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地獄四隻手遮天

雖然被蒙上了厚厚的眼罩,可雪晴依然能感覺到此刻正置身于一個緩緩下沉的升降機中。兩個夏娃夜總會的服務生分左右將她夾在中間。昔日令黑道大佬膽戰心驚的“夜玫瑰”此刻的心情就像她本人的處境一樣,沉入無邊的黑暗。如果說不堪遭受黑幫爪牙的奸虐而出賣了朋友的事實已經摧毀了她驕傲的心。那完成此次任務后,黃志剛答應將那個叫“老七”的小惡棍交由自己處置的承諾卻能讓自己不顧一切。不知過了多久,下降終于在一陣軋軋聲中停止了。雪晴知道,上次自己潛入的毒品倉庫僅僅是個金剛會巢穴的皮毛而已。在深深的地下,不知隱藏著黑幫組織多少秘密。
被身后兩人的推著向前行走的約摸百步后,感到腳下已經踏在柔軟的地毯上。黑色的眼罩被解開的同時被人向前一搡。踉跄中雪晴連忙穩住身形,回頭看去,那兩個侍應生向前方躬身一禮,退出門去。打量四周,這是一間五六十坪的房間,空蕩蕩房間中央擺放著一張碩大的斯諾克球桌。台面上懸吊著同樣碩大的燈罩,雪亮的燈光全部照射在嫩綠色的台面上,球桌以外卻是一片昏暗。
“我要的東西為什么沒有拿到?……任務失敗的后果你知道的!”球桌另一側響起一個青年男人略顯低沉的聲音。燈光中球桿架在一只帶著白手套的手上,比量許久卻遲遲不向母球擊出。
雪晴定了定神,向球桌另一側望去。那人的臉始終黑暗中,只見一個隱約得輪廓,讓人無法看清面目。
“本來已經得手,可撤出時,我……遇到了……!”雪晴急道。
“你遇到了誰?”
“是……夏小陽!”雪晴低聲道。
“啪!”架在白手套上的球桿突然擊出,一堆紅球在母球的撞擊下四散飛崩。其中一枚向門口激射而去。恰在此時,嘭的一聲大門被撞開,一個矮胖的身影跳了進來。那人沒有發覺飛向面門的石球,兀自回頭向門外嗬嗬大笑道“你抓不到我!”
危急時刻,忽然又一道身影閃電般越過胖子,伸出右臂。只見那粒激飛的石球如畫面定格般,被穩穩的抓在一只大手之中。一秒、兩秒。只見鐵鑄般的大手緩緩的收攏了五指,那石球竟發出一陣嘎嘎的碎響,細沙般的粉末從指縫中見沙沙的撒落下來。
那個矮胖子絲毫沒有覺察到自己剛剛在鬼門打了個來回。蹲在地上,雙手承接著不斷撒落的粉末依舊嗬嗬癡笑道:“下雪了……下雨了……阿大淋濕喽!”電光火石間這奇異的一幕只看得雪晴目瞪口呆。
突然間室內燈光大亮,“真是好身手!馬先生不愧是‘野戰兵王’,真是讓兄弟大開眼界啊。”黃志剛滿面笑容,誇張的拍著巴掌從球桌后轉了出來。
門口那人緩緩放下鐵一般的右臂,露出一張古銅色面無表情的臉。雪晴一見,不僅心下悚然,全神戒備。這人是鐵鑄的么?不足一百八十公分的身軀竟如同山岳一般,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和殺氣。身上隨隨便便的罩了件夾克衫里,似隨時要爆發出驚人速度和力量。寸長的直發,鬓角與下巴上的短髯連成一片,一條明顯的疤痕自右眼角直掛鼻翼。
“黃大少的力道……倒是我眼拙了!”被稱作馬先生的漢子沉聲道。黃志剛聞言,哈哈一笑。“哪里哪里,飛騰兄見笑了!老爺子交待過了,令兄一到便請教授為他開始診治。有飛騰兄加盟,我金剛會真是如虎添翼了。”
