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情事的報酬

  人妻、情事的報酬

  ——————————————————————————–

  1

  不論任何人都會有心魔,柳田麻理偶爾也會有順手牽羊的念頭。

  由於丈夫的冷漠態度,造成麻理的情緒不穩、焦慮難安。亦即二周來,麻理都無法在丈夫的臂彎里滿足地成眠。

  麻理和柳田達也已經結婚二年了,但是并沒有小孩,經過二年的時間,男人已經熟透了女人的肉體,而女方的性感才剛被啟發,因此和男性恰好相反,女性在這方面卻充滿無窮的欲望。

  雖然如此,在銀行上班的丈夫卻因工作日漸繁忙,而經常加班遲歸,回家後也是精疲力竭,在洗完澡後就匆匆人寢了,連績二周以來柳田都維持如此的生活。

  成熟的麻理,當然對丈夫充滿欲望,可惜丈夫就連抱也沒抱她一下。

  麻理這一天在百貨公司的內衣專賣場里。一件件大膽新潮的內衣款式玲琅滿目,麻理注意到一件黑色的內褲,尺寸只夠遮掩恥丘的部份,透明縷空的花樣分外地性感。

  麻理轉頭看看四周,店員正在應付其他的客人,誰也沒有注意到她。

  她迅速地伸出手來拿起黑色的內褲,一下子便塞進她的手提袋里,然後她再小心地四處環顧,好像誰都沒有注意到她的舉動,她不禁心跳加速,全身也躁熱起來。

  麻理橫過賣場,想要及早離開此地,於是她快步地朝電梯的方向走去。

  「對不起,請等一下。」

  突然,她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麻理嚇了一跳,一瞬間全身的血液彷佛凍結一般,她感到自己好像有些微微地顫抖。

