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暴露欲望

慾望是需要勾引的,它像是深海裡的魚;有個男人曾經對我這樣說過。

性,就像是毒品,你一旦上癮就不能自拔;有個女人曾經對我這樣說過。

一、甜蜜青澀的中學

「啊……」那種飽滿的漲和略帶撕裂的痛讓我忍不住一聲尖叫。

「很痛嗎?」凱停了下來。

「有一點痛……」為了心愛的人,我羞澀的強忍著。

「你和凱的事,我可都知道,按照校規我可以開除你!」他威脅我。

「這就對了,你是自願的嗎?」他抱著我,把手探進我的懷裡。

「……」我無聲地點了點頭,不再抗拒。

「說呀,是不是?」他不依不饒。

「我是自願的。」我的聲音小得像蚊子叫。

「你以後都願意聽我的話嗎?」他用手指在撥弄著我的乳頭。

「願意……」我的聲音有點顫抖。

「把衣服脫光!」他在一點一點摧毀我的自尊和矜持。

「啊……」我忍不住一聲輕呼,腿一軟跌坐在他懷裡。

「啊……嗯……」我無法抑制地發出含混的呻吟。

「啊……啊啊……嗯……」我的意識漸漸模糊。

「舒服嗎?」他問我。

「嗯……」我的胸口還在起伏,聲音開始溫柔。

「看看,你的水可真多哦,呵呵!」他讓我看他濕漉漉的手指。

「人家不要看嘛……」我將滾燙的臉埋進他的懷裡,聲音有點發嗲。

「現在該你為我服務了!」他嘴裡的熱氣噴在我的耳梢。

「不,我要你用嘴!」他拍了拍我的屁股。

「啊……?」我才十六歲,自然還不知道口交。

「你不願意?!」他盯著我,有些溫怒。

「不……不是,我沒那樣做過……」我囁嚅著說。

「我教你啊!」他態度稍有緩和。

「以後就好了!」他擦拭著我臉上的淚水,喃喃自語般。

「我可以……回家了嗎?」我小心翼翼的問。

「別和任何人說我們的事,以後乖乖的聽話啊?!」他摸著我的臉。

「嗯!」我點點頭。

後來,我考入南方另一所大學,畢業後去了南方的一座城市……

二、初嘗暴露的滋味

「喜歡嗎?」KK濕熱的氣吹在我的耳邊。

我抬頭望了他一眼,無聲地點了點頭,感覺自己的臉在發燒。

「是不是有點熱?」他明知故問。

我還是沒有說話,只點了點頭,我有點沉醉這樣的氛圍。

我用環著他腰部的手輕輕掐了一下他的肚皮,搖了搖頭。

「別人會看見的!」面對他的固執,我只好輕輕地這樣說。

「那樣才會讓我覺得驕傲。」他的話居然讓我心跳。

「……」我無語,呼吸有點急促。

「好不好?」他用手依然揉著我的乳房,輕輕地搖了搖我。

「人家不習慣嘛!」我有點動搖地用手捻著他腹部的衣摺。

「不習慣才刺激啊!」他繼續誘惑著我。

「不……要……」我的聲音無力得像呢喃。

「以後不要戴這種有吊帶的胸罩,知道嗎?」他毫不理會我的抗拒。

我居然點了點頭。

他將他的食指放進我的嘴裡,我嘗到一股酸酸鹹鹹的味道……

「舒服嗎?」他另一隻手還在我裸露的乳房上遊走。

我無聲的點了點頭,溫順的依在他的懷裡。

「那我怎麼辦?」他用眼神示意他的胯間,我看到一頂『小帳篷』。

「你想我怎麼做?」滿足的女人往往失去理智。

「我想你用這裡」他將手指壓在我柔軟的雙唇上。

「你真壞!做你的老婆可真倒霉呀!」我輕笑著說。

「我要射了,怎麼辦?」

我吐出他的肉棒溫柔地說:「別弄髒衣服,就射在我嘴裡吧!好嗎?」

「我想你吃掉!」他摸著我的頭說。

「我能吃就吃,不能吃就吐了,好嗎?」感覺自己好像是在討好他一樣。