此時,蹲在地上的胖子抬起頭向眾人望來。嫩白的胖臉上,好像被人捏了一把,五官像包子一樣朝中間堆積。兩只眼睛眯成一條直線,一條亮晶晶的口水掛在嘴角。幼童般的面容上赫然兩撇細軟的胡須,一副癡傻的表情。當目光盯在雪晴臉上時,他小眼忽然一亮。裂開大嘴含糊的叫道“娶媳婦……騎馬子……”樂陶陶的雪晴奔了過來。
雪晴此刻正全身戒備。不料想那個阿大一雙胖乎乎的小手忽然伸到胸前,頓吃一驚。急忙側身閃過,右臂疾出叼住阿大的手腕順勢一甩,腳下一掃。只見阿大肥胖的身軀如口袋般飛撲出去,跌落在五步開外,頓時搶天呼地的哭嚎起來。
正在詫異間,雪晴忽聽背后一股勁風直撲腦后。連忙扭身,只見馬飛騰的鐵拳已到眼前。不及細想,飛退中雙臂交錯硬架這一擊。“嘭”的一聲,雪晴只覺得似乎撞上了一列疾馳的火車。饒是瀉去了六七成的力道,仍雙臂酸痛欲折,被擊飛出十步開外。剛剛立定身形,卻見馬飛騰竟如影隨形又一記重拳當胸打來。雪晴急忙騰身后躍,高高跳起的同時右腿橫掃。此招欲迫敵自救,最低限度哪怕阻敵一刻也好。
誰知那馬飛騰不躲不閃,左手揮出一把將雪晴右腳抓在手中橫里一拉,那記鐵拳擊在雪晴柔軟的小腹之上。身懸半空中的夜玫瑰倒吸口冷氣,壓住鑽心的疼痛,左腳閃電般的踢向對手面門。馬飛騰悶喝一聲,仰面堪堪躲過這出其不意的一腳。額頭被尖銳的靴跟掃過,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槽。
閃過對手的一記絕殺,馬飛騰左手中將雪晴的腳踝一擰。趁對手空中被迫旋身之跡,右手疾伸,拿住雪晴腦后的衣領。雙手發力將雪晴高高舉過頭頂,原地急轉一周將人遠遠的拋了出去。“啊!!!”一聲慘叫,雪晴重重跌落在地上,惹火的嬌軀痛苦的蜷縮成一團。
就在馬飛騰剛一出手之際,黃志剛正待制止。忽然閃念一想,止住了身形,悠閒的靠在球桌上觀起戰來。當看到雪晴刹那間被制服,他笑容頓時一斂,滿面地英悍之色轉瞬即逝。那一刻哪里還有一點平時纨绔子弟的影子。
就在此時,豐彪從門外進來,在他耳邊低聲道“老板,黃鼠狼他們回來了。掛了彩,在前面等你呢!”黃志剛聽罷皺了皺眉,立起身形強笑道“馬兄息怒!這個新收的小妞不太聽話,煩勞馬兄給費心調教調教。兄弟前面還有點事情要辦,請稍候。”說罷便帶著豐彪急匆匆的出去了。
看著黃志剛匆匆離去,馬飛騰走過去俯下身子蹲在了雪晴身邊。掂起女郎的下巴將一張美艷的俏臉扳在眼前。修葺過精巧的細眉微皺,鮮紅的櫻唇微微張開露出一線雪白的牙齒,一縷鮮紅的血跡掛在嘴角。隨著急促喘息,修挺的鼻梁兩側鼻翼箕張。馬飛騰竟然伸出舌頭,舔去女郎嘴角的血跡。抬頭向天,閉上雙眼神經質般的一陣痙攣,喉嚨里發出一陣陣野獸般的低吼。片刻,馬飛騰重新張開變得猩紅如兩盞鬼火般的雙眼,狠狠地盯向雪晴。重傷的雪晴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禁不住顫抖起來,一雙漆黑的鳳眼驚恐的望著那個“鐵人”。
劈手抓住玫瑰女郎葉雪晴的腰帶,馬飛騰將這具癱軟的嬌軀掂起來抗在肩頭,前行幾步“撲通”一聲扔在球台上。被摔得七葷八素的雪晴艱難的試圖掙扎起身,卻被一只大手牢牢的按回桌面。遭受過連番的重擊,稍事動作都會牽發鑽心的疼痛。馬飛騰開始瘋狂的撕扯著女郎渾身的衣物。
