回。

她目光遊移地四下看了看,接著,仿佛感覺冷,將蓋在膝彎的衣服往上扯了
扯,遮蓋到腿根,一只袖子橫搭在了我腿上,她伸手整了整,我腿部肌膚感覺被
小鳥的爪子輕撓了幾下,她忙歉意地含糊一笑,我也寬容地一笑。

這時她問:「幾點了?」音色中帶著初醒的喉啞,有種親密而隨意的甜美。

我借著光,看了看電子表:「四多點。」壓低了聲音又問:「你到哪?」

她也很低的聲音:「新橋,你呢?」

我開玩笑:「你家。」

她低笑一聲,瞟了我一眼。

我三魂六魄都被她一眼收了去,登時露出蠢相。

她不再理我,緊了緊身上衣裳,縮往靠背。

我有些后悔,不該跟她搭腔,仿佛這樣認識以后,不好再借機占她身體便宜
了。那只失去乳房的手臂也很快發涼,空虛得無處安置。

我打量了她身子半響,帶著愛憐地說:「冷吧?」

「嗯。」她低頭支吾,下巴抵觸領口。

她的舉動在哪,我的眼睛便跟到了哪,微光中,我看見她纖白細致的脖頸,
又是一陣喉干。我不自覺地偎近她身子:「天快亮前,最冷了。」

她沒表示反對,抵在領口的下巴點了點,樣子十分可愛。

我身子又開始打哆嗦,手轉著轉著,落在下方,她覆在腿上的厚衣是越過了
邊界,遮到我半邊膝蓋,我沾起腿上厚衣的一角,不住揉捏,又試探性地貼緊她
團縮的身子。

突然,我心中一痛:「這不是你的衣服呀。」

「是我男朋友的。」她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清。

我心里猛然一股惱怒,身體侵犯性地壓向她的背側:「好呀,原來這麽小就
有男朋友。」

她眼神無辜地擡望我一眼,我依舊惱怒地看著她,仿佛是她背叛了我。

她不再作聲,垂下頭,手指不安劃摸著腿上的衣服。

我一手便捉住她劃動的手,她吃驚地擡頭看著我,我眼神堅定,不依不饒團
著她的手指,她的指掌嬌嫩得要在我掌中化爲虛無。

隨后便是一陣無聲的掙扎。

「你……」她驚望著我眼眶中打滾的淚花。

我也不知自己此刻的情感是真是假,得知她有男友后,我心里既疼又酸,更
有種從心底發出的蔑視,仿佛她不再值得疼惜了,恨不能隨意把她糟蹋,我的表
情痛苦不堪,在她眼波注視中,帶有惡意地將她嬌小的身子狠狠地圈進了懷。

她的眼波驚閃,一只手掌撐在我腿上,擡眼望我片刻,對視中,瞬間已放棄
了掙扎,胸前肉肉地伏在我懷里。

我的唇狂亂地印在她耳發交接處,她微一仰頭,就被我捕捉到了芬芳的唇,
軟軟的唇瓣壓下去,混合著她唇齒的清香,讓我渾身上下陡然發熱,手掌癡迷地
尋著她后腰滑下去,褲帶擋不住我狂熱的手指,一會兒,滿把嬌嫩的臀部肌膚就
在我掌心團捏著。

她嬌吟一聲,一只手轉到身后來,隔著布料拿著我活動的手掌,不讓動彈。

她籲籲嬌喘著,從我緊壓的唇口下掙扎出來,眼里全是埋怨和嗔怒。

我撈著她兩只腿坐到我腿上,將她整個身子緊緊箍進懷中,渾身發顫,喘著
粗息,銷魂在她耳邊輕歎,聽到她帶著哭腔地蚊語:「怎麽可以這樣呀……」

我將她的頭兒掰起,她兩眼無力且神光迷離,依舊沖我搖搖頭,表示不可。

我已經火熱堅硬的根部在下一頂,傳達我的意志。她嗔怨地臉紅,用手捏了
我腿部一把,又是搖頭。

我卻哪還管她,插在她腰后的手美美地滑動,突然,指掌一溜,越過一溝邊
際,觸到嬌嫩的濕滑,兀自不敢相信地挖了挖,指尖浸在一片嫩滑中分不清東南
西北。

她大睜著眼望我,吃驚且多于羞嗔。

我雙眼灼燒,仿佛失去了理智,指掌前探,分別摸清是兩邊大腿,這才確信
我摸到的是她私處,指尖又勾往前一攏,纖軟的毛下一墳凸起,一時喉干咽緊,
手指又縮了回來,在那片神秘的濕滑里細細探尋,依舊不得要領。