  當她回過身去,看到那里站了一位男士。但是并非百貨公司的人,白色襯衫配一仔褲,是學生的打扮。

  「我看到了喲。」

  男人一字一字的說道。

  「…………」

  麻理感到有點暈眩。

  「不應該順手牽羊啊!」

  「哪,哪里有?」

  聲音在顫抖。

  「不要再強辯,你的包包里放了件黑色的內褲吧?」

  「不要胡說。」

  「無論如何你要走一趟了。」

  男人捉住她的手。

  「做什麼……..放開。」

  「我要將你交給百貨公司」

  男人好像要把麻理拉回拍賣場。

  「等一下!請等一下。拜托,不要把我交給店里。」

  麻理向男人哀求道,一旦銀行員的妻子是扒手的新聞曝光,丈夫的前途將毀於一旦。

  「知道了,你是要我裝作沒看到。」

  男人意外的答應了她的要求。

  「真是謝謝你!」

  麻理深深地鞠躬致謝。

  「但是交換條件是你從今天起要和我來往。」

  「 ……怎麼說呢?」

  有某種不安的情緒在麻理的腦中出現。

  「答應嗎?」

  男人不等麻理回答,就朝著電梯方向走去。

  現在麻理只有跟隨這個男人一條路可走,絕對無法在當場就開口拒絕,她只好被他抓住手臂服從他的命令。

  男人頭也不回地離開百貨公司,麻理跟隨在後。

  「嗯……現在要去哪里?」

  不安的麻理開口問道。

  「到這家店去。」

  那是一家表面挂著喝茶招牌的小店。

  麻理猶豫不決,擔心那是一家類似旅館的聲色場所。

  進去後男的挑了張里面的座位,麻理則坐在他的對面。

  「我叫石田弘二。」

  「你呢?」

  「田……田中……田中雪子」

  麻理決定使用假名。

  「我想請教你的真名。」

  「田中雪子是我的本名,我并沒有說謊。」

  「我看你還是回去百貨公司比較好。」

  男人低沈的嗓音嚴肅的說道。他銳利的視線彷佛要將麻理的心射穿一般。

  「對不起……我叫柳田麻理,我剛才說謊了,對不起,請原諒。」

  麻理全身微微打顫,深恐他再將她扭回百貨公司。

  「麻理小姐,好名字,人如其名。」

  「謝謝!」

  咖啡送來後,男人付了一些小費給服務生。

  「結婚了嗎?」

  「唉……要做什麼?」

  「我想知道你是否了解男人,還有,你在體內吸收了多少精液,懂得性愛快樂,結過婚的女人的味道是最好的了。」

  「住口,請不要胡說。」

  麻理正色斥責道。

  「麻理小姐,難道我說得不對嗎?」

  「我仍然喜歡別人的老婆,感覺好,而且胸部也是誘人的粉紅色。」

  「…………」

  「我想看看也擁有大胸脯麻理小姐你的乳房如何!」

  弘二的視線停在麻理的胸前來回的巡視。她的曲線可說是無懈可擊。

  「可否請教你胸部的尺寸是……..」

  「不知道……」

  麻理橫過身去,躲開弘二露骨的凝視。

  「麻理小姐,你想惹惱我嗎?你大概不管你先生了吧?」

  「…………..」

  先生,麻理想起丈夫便憂心起來,決不能讓他知道,在百貨公司行竊的事絕對不行讓銀行方面知道。

  「麻理小姐,胸部多大?」

  弘二再問一遍。

  「八十……七……公分……..」

  麻理低頭回答道。

  「乳頭是什麼顏色?」

  「不……..」

  麻理搖搖頭,披肩美麗的長發也隨之晃動。

  「麻理,快回答。」

  弘二已經直呼其名。

  「……..粉紅色。」

  極其細小的聲音回答道。

  「麻理,肚臍是什麼形狀?」

  「不行……我受下了了!」

  侮辱的言語,令麻理無法忍耐。

  「我想看麻理的身體。」

  弘二好似自言自語地說道。

  麻理纖細的肩膀顫栗著,這是她的開頭。

  「到你家去吧!」

  「怎麼……….」

  「那麼,去旅社吧!」

  「不……..」

  「麻理,你還有什麼建議嗎?」

  「拜托,不要讓我赤裸。」

  麻理雙眼盈滿淚水向弘二間道。

  「讓我看看你的胴體,來做為放你一馬的代價。」

  「如此而已,沒有其他的要求了嗎?」

  「如果你不答應,就成了強奸罪。這是一種交換,用你的裸體來代替偷竊的行為。如此罷了。」

  弘二輕松的說道。

  真的嗎?真的是見過身體就放了我嗎?麻理感到有些輿奮,麻理對自己曼妙的曲線充滿自信。濃纖合度的肢體,丰滿的胸部和臀部,充滿女性無窮的魅力。

  連丈夫達也也稱贊麻理,說她擁有魔鬼般的耳材。但是麻理隱約中有預感,可能不只看看肉體如此簡單。

  但是,現在只有相信弘二一條路可行。她無法抗拒他的命令。

  「知道了,只須裸體,但是,不能去旅社。二人單獨去總不太好。」

  「你好像不太相信我?」

  「不……但是……….」

  「那麼,去百貨公司的洋裝店的更衣室好了。我從窗帘後面偷看,這樣可以嗎?」

  「 ……..」

  麻理小聲允諾,這樣或許比較沒有危險,更何況在更衣室里大概不能做出什麼越軌的行為吧!

  

  