鮮紅的皮裝在他手中仿佛是紙糊的一般,在撕扯中變成了層層的碎片。當最后一件能被稱作是衣物的絲襪從左腳上被剝脫下來時,雪晴雙目中早已淚水漣漣。內外衣褲靴襪被扒了個精光,豐乳雪膚,玉股冰瑩,玫瑰女郎光著赤條條的身子癱軟在球桌上。勉強將一只手橫遮在胸前聳立的乳峰上,另一只擋在腹下,徒勞的堅守著自己最后的防線。雪晴羞憤中雙肩抽動,痛哭失聲。此時此刻,切膚的感到作為女人的無助與脆弱。沒有一絲片縷可以隱蔽與遮擋,平時重重保護中,即便是最隱秘的部位也完全的暴露在敵手的視線里。引以為傲的身手在那人面前竟如兒戲,僅兩三個照面便束手就擒。被扒光的不僅僅是層層的衣服。尊嚴、驕傲、武技和智慧全部都被剝除干淨,只剩下屈辱、羞恥和惶恐。
馬飛騰盯著雪白的嬌軀,強行拉過雪晴的雙手。用雪晴的皮帶將它們結結實實的捆在女郎身后。解開自己的腰帶,兩條毛茸茸的腿從滑落在地上的一條軍褲中跨了出來。躺倒在球桌上的雪晴只看見那個男人精赤著下體的向自己走來,驚恐的向后挪動著赤裸的身體。為了抗拒即將來臨的淫辱,拼盡最后一點力氣抬起右腳向男人迫近的臉踢去。這軟弱無力的攻擊立刻被馬飛騰輕易的制住,赤裸的腳被鐵掌攥住在也難動分毫。將這只嬌嫩白皙的裸足抓在手里,指掌間傳來溫潤綿軟的感覺。燈光下,貼近眼前那白生生纖巧修長的腳掌絲毫看不到突兀的骨節和筋絡。纖巧如蔥枝般的五趾緊緊並攏在一起,一陣混合皮革氣味年輕女子獨特的異香若有似無的萦繞在鼻翼間。馬飛騰竟伸出長舌在凹陷的腳心狠狠地一舔。雪晴羞憤難當,急向回縮卻力所難及,顫抖的裸足更加刺激了馬飛騰。他抓住腳踝將雪晴一把拖到球台邊緣,狠狠地按在自己的下體上死命的揉搓。居然被強行腳交,變態的淫虐讓雪晴感到無比的屈辱與憤怒。竭力的向那條堅硬如鐵石的陽具蹬踏著,想要擺脫著難堪的行為。反抗的動作讓馬飛騰更加暴怒,他抓住女郎腦后的秀發將女郎的螓首拖出球桌的邊緣,將一張美艷淒楚的俏臉按在體毛虬張的陰部。雪晴快要窒息了,口鼻間被鋼針般的陰毛扎的又痛又癢。莆一張口呼吸,一條堅挺的陽具便被塞入檀口之中,在唇齒間劇烈的抽動。那條碩大的肉棒充斥在口腔中,頂端直探在喉嚨深處,雪晴只覺得眼前金星亂冒,胸腹間像翻江倒海一般充斥著嘔吐的欲望。雙唇間擴張到了極限,竟無法聚力向那異物咬嚙下去。
馬飛騰自一看到雪晴,便產生了這個美艷高傲的皮裝女郎奸虐一番的強烈欲望。交手中發現雪晴居然還有相當不錯的身手,這更讓馬飛騰興奮不已。把這些武技高強、高高在上的女人擒住,扒光她們盡情的玩弄。看著她們悲傷欲絕的表情,是他自幼一直深切向往的精神享受。想達成目的就要擁有足夠的實力,在部隊時他玩命的苦練硬功。大家總以為他在力爭表現,誰也沒有想到沉默寡言的他,總是難見表情的一張臉下深藏著如此瘋狂的欲念。此刻,馬飛騰向身下的裸體女郎望去。只見側臥在台面上的夜玫瑰女郎被緊縛在背后的雙手緊緊地攥成拳,被皮帶纏裹的手腕因掙扎已然勒出道道血痕。雪白的粉臀結實渾圓,兩條赤裸的腿竭力蜷曲遮擋密處。被迫的口交,讓那雙驕傲的紅唇悲鳴嗚咽。