可是洞洞呢?以前我只知道女孩下方應該是圓狀的洞口,而今摸著的地方卻
全然兩樣,這番探索竟讓我滿頭大汗。

她的身子已經整個兒軟趴在我胸前,沈沈地壓到我懷中,她齊耳短發撲散著
一側顯得非常稚氣的臉蛋兒,緊皺著眉,神情像是忍受又像沈醉,我想開口向她
相詢,又深覺冒昧,只好一味憑空搗蛋,我漸漸摸清是兩片嬌嫩的冠狀物事,遮
住了她中間陷下的地方,越摸手越滑,粘粘的想抽回手來。又覺機會難得,于是
便在她下體周遭遊蕩。

胸口上猛覺一記吃痛,是她一只小鳥樣爪子揪痛了我。我的手擠過她胯側,
遊到了前方,順著她腹部向上爬,來到飽滿的胸前,軟綿的胸乳讓我愛不釋手,
她的蓓蕾更像一枚圓滑的鈕扣,捏著它便覺有趣,突然覺得它軟,突然又覺著它
硬,稍一使勁,我的胸口同時就一痛,我低頭一看,下方的人兒在報複地扯著又
擂著我胸口。

我心間一蕩,低頭去尋她嬌嬌的唇瓣,她的頭左閃右避,忽然一下對著了,
就被緊吸的拿不開,唇分,她的眼神銷魂得讓人不可目視,我突然感覺,這輩子
我永遠也忘不了她,因爲這樣的眼神。

她突然爬上來,咬住我耳朵:「壞夠了沒有?」

我熱辣辣地盯望她一眼,也向前咬她耳朵:「沒有!」

她掉頭回看了前面車廂一眼。

我又湊近她耳邊說:「干嘛呀?」

她回轉來,圈住我脖子,小鳥一樣將臉兒貼伏在我臉頰,嬌羞無限:「還想
趴這樣一會兒。」腰臀卻輕輕搖晃。

我心底一熱,撫著她翹翹的臀部,悄悄地便去松她褲邊的系帶,她哧溜一下
團身坐實我懷中,又被底下一根怒聳的肉棒頂得屁股亂閃,拿手下去似乎要捏我
作怪的那兒,碰到我大腿又忙縮了回來:「討厭啦∼怎麽那樣了。」

我一陣陣沖動,一面將她腿兒收到一邊,一面臂彎將她身子放低,臉兒厮磨
她火熱嫩滑的頰腮,銷魂呓語:「寶貝兒……讓我好好疼疼你好不……唔。」

「你想……怎麽疼?」她也迷醉地閉目癡語。

隨著我手兒在她腰邊亂動,她一只手緊跟過來,死死壓住我的掌背,猶豫了
片刻,手兒放松,一頭拱進我胸口,仰起的下巴不停碰觸我下颌,我的唇口輕輕
點點,在她嘴兒下巴擦摩,下方一只手加緊行動,將她褲帶松了,她猛一吃驚,
又用手來拿,悄聲輕語:「不要……」

我喘籲籲地:「要……」

她乞憐似的仰臉望我,嘴嘟嘟作態,身子搖晃,拿嬌相抗。

我堅定地沖她搖搖頭,抱著她彎腰,從地上拾起滑落的那件厚衣,包住她下
身,里邊卻將她褲兒褪下。

她身子打顫,可人疼地兩只小爪緊揪我兩肩,微微扯晃,下體卻任我施爲,
直到光滑的屁股被我整個手臂圈摟,她腦袋伏在我肩側,兩只手摟緊我后腰,腰
身細軟,顫抖不停。

我感覺臉頰肌膚緊干熱辣,渾不似自己做這樣的事,從褲裆里掏出***
的刹
那,竟然發愣了片刻,但***
頭部觸到她下體嫩肌后,便知這事兒一定要干成。

將她身子調轉來,異想天開地想讓***
自行對準插入,卻鼓搗半天,未能如
意。

我焦躁難言,動作也愈加粗魯狂暴,發出腳下踢碰的很大聲響,她大睜眼兒
望我一會,又忙向車廂前方一看,似擔心前面的乘客發覺。隨即咬唇羞笑,一低
頭,下方多了她一只小手參與,那只小手驚驚地捏著我棍身,將它引到位置,隨
即丟手不管,臉兒羞埋在我身上。