  ——————————————————————————–

  2

  弘二帶著麻里,往百貨公司專賣婦人洋裝的部門走去。

  麻里不斷的哀求著:「求求你放我回去!求求你…!」

  弘二牽著她的手向著洋裝部門的更衣室走,但邊走邊說:「不行!我一定得看到你的胸部。」

  他們進了更衣室里,弘二將門輕輕地關起來。

  弘二不斷注視著她的胸部…

  弘二讓麻里面對著鏡子…

  他站在她的背後,他將右手伸出,撫摸著麻里的胸部…

  他將她肩上的衣服慢慢撥下,看到麻里的內褲。

  弘二驚訝的看著她的內褲:「喔!好漂亮啊!」

  「真的好美!」

  他這樣說著,使得麻里感覺到整個人都失去了理性…

  麻里的內褲漸漸的被弘二拉下…

  他高興的說著:「喔!實在太好了!你把內褲里的陰毛讓我看看!」

  麻里有點害怕的抵抗著:「哎呀!不要啊!我會害羞啊!」

  弘二的手還拉著她的內褲。

  「那麼你的胸圍究竟是多少呢?」

  「我想大概是八十七左右吧!」

  麻里又苦苦的哀求著:「求求你!不要碰我!我求求你…不要碰我!」

  弘二更加地興奮了…

  「喔!你的裸體一定很棒!」

  他不斷地撫摸著麻里的胸部…

  「啊!不要!不要碰我!」

  弘二叫她將手放在臀部後面,他開始用手解開她的肩帶…

  「哇!真想趕快看到你的胸部!」

  他一邊說著,邊抱著麻里丰滿的胸部…

  「喔!看到了,看到了!」

  他不斷用手去玩著她的乳房…。

  「啊!如果每天晚上都能撫摸著你這漂亮的乳房,不知道會有多棒!」

  「不!不行啊!不可以每天晚上!」

  麻里更加地害羞了…

  「那你現在讓我好好的蹂一揉…」

  弘二的手在她的乳房上不停的撫摸著…

  麻里害羞的臉紅潤了起來。

  「啊!不要!會害羞啊!」

  他愈來愈興奮了。

  「沒關系啦!」

  「反正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又不會被別人看到!」

  「快點!麻里!」

  「讓我看看你陰部的毛!」

  他的視線移到麻里的下半部,他注視著麻里的秘部…

  「脫下來嘛!脫下來嘛!」

  他將麻里的內褲脫了下來…

  麻里她抓著自己內褲的手也不禁顫抖起來!

  弘二吞了口口水…

  「哇!你的臀部真美!這曲線大概…八十九、八十九!對不對呀!」

  麻里悶不吭聲地看著自己已脫下的內褲。

  弘二瞪大眼睛說著:「啊!真是太漂亮!」

  「真想吃一口!」

  麻里叫著:「啊!不要啊!」

  她心中開始想著:(除了丈夫以外,讓別的男人看到,真是不好意思…)

  「喔!實在是太漂亮了!」

  他的雙手放在麻里的下腹部…

  麻里薔薇的臉蛋,飄著一股芳香,更深深地吸引著弘二。

  他的手慢慢的放開…

  他看著麻里的陰毛…

  「哇!稍微濃了些!」

  麻里伸出手,將他的手撥開…

  「不要!不要啊!」

  他又伸出指尖去引誘著麻里…

  「不!你不要摸啊!」

  麻里的腰一閃,閃開了弘二的手。

  弘二更往更衣室的里面走去…

  「不要!你不要過來!」

  麻里有些驚慌的叫著…

  「摸一下嘛!摸一下就好了!」

  弘二愈走愈靠近麻里,她更加地擔心起來…

  「剛才我們不是有約定嗎?你說過只能看不能摸的!」

  弘二高興的說著:「哇!這麼漂亮的身體,如果不摸的話,那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弘二吐著慌亂的氣息,對麻里卑微的笑著。

  一不小心,弘二撞到更衣室里的東西…

  麻里趁著他撞到東西時,從更衣室里逃了出去,她不停地跑著…

  她邊跑邊將衣服迅速的穿上。

  弘二沖出了更衣室,在後面不停地追著…

  麻里跑了將近十分鐘以後,她回頭看著弘二好像還沒追到,她才有些安心的停了下來,她不停地喘著…

  

  

  ——————————————————————————–

  3

  麻里回到了家中。

  她心中似乎還有些不安,她在想是不是擺脫了石田弘二,她似乎還非常地擔心…

  她突然往浴室跑去,脫光了衣服,想好好的淋浴一番,以免到時候被丈夫發現,那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當她在洗澡時,她將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在幻想著。

  突然間…

  「啊!」

  她整個人嚇了一大跳,她大叫起來!

  門被推開了,站在門口的竟然是弘二…

  他全裸的站在浴室門口。

  「你…你怎麼會在這里?」

  麻里緊張的問著。

  「來吧!我們一起洗吧!」

  弘二看著她全裸的身體…

  「喔!你是我的女人,也是我的奴隸!」

  弘二進了浴室…

  他伸出手撫摸著麻里丰滿的乳房,這時弘二的肉莖漸漸怒張起來,突然之間…他的肉莖碰著麻里…

  他將麻里的右手緊緊的抓著…

  他命令著麻里必須用右手抓著他勃起的肉莖。

  她用手開始握著弘二的肉莖,不斷的撫摸著…

  「喔!好大的肉莖!好大喔!啊!啊…」

  她漸漸感覺到弘二的肉莖里面,筋脈不停地蠕動著。

  麻里的子宮也開始感到有些疼痛…

  她有些想抵抗,卻又受不了這種誘惑,她漸漸開始接受著弘二的撫摸,不斷地發出感受到刺激地呻吟聲…

  「啊…!啊…!」

  她心中想著…

  (身為別人的妻子,在性方面卻不能得到滿足,最近丈夫又不能給她任何的性欲,所以自己才會變得這麼容易受刺激…)

  她的耳邊漸漸熱了起來!