雪晴被迫跪伏在台面上,雙手被自己的腰帶緊縛在背后無法掙脫。口中那進進出出碩大的陽具直插的她天旋地轉,兩耳間轟鳴如雷。恍惚間,只覺得躬起的后背上忽然被什么重物牢牢的壓住了。艱難中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側牆整幅大鏡子的映照中,那個癡傻的矮子竟脫去衣褲跨坐在自己的腰背之上,還在含糊的笑嚷著“騎大馬……騎大馬……”。那傻子雖然只有不足一米五的身高,卻也有百數十斤的重量。雙腿緊緊盤附著雪晴的腰腹部,模仿著騎馬的顛簸,一下一下得壓坐在雪晴捆在身后的雙手上。松軟的陰囊觸手間竟沾粘滑膩。雪晴大急,奮力搖擺腰肢,想要甩脫那個傻子。掙扎間,忽然“啪”的一聲響,雪晴頓覺屁股上傳來火辣辣的劇痛。那側面鏡中,看到傻子阿大手里抓著一只剛剛從自己腳上剝脫的長靴。調轉靴筒當作皮鞭狠狠地抽在雪晴光裸的屁股上。“啪啪”又是兩記。“大馬……大馬……快跑!”如稚童般的喊聲,回蕩在這不知是否已近地獄的地下斗室之中。
就在夜玫瑰女郎葉雪晴遭受著馬氏兄弟瘋狂的亵虐之時,一間裝飾華麗的小型會客廳里,七八個或坐或立,正從巨大的閉路電視中在欣賞著那肆虐的畫面。齊敬軒、胡蜂、仇玉嬌、蘭瘋子等幾個堂主恭恭敬敬的站在兩側。兩張寬大的沙發上各坐著一人。黃志剛端坐在右側,靜定沉穩,筆挺的上身未著靠背,卻微微的向左側傾。左側一人身上隨隨便便披了件白色長衫,大剌剌的靠在沙發里。頭頂亂發雪白如霜,五官清秀,面色卻紅潤細嫩似嬰兒一般讓人看不出確切的年齡。望向屏幕的一雙眼睛空洞無神,似已魂游天外。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到自己正處于他的監控之中。
“馬飛騰,男,三十二歲。原軍區34373”狼牙“特種反恐部隊分隊長。擅長格斗及精確射擊。不知何故被狼王收買,今年九月十九日盜竊本部裝備部軍火一宗。過程中格斃三名”狼牙“成員,被軍方列為內部”AAAA“級要犯。至今三個月的時間一直藏匿于省城”狂狼“總部。這個傻子是他胞兄,馬大洪。幼年頭部受創,智力低下,卻是馬飛騰唯一的親人,兄弟倆感情很好。”黃志剛盯著屏幕侃侃而談。
“金叔……老天爺的意思是……!”黃志剛放緩了語氣,向白衣人道。
“老天爺想讓我給他哥哥治病!”一直未作聲的白衣人突然截口道。語調中緩平和,卻蘊含著一股寒意,讓眾人禁不住在心里打了個冷戰。
“是的,金叔的醫術……狼王那邊是念念不忘噢。這次他肯放馬飛騰過來主要是為了打通”金港“毒品通道,有求于我們。只要拿住了那個傻子,狼王和姓馬的還不是我們手里的棋子?至于能不能治好……”
“阿南,你的最大的缺點就是太工于心計!……當初為你改名”志剛“是希望你學你父親。胸懷開闊,有容人的氣量才是馭人之道。這點上你還是無法超越你父親……”
“金叔,你教訓的是!”黃志剛低頭道。
“哼……區區白衣堂主怎么敢教訓大少爺!……我老了,只想找個地方搞研究。港方的那個”老天爺“究竟是哪一個?他就算能只手遮天,也未必包治百病,你好自為之!”金叔說罷自顧站起身來揚長而去。
金叔一走,廳堂里那種壓抑窒息的感覺頃刻消失不見,在場所有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氣。蘭瘋子低聲向齊敬軒道“我操……這老東西真邪乎!……這一家伙把我給別扭的!敢情不是煉出仙丹,自己吃了吧!”