「我要你吃!」他緊緊按著我的頭。

這時,電影也快放完了,我趕緊整理好衣服,但KK不讓我扣胸前的紐扣。

三、開始同居的日子

「我們租個房子吧?」我無法掩飾我的渴望。

「你是想……?」他明知道我的心思還故意問。

「只是想多點時間和你在一起。」我將自己慌亂的目光轉向別處。

「……」我雖然無語,但我知道我的身體和眼神一定出賣了自己。

「你希望還有這樣的遊戲嗎?」我明白他指的是暴露。

「你希望我喜歡嗎?」我以攻為守。

「希望!」他毫不猶豫。

「可……我還是不習慣。」我當然不能趕緊答應他。

「那以後讓我來打扮你好嗎?」他看我不反對,開始有點興奮。

「你想把我打扮成什麼樣子呀?」我仰著頭看著他,聲音不知怎麼開始溫柔。

「你別管,多一點神秘不更好嗎?」他總是這樣吸引著我。

「那好吧,別太過份好嗎?」我其實很喜歡他這樣總是給我新鮮的感覺。

「寶貝,當然不會,你答應了就不可以反悔哦!」他親暱地抱著我。

「恩……」我點點頭,說實話我也很喜歡這樣的刺激。

「那我還能穿什麼呀?」我有點不忍。

「寶貝,別擔心,我會安排好的!」他詭秘的對我笑了笑。

「你可別讓我光著身子去上班哦。」我故作擔心的說。

「你如果喜歡的話,當然可以!」他逗我。

「你……壞蛋!」我舉著粉拳追打著他。

「你嚇死我了!」我輕拍著起伏的胸脯。

「感覺好嗎?」他衝我嘿嘿地笑,又欲埋頭攻擊我的乳房。

「不要,我有點累,老公。」忙了一天了,我真是累了。

KK有點不高興了。

「對了,我給你買了東西!」他高興地彈了起來。

「什麼呀?這麼高興?」我有點奇怪。

「穿上試試。」他遞給我兩個紙袋,原來他去給我買衣服去了。

「老公,我想要……」我粉面含春,將手伸向KK的襠部。

「等等,你不是很累了嗎?我們先去吃飯!」KK詭秘地笑著說。

「我就這樣打扮?」我懷疑地問。

「你不想嗎?你可答應過我的!」他有點不高興了。

「比你打扮大膽的人多著哩!」他的聲音大了起來。

「當然,你該化點濃妝,看起來更漂亮。」他將我紮著的頭發放下來。

「好了,走吧!」KK拉著我的手就往外走。

KK帶我來到街角那家人氣最旺的湘菜館,還好,他挑了一個靠角落的桌坐下。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侍者就過來了:「兩位吃點什麼?」

「這位女士點。」KK指了指我。

「小姐需要什麼?」

「幫我繫好後面的帶子,好嗎?」我指了指我身後。

「不錯!」等侍者走後,KK對我說。

「你喜歡嗎?」我的臉燙得不行,畢竟從沒有這麼瘋狂過。

「當然!」他站起來讓我看他襠間的小帳篷。

「喔……唔……喔……」我雖然強忍著,但還是發出了輕微的呻吟。

「喜歡我這樣玩你嗎?」KK居然這樣問我。

「說啊……喜歡我這樣玩你嗎?」他不依不饒。

「你的樣子好騷啊!」

「這樣怎麼樣?」他加快了腳趾的速度,也加大了力度。

四、公交車上的騷擾

「謝謝你,老公!」我親了他一下,然後打算把裙子脫掉。

「不,寶貝,今天就穿這件裙子去上班吧!」

「好哇,但我得先把內衣穿上呀!老公」

「不,寶貝,我就想你不穿內衣直接穿這件裙子。」他很堅持。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別出聲,否則更出醜。」背後一個聲音悄悄地說。