  「唔…!啊…」

  她不停地呻吟著,似乎已有些受不了弘二的刺激。

  「麻里!給我!」

  弘二搓揉著她的乳房,他的肉莖愈來愈脹…

  「喔!麻里!你真的太美了!」

  她也情不自禁地搓揉著弘二的肉莖,她說:「哇!好大的棒子喔!」

  「討厭…!」

  「你看!乳頭都挺立起來了!」

  弘二將她的左手放在他的睪丸上,在他陰囊的部份,他命令著麻里將手摸著他的陰囊…

  「啊!不要!」

  麻里嘴里說著不要,卻又將左手撫摸著他垂下的睪丸!

  麻里閉上雙眼,慢慢的去享受這種感覺…

  弘二看著眼前漂亮的麻里,皙白的肌膚,美麗的臉孔…

  他望著她微張的嘴唇,突然將自己的嘴靠了過去…

  「嗚!嗚…」

  弘二強烈的吸吮著她的嘴唇…

  麻里大約有二周未碰到丈夫的肉體,使得她一碰到弘二那強大的肉莖時,便全身都感覺到十分地舒服!

  她感到興奮的呻吟著…

  「喔!好棒喔!好大的肉莖呀!」

  弘二抓著麻里的頭發,將他的肉莖插進了她的口中…

  麻里的嘴唇感受到他的龜頭時,很自然地將嘴巴張開,使得他的肉莖順利插入她的嘴巴。

  她用舌頭用力的舔著他的肉莖…

  一種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欲意識,突然涌上心頭。她不斷地舔著,使得她的唾液沾滿了他的肉莖,她叫著:「啊…嗚…」

  她不停地用舌頭舔著他的肉莖。

  她可以感覺到弘二的肉莖愈來愈膨脹,而肉莖的前端,筋脈正不斷地跳動,肉莖的前端流出了白色的黏液…

  弘二對於麻里的性欲十分強烈感到非常喜悅,他說:「麻里!把精液吞下去!」

  「喔!不要!不要嘛!」

  弘二在她口中的棒子愈來愈大,精液也愈來愈多。麻里知道他的精液就快要爆發出來了。

  弘二享受著那種快感…

  「快!麻里!快出來了!快…」

  「喔!」他深呼吸了一下。

  突然間,精液大量的射了出來,麻里的口中充滿了熱熱的精液,她有些不舒服地說著:「啊!不要!不要!」

  「這是嘴巴啊!」

  弘二正享受著這種舒服的感覺,他說:「快點!吞下去!吞下去!」

  麻里前後搖晃著,她想著這麼多的精液,要她一次吞下去,這是她前所未有的經驗。

  弘二看著麻里,他說:「這是你第一次吞下男人的精液嗎?」

  麻里點點頭說著:「是的!」

  弘二一邊撫摸著麻里的裸身,一邊問著:「你先生很久沒有跟你做愛了嗎?」

  「嗯!」麻里點點頭。

  她吱吱嗚嗚的說著她無法從先生身上得到性欲的滿足…

  弘二開始用右手的三只手指,撫摸著她的下體。他將手指伸進了她的密唇里面,另一只手則不停地無摸她的乳房…

  突然之間,他不小心碰到她屁股的洞,使得麻里好像再度受到刺激,她不停地緩緩喘息著…

  弘二由於剛才的射精,使得他的肉莖漸漸地委縮,性欲也漸漸地沒有了。

  麻里這時用右手去撫摸著他垂下的陰囊,再度用嘴含著他已漸漸委縮的肉莖。

  她曾經在女性周刊上看到了一篇報導,於是她不停地含著,用舌頭來回不停地舔著…

  弘二的肉莖經過她的撫弄後,漸漸地又膨脹起來,他感覺到他的肉莖又挺立了起來,他興奮的叫著、叫著…

  他看著他那只脹大的肉莖,被麻里很心愛的用雙手撫摸著…

  弘二心中又起了一股沖動,他說:「麻里,躺下來!」

  「不!不要嘛!」麻里假裝說著。

  「來!麻里!把腳張開!」

  就在這樣半推半就的情況下,弘二慢慢吼著麻里,突然他將他挺立的肉莖慢慢地在她的密部來回動著。

  他將她的大腿搬開,看著她的陰道…

  麻里突然感到一陣羞恥…她想:(這樣讓丈夫以外的男人看著自己的下半部,又絲毫不想去抵抗,難道自己真的有暴露狂嗎?)