“這老爺子真是異人,這應當是意念控制力一類的功夫!”齊敬軒緩緩道。
黃志剛一直盯著金叔走出門去,嘴角浮起一絲笑容。將目光轉向牆上正上演著淫虐大戲的的大屏幕。一個手勢,向俯身過來的齊敬軒說道:“讓那個老毛子到辦公室等我……!”
處于監控的另一間密室中里,在馬氏兄弟的夾攻下玫瑰女郎葉雪晴正處于她做夢也想不到的屈辱淫亵之中。赤條條的身子俯跪在球桌上,一個赤裸著下身的矮胖子正興高采烈,一頓一頓的騎坐在雪晴腰背上。揮舞著一只火紅色的長靴,嘴里還高喊著“大馬乖乖……駕……駕……”。一條不久前還穿在腳上的長統褲襪此刻正緊緊勒在自己的牙關之間。那韌性極佳的絲襪自兩耳側系于腦后,將嬌嫩的臉蛋兒勒成一個奇特的表情。兩條長長的襪筒此刻正抓在呵呵癡笑的阿大手中。被緊緊捆縛于身后的雙手無可回避的被那滑膩膩的陰囊撞擊著。那個鐵人馬飛騰躺倒在雪晴身下,向上伸出雙手頂在女郎柔軟的胸膛之上,撐起雪晴的上身。兩只豪乳在一雙鐵掌的擠壓下扭曲變形,痛的雪晴不住的顫抖。淚如泉湧、一陣陣嗚嗚的悲啼。口水透過勒口的絲襪自嘴角垂下一道亮晶晶的銀絲,隨著身體兀自左右晃動。雙腿被分開,頂在台面上的膝蓋早已磨得酸痛難當。幾天前就被豐彪用匕首刮淨的陰毛,現在只長出短短的細茬。嬌嫩的陰戶被極限撐開,那人如鐵棒般的陽具正瘋狂的向上拱動。像一炳鐵槍不停的向上攥刺。
這不是真的,一定是夢吧!多年苦練而得超群的身手,多少次將黑幫巨擎戲弄的人財兩空、锒铛入獄。曾經看著黑道大哥跪在自己面前又恨又怕的神情,那種快意難于言表。久而久之,在道上被稱作“夜玫瑰”。可是現在,何曾想過自己被剝光了衣服,捆綁著給一個傻子當作馬來騎。勒在口中的絲襪竟成了缰繩辔頭,迫使自己將一臉屈辱高高的揚起。給黑幫當作禮品送人淫辱,遭兄弟倆人同奸。不,這決不是真的。是夢,就讓它立刻醒來吧!雪晴掙扎著挺身欲站立起來。騎在雪晴后腰上的阿大措不及防,“啊呀”一聲大叫,仰天跌倒在台面上。雪晴身下的馬飛騰頓時大怒。“你找死!”探手抓住雪晴右腳腕,將剛剛挺起身形的雪晴掀翻。僅用一只手攥住女郎的右腳將她倒提起來。阿大也翻身爬起扳住雪晴的左腳,倒轉手中的皮靴,用靴筒當作馬鞭向雪晴雪白渾圓的粉臀狠狠抽了一記。一臉嚴肅的叫道“大馬不乖……駕駕!”
“啪啪!”的脆響和一聲緊似一聲嗚咽的悲鳴回想在斗室之中。格外清晰的痛楚讓雪晴認識到,這現實不是夢境。幾近崩潰的玫瑰女郎禁不住撕心裂肺的再次痛哭起來。雪晴那悲痛欲絕的臉在監控屏幕上正被放成特寫鏡頭。讓直盯著屏幕的豐彪不禁心如鹿撞。回想起賭場中那個艷冠全場的驕傲公主;又將自己和幾個手下輕易擊倒,玩弄于股掌的那威風凜凜的玫瑰女郎;還是那個被大家合力擒住蒸的半死,自己親手將她的衣服扒個精光並剃去陰毛的女飛賊。恍然間,悲絕,嬌艷,高傲,驚恐、屈辱的幾幅畫面在眼前飛旋閃回,最終匯集在屏幕之上。一陣悸動,滾燙的濃漿頃刻間噴在褲裆之中。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