我屏著呼吸,下體一聳,頂到一個未曾滑開的關口,吃力地相持片刻,頭部
舒開她緊緊的嬌瓣,漸漸深入,似有更往前方的境地,突然滑入她狹窄的花間小
道,溜溜地整根吞沒,立刻就有一線熱意從***
頭部倒流體內,我知道那是射精
的迹象,趕忙咬牙定住呼吸,片刻不敢將注意力放在陰部那兒,雙目失神地從她
肩后看向前方。

回過神來,我按耐不住的喘息不住噴向她耳際,一時半回還不敢稍動。

她的手兒在我腰側輕輕揚打,我低頭望見她披散的短發下嬌羞無力的眼神,
心胸頓有一股無比滿足之感,吃力地喘笑,她嗔怪地在我腰間一撚,又用小拳將
我輕打。

我的下體一抽,融融快意溢滿全身,一時止不住貪念,連連幾下快速聳抽,
立時又到了射精邊沿,趕忙定住,不敢稍喘,只覺一邊手臂被她揪得針痛。

她的眼波也是難忍難歇,舉頭哀望。趁著車身行過一處顛簸的路段,我心下
發狠,猛地抱緊她臀部,一陣猛抽猛刺,她的身子軟綿綿地在我懷中前俯后仰,
一絲細得幾乎聽不清的嬌吟從她鼻腔里發出,她的兩手在顛簸起伏中亂抓亂拿,
最后竟將我脖子旁一點皮膚緊揪不放,我在劇痛中,下體一爆,熱熱地噴射,一
股又一股精液打進她體內。

她嬌吟一聲,軟趴在我身上。我也神遊遠方,一時不想動彈。只感覺此時車
行神速,被發動機牽引著飛快駕向前方。甚至路上的小石頭碎塊從輪胎下飛濺,
也聽得清清楚楚。車窗外一絲破曉的迹象,隨著淡淡白霧迷漫而清晰起來。

漸漸地,我感覺她下體冰涼,怕她受寒,將她褲子提上。她卻推開我的手,
從身上悉悉索索掏出餐紙,羞瞟我一眼,一手矮身下探,見我還在呆望,另一只
手霸道地將我的臉撥向一邊,不許我偷看。

完了,她乖乖柔柔地又縮往我懷中。我輕撫著她身背,心中虛實不定,聞著
她身上淡淡的熱香,感覺宛如做了一場幻夢,又像從電影院里剛走出來,腦中兀
自不斷閃過剛才的一些畫面。

一聲喇叭刺耳,車子路過一個村鎮,外頭天光微露,已有早起的人三三兩兩
在曙光中無聲忙碌。

「嘿,你到哪?」我問她。

「呀!」她忽然驚覺,眼波一瞥窗外:「快到了!」

突然之間,我們四目相對,久久停望。

「你在省城哪上學?」我抓緊地問,我知道那躺列車的學生都從省城來的。

「幼師。」

「我開學去找你。」

「你也……?」

「嗯!」我點點頭,柔握著她掌尖,默默期許再一次相會。

她的手在發抖,不知是不是清晨的露涼。

隨即我幫她收拾行李,車子比預想中還快就到了站。在她大包小包行李背上
身,急匆匆擠向過道。

我突然悲嘶:「你叫什麽名字?!」

車里的人大都醒來,詫異地看。她驚羞間回望,眼波里全是埋怨,嘴里含糊
地應了一聲。我還沒聽清,就攪亂一陣風,急急下車了,車子從她身邊擦過,我
的頭撲出窗外,她帶著哭音,又叫了一聲,似乎是喊她自己的名字。

我記著那個我自以爲聽清的名。念想了一個夏季,她影子無處不在。我從未
像那個暑假般焦急地等待著開學。

后來,我去過她的學校,全是女生,沒有里頭的人出來領,壓根進不去。

當我對門衛說出了一個名字和大約的年級。

門衛細細查看名冊,最后摘下眼鏡,對我說:「小夥子,沒有這個人。你去
其他學校找找看。」

我最后回望了幼師的校門一眼,感覺陽光耀目,天地光明正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