  弘二慢慢的准備去侵襲麻里。

  他開始將肉莖碰到麻里的陰部,她忽然感到一陣快樂的波浪傳送到她的全身,她不斷地叫著:「啊…啊…!」

  弘二撫摸著她的乳房,正當她的結構里面開始強烈地收縮時,她完全陶醉其中,兩人沈浸在快樂的感覺里…

  弘二開始左右來回不停地運動著…

  「啊!唔…!」

  她全身已享受當中,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

  「快!快出來了!」

  弘二射出了他第二次的精液,兩人互相撫摸著,看起來像是香汗淋漓的樣子。

  他滿足的看著麻里…

  「喔!今晚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是呀!」麻里要求弘二說著:「你快說啊!麻里是弘二的女人!」

  她雖然聲音細小,但卻充滿了決心…

  「你不要忘了今天說的話喔!」

  弘二看著半委縮的肉莖,將肉莖扑向麻里的臉,要求她將上面的臟物全部吸起來!

  「是的!」

  一瞬之間,她的臉彎曲過去,將他的黏液慢慢的舔著…

  她的嘴唇沾滿了他的的精液。

  

  

  ——————————————————————————–

  4

  由於弘二每天都跟麻里抱在一起,做出兩人互相喜悅的事情,使得麻里現在對於一些性的技巧,都被弘二訓練有嘉,她在每天晚上,都可以跟弘二享受到女性性欲的最高境界!

  麻里的身體看起來愈成熱,也愈嬌 了。

  麻里的丈夫達也看著在洗澡的麻里,他說:「喔!最近你的皮膚愈來愈美了!」

  「喔…是嗎?」

  麻里不以為然的答著。

  「你的氣色也愈來愈好了。」

  達也坐在床上,麻里則躺著…

  他對著妻子開玩笑說:「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男人?」

  「哎呀…」

  「怎麼會呢?」

  「麻里是你的妻子,絕不會在外面亂搞的!」

  她嬌里嬌氣的對丈夫撒嬌著…

  「哇!你最近愈來愈美了!」

  兩人開始互相接吻起來,麻里由於受到弘二的滋潤,很快她就興奮起來「喔!你真的好美!」

  麻里開始用雙手去剌激著丈夫最敏感的部位!

  電話突然響了…

  「哎!怎麼在這時候打來。」

  「這時候會是誰打來的呢?」達也納悶的說著。

  「等一下!我去接!」

  麻里起身接起了電話。

  「喂!柳田公館。」

  「麻里!」

  「麻里嗎?是我啦…」

  「啊!弘二。」

  麻里眼睛迅速的住房間里瞧,用手將話筒遮了起來。

  「今天晚上我到你那里去!」

  「不行啦!今天晚上我丈夫在家!不可以啦!」

  「可是我好想你喔!」

  「不行!不行啦!看看明天行不行再說…」

  「那我們可以到外面去啊!」

  「不行啦!我丈夫好久沒有這麼早回來過,今天晚上我一定得好好的陪陪他,否則他一定會起疑心的!」

  「喔!那麼你今天可以過得很快樂羅!」

  「哎!誰知道好不好呢?」

  「那你現在是不是沒穿衣服!」

  「有啊!我有穿啊!」

  「唉!麻里!好想你喔!」

  「我丈夫在房間里等我,不可以講這麼久的!」

  「我不管!」

  「你現在聽著我的命令,撫摸自己的乳房!」

  麻里不敢違背弘二的命令,只好用手撫摸著…

  「啊…啊…」

  她不斷地發出呻吟聲,卻又得一邊注視著丈夫是不有看到她…

  她的乳頭慢慢的挺立起來…

  「麻里!」

  「啊…啊!弘二…」

  達也突然從房間傳來聲音:「麻里!你在跟誰講話,講這麼久!」

  「喔…!沒…沒有啦!」麻里緊張的說著,「好了,弘二!不可以再講了!」

  達也實在受不了等待妻子這麼久,他實在想從房間里沖出來,從妻子的背後,抱住她的乳房,在那里搓揉…

  「啊…啊…」

  麻里愈來愈沖動的叫著…

  (麻里!她的聲音真是太好聽了!)