「小姐好多水呀!」那個聲音說道。

「大家早上好啊!」

「你今天真漂亮啊!」小張對我說。

「干你在自己活去,討厭呀!」我雖然嘴上罵他,但心裡很受用。

小茜也從後面跑過來小聲跟我說:「你發騷呀!穿這麼性感!」

「性感一點有什麼不好?還怕有人吃了我呀!」我故做從容。

「算你厲害,平常就怎麼一點沒看出來呢?」她有點奇怪。

「開玩笑呢,實在是沒辦法,為了討老公的喜歡呀。」我小聲對她說。

「神經病!」她扭著屁股走了。

五、陽台上的性愛

「老公,我洗完澡就給你做早餐,好嗎?」

「好的,寶貝!」KK回頭對我笑了笑。

二十分鐘後,我裹著浴巾依偎在浴室的門框邊,KK已坐在沙發上了。

「我穿什麼衣服?老公!」我已經習慣了KK為我打扮。

「就穿這個吧。」他指著沙發上的一疊衣服。

「是不是昨晚不過癮呀,老公?」我笑著閃躲著。

「是啊,寶貝!」他兩眼盯著我笑時顫動的雙乳。

「現在想要?」我赤裸著依偎進他的懷裡,仰著頭問。

「不,你先穿好衣服。」他總是讓人無法捉摸。

「你又想玩什麼新花樣?」我居然心裡充滿了期待,他笑而不語。

「老公,可以幫我扣上嗎?」

「滿意嗎?老公。」

「太性感了!跟我來!」

「我們就在這裡做。」他的話頓時讓我心跳加快。

「讓別人羨慕我們不是更好?」他的手已開始在我渾圓的屁股上遊走。

「別……老公,我們回房間……好嗎?」我輕輕扭動著身子,聲音有點顫抖。

「為什麼不試試?」他的手頑強的探進我雙腿間,在我陰蒂上擠壓著。

「啊……人家……難為情嘛……」我輕呼一聲,聲音也開始顫抖。

「……」我無語,渾身酥軟,下體隱隱有水流出。

「把紐扣解開。」他的手還在我腿間繼續著。

「幫我含含!」他側著頭,用舌尖撥弄著我的耳垂。

「想不想我幹你的騷逼,小騷貨?」他低頭問我。

「幹嘛不對人家笑一笑,小騷貨?」KK似乎玩性大發,肉棒在我洞口遊走。

六、辦公室裡的手淫

「老公今天真好!」我親了他一下,指的是KK沒讓穿太暴露的衣服。

「把頭髮盤起來吧!再化點淡妝。」他看著我指點著。

「你今天怎麼了?」我掩飾不住心中的納悶,盤好頭髮,一邊化妝一邊問。

「我想看你端莊背後的淫蕩!」他笑著說。

「你又玩什麼鬼主意呀?」我不明白。

「快去上班吧,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寶貝!」他總是這樣讓人期待。

「那我走了呀,老公!」我和他吻別,提著白色的手袋就走了。

「老公,我好想你!」一聽到KK的聲音,我不禁嬌聲嗲氣。

「是嗎?想我什麼呀?寶貝!」他在電話那頭笑。

「討厭呀,你知道呀。」我壓低了聲音,身子在凳子上扭動。

「你用耳機,我們玩個遊戲好嗎?」他早看穿了我的心思。

「嗯,但別太過分哦,人家在上班呢!」正無聊呢,我想他應該不會太過火。

「但遊戲一開始就不可以停止哦!可以嗎?」他似乎早有預謀。

「你怎麼把那……東西放我包裡了?」我戴上耳機,不禁花容失色。

「想給你一點驚喜!」他還在油嘴滑舌。

「你……」我看看周圍的同事,欲言又止。

「戴好耳機了嗎?」他問。

「好了,你到底想幹什麼呀?」我把聲音壓得低低的。

「快點啊!脫了告訴我。」他似乎明白我的心思,催促我。

「好了。」我對著話筒輕聲說,心在『乒乒』的跳。

「不錯!現在把內褲也脫了!」他的要求在升級。

「脫了……」我輕輕地告訴KK,聲音有點發顫。

「真不錯,寶貝,把胸罩也脫了吧!」他似乎也開始興奮起來。

「不要……」我想著在辦公室如此大膽的舉動,不由得開始喘氣。

「要的,寶貝!」他在電話那邊堅持。

「你真沒事?」他感覺很奇怪。

「真……沒事!」我緊張得直心跳,恨不得一把把他推走。

「脫了,衣服還沒扣好,差點被人看到了!」我的胸口還在起伏著。

「等等,先別扣,寶貝!」KK的氣息好像要從電話裡噴到我的耳邊。

「你想……?」我的意識開始模糊。

「我要你用手像我平常摸你一樣,摸自己的乳房!」他的話像是在催眠。

「怎麼樣?寶貝!」電話裡的KK好像就在我的身邊。