  「今天晚上我們出去好不好?」弘二在外面的話筒繼續說著。

  麻里她卻完全不能出聲。

  「…」

  「快一點麻!麻里!」

  「不行啊!我先生今晚在家,我實在是不能出去!」

  「求求你嘛!麻里!那明天晚上好了。」

  「再說啦!」

  「那我現在就過去,反正我愛怎麼做就怎麼做!」

  弘二生氣的威脅她,將電話給挂掉了。

  麻里挂完電話,進了寢室便說:「對不起!達也!」

  「快過來啊!麻里!」

  兩人的嘴唇又開始吻合起來。達也將他的內褲脫掉,馬上他的肉莖受到麻里的刺激,迅速的挺立起來!

  麻里握著達也的肉莖撫摸著…

  「喔!好大喔!」

  他將手伸到麻里陰部的尺溝里,不停地撫摸著…

  麻里全身受到達也的撫摸,開始興奮起來,她感覺全身震動著…

  她將自己全身的衣服都脫了下來。

  兩人嘴唇互相吸吮著…

  她抓著他怒張的肉莖,達也也吻著她的小乳頭,兩人的電流全身交錯著…

  「麻里!喔…!」

  「達也!啊…!」

  兩人互相呻吟著。

  他將麻里的大腿打開,准備進入麻里的內部,忽然她停住了。

  「等一下!」

  「有什麼事嗎?」

  「我要先讓你看看我的洞,這可以使你更加的興奮…」

  「喔!親愛的麻里!」達也笑了笑。

  達也睜大了瞳孔,熱切地看著麻里的陰部。她用手輕撫著達也怒張的肉莖…

  

  

  ——————————————————————————–

  5

  這正是滿月的時候,弘二在麻里家中小庭院的樹下,躲在樹底下的一旁,偷看著麻里…

  弘二看著麻里正在寢室里面,從外面好奇地望著…

  麻里跟達也正在房間里面親熱,麻里全身正赤裸裸地躺在床上…

  弘二從窗口看著…

  他們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互相吸吮著…

  弘二心想:(啊…!真想跟麻里抱在一起,舒服的射一次精!)

  (她那皙白的肌膚真美!真的好想出來一次!)

  達也這時正准備將肉莖插入她的體內…

  「喔!不要嘛!」

  麻里將丈夫的肉莖抓過來,將龜頭緊緊地含在嘴里。

  她不停地舔著丈夫的肉莖。

  窗外的弘二看到麻里舔著丈夫的肉莖,全身也振奮起來。這時,他的肉莖也挺立起來…

  他的褲子被勃起的肉莖撐了起來,他不斷地叫著:「啊…!啊…!」

  達也壓倒了麻里,麻里仍然用嘴吸吮著他的肉莖。對於妻子這種挑逗,他感到既新鮮又大膽。

  麻里的陰道跨過他的頭,嘴里仍不斷地吸吮著丈夫的肉莖。

  達也清楚地看到麻里洞里的構造,對於妻子這種大膽的行為,他更加覺得興奮…

  「啊…!啊!屁股洞也看到了。」

  麻里更加地挑逗著達也,屁股在他的頭頂搖晃著…

  達也這時非常想將肉莖插入她的洞里,但麻里一直抓著他的肉莖,不斷地撫摸,用嘴吸吮著,她不停地動著…

  達也全身舒服地緊繃起來。

  麻里不停地動著…

  在一旁觀望著的弘二不禁叫了起來…

  「麻里!不可以!」

  「嗚!嗚…」

  達也腰一頂,深深呼吸了一下!

  他興奮地叫著:「麻里!喔…!快!快出來了!喔…出來了!」

  他將熱呼的精液射進麻里的嘴里…

  兩人休息了一會,他說著:「麻里!你真是太棒了!」

  弘二看得心中既興奮又生氣,他搖搖頭笑了笑說:「哇!這女人真的是最好的奴隸!」

  他們兩人躺在床上,達也撫摸著她丰滿的乳房,她也撫摸著他已經射完精液的肉莖。

  由於麻里還沒有滿足自己的性欲,所以她不停地撫摸著丈夫委縮的肉莖…

  她撤嬌著說:「來嘛!再來一次嘛!快一點嘛!」

  她反覆地搓揉著達也的肉莖…

  「快嘛!再來一次!喔!挺立起來了!」

  麻里用乳房在丈夫那根肉莖上,不斷地搓揉著…

  他的肉莖漸漸地又再度勃起…

  達也這時又開始興奮起來…

  他實在受不了老婆這般妖艷的誘感,他雙手將沾滿精液的肉莖在麻里陰部媚肉的地方,不斷搓揉著。

  麻里的喘息聲非常低弱…

  她覺得丈夫這樣的搓揉,實在令她十分地舒服!

  在外面的弘二看到肉莖在麻里的體內進進出出,陰道收縮的那種感覺,令他感到實在受不了…

  達也撫摸著麻里,速度也愈來愈快…

  「喔!麻里!」

  弘二站在寢室的門口,突然將寢室的門打開…

  他們對於這突來的男子都感到驚訝!

  弘二瞪著床上的麻里跟達也,他說:「麻里!感覺怎麼樣啊!達到最高峰了沒啊?」

  麻里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你…你…」

  弘二看著麻里跟達也的下半身緊緊地靠在一起,他的心中突然一陣興奮,他實在忍受不住了…

  他將自己的褲子脫掉,頓然之間,他的肉莖勃起,跳了出來,在一旁的達也有些憤怒地說:「你…你是誰?你要干什麼?」

  達也看著下半身脫掉的弘二,不禁氣憤地大叫著。

  「你!你不用叫了?問你的妻子不就知道了!」

  達也看了麻里…

  麻里心中升起一股波浪的震動,她有些顫抖…

  對於丈夫看著她,她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她沒有說話。

  「我啊!我就是你們兩人之間的第三者!中間人啦!」

  弘二向床上走了過來…

  「啊…弘二!」

  麻里不小心地叫出他的名字…

  達也驚訝地說:「哈…!你曉得出他的名字?」

  麻里努力地辯解著:「嗯…我…我!我不認識他!」

  弘二露出凶惡的眼光,瞄了一下麻里…

  「哎呀!麻里!你怎麼會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達也更加地驚訝了,他叫著:「麻里!你也知道她叫麻里!」

  麻里慌得不知所措,但她仍努力地辯解著…

  「不!達也!我真的不認識他!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達也…!」

  弘二笑了笑:「麻里!干什麼呢?既然他是你的丈夫,而你又是我的女人…那麼我們三個人一起來不是很好嗎?」

  麻里整個臉色都變了…

  達也全身的怒氣全都一股氣地沖上來,他用一股狠狠地眼光瞪視著麻里。

  弘二在一旁看著麻里這般的狼狽,心中非常地快樂,他奸笑著,在一旁看著他們兩人的一舉一動!

  達也的手伸了起來,准備要打麻里…

  「你是不是和這個男人睡覺?」

  「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認識這個男人!你要相信麻里啊!達也…你一定耍相信麻里啊!」

  麻里全身耗盡了力氣,拚命的向丈夫解釋著。

  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事情好像已經到了一種不可收拾的地步!

  「達也!求求你!」

  她苦苦哀求著丈夫…

  「你這個樣子,要我怎麼相信你呢?」

  她呆呆地看著達也熾熱的眼神…

  一旁的弘二,從床頭拿了一只花瓶,從達也的頭上敲了下去…

  「啊!啊!好舒服啊!弘二!喔…喔!」

  兩人緊緊地抱了起來…

  弘二看著眼前完全裸身的麻里,心中感到十分地興奮,他們互相嘴碰嘴強烈的吻著…

  他的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乳房,一股熱浪侵襲著麻里,她渾然忘我的陶醉在弘二的懷抱中…

  「喔…!弘二!」

  「我好想你喔…」

  被花瓶敲中後腦的達也,痛苦地抱著自己的後腦,一手支撐著地面,慢慢地睜開眼睛,他的意識逐漸清醒過來…

  他突然看到麻里這種淫蕩的行為,他感到一陣失望…

  「快一點嘛!弘二!跟麻里一起來玩嘛…!」

  達也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了,但他又聽到麻里陣陣的呻吟聲,不斷地在耳朵旁響起…

  「喔…!喔…!」

  「好舒服喔!弘二!」

  他看著麻里的裸身不斷地動著,不禁搖搖頭的做了個嘆氣的動作…

  「喔…!快點!弘二!好舒服喔!」

  麻里就在達也的面前,跟弘二做著子宮和陰莖交錯的游戲,而麻里也達到了女人的滿足…

  在丈夫的眼前…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