「好想……」我呼吸急促。

「想什麼?」

「想……要你……」我的意識徹底模糊了。

「何不用用你包裡的工具?」他似乎是在提醒我。

「寶貝,怎麼樣啊?」

「好……舒服……」我努力克制自己顫抖的聲音。

「是不是口很渴?寶貝!」

「恩……」我下意識的舔了舔自己乾澀的嘴唇。

七、樓頂上的瘋狂

「快去洗手,饞貓!」我溫柔的拍了拍他的手背。

「好吃嗎?老公。」我深情的望著他的眼睛。

「你想……怎麼玩?」我的意識早已迷離,抱他的脖子。

「你拿著這個!」他把我們家的鑰匙遞給我。

「幹嘛?老公……」我在他大腿上已開始嬌喘。

「啊……別……」我被他大膽的舉動驚呆了,輕聲制止他。

「我們去頂樓做愛,寶貝!」他輕輕的在我耳邊說。

「不要……會……被人看到……」我將自己發燙的臉埋在他的脖子邊。

KK雙手抓著我的乳房,一邊用力的揉擠著,一邊開始快速的抽插……

「是不是……很刺激?」KK的聲音因為用力而不連貫。

「嗯……用力……老公……」我已無法控制自己了。

「求我啊!」KK故意玩弄著我。

「求你了……老公……快干我……」我扭動著屁股。

「你是不是個騷貨?」他一邊干我一邊問。

「是的……啊……我……是騷貨……啊……」我語無倫次。

「你把人家弄到這裡,還這樣……」我轉身,手無力的落在他的胸膛上。

「舒服嗎?寶貝?」他的嘴又吻上我的唇,眼睛在黑暗中閃著異樣的光。

「嗯……唔……」我不知是在回答還是在呻吟。

「回家吧,老公!」一股夜風吹來,赤裸的我有點寒意,蜷在他的懷裡。

「別急,再玩會兒!」他依然抱著我。

「你還不過癮呀?」其實我也希望再呆會兒,只是怕有人撞見。

「是呀,我想你幫我口交!」他有點貪婪。

「貪……得……無……厭!」我用手指點著他的鼻尖。

八、被人偷拍的後果

「我做錯了……什麼嗎?」我囁嚅著問。

「你作為一名員工,讓我非常失望!」他的神情很嚴厲。

「什……麼?」我滿頭霧水。

「你自己過來看看!」他讓我走到他身邊看他桌旁一個小小的屏幕。

「不要……」我掙扎著抗拒。

「你希望全公司的人都看到你這副模樣?」他鬆開手,指著那個小屏幕。

「別……」我當然沒有那種勇氣。

「那你還不乖點?」他臉上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我無語,但停止了掙扎。

「你現在聽話了?」他看著我的眼睛。

「……」我低著頭,眼角溢出一點淚花。

「說啊!」他不依不饒。

「恩……」我無奈的點了點頭。

「該給你男朋友打電話了!」他的手還停留在我的胸脯上。

「寶貝,在做什麼?」KK問我,經理竟然拿著我的手機在偷聽我們的通話。

「恩……」我看見經理在紙上寫了『如實回答』四個字。

「在玩哪裡?」我痛苦萬分,KK卻興趣盎然。

「舒服嗎?寶貝。」KK問。

「何不摸摸下面?寶貝!」KK渾然不知他在幫助這個老頭。

「試試吧,寶貝!」KK還在堅持,他完全沒理會我的處境。

「你怎麼了?」KK感覺我聲音有點異樣。

「寶貝,怎麼樣?」KK感覺到了我粗粗的喘氣聲。

「寶貝,你真騷!」KK知道我在慾望氾濫時最喜歡聽這樣的話。

「寶貝,你今天好像特別淫蕩哦?」KK開始感覺有點奇怪了。

「老公,我要收線了。」在經理的示意下,我對KK說。

「好吧,我晚上等著你!」

「滿意嗎?」看著經理臉上滿足的笑容,我一邊整理衣服一邊問。

「你真的很淫蕩!我喜歡!」他笑著說。

「那……可以刪了?」我紅著臉攏了攏額前的亂髮,指指那個小屏幕。

「你可以答應做我的乾女兒,以後一切都聽我的嗎?」他要求著。

「那……好吧,乾爹!」我自知自己沒有討價還價的籌碼,只好違心的答應。

「乖女兒!」他用手摸著我渾圓的屁股,然後刪了那段錄像。

九、乾爹的禮物

「這幾天怎麼不穿性感一點?」他用手隔著襯衫在我胸脯上揉擠著。

「別……這樣,會被人看見的!」我看著沒關閉的門,很擔心被同事撞見。

「你不乖,乾爹不喜歡哦!」他毫不顧忌我的擔心。

「你……到底想怎麼樣?」我身子頓時軟了……

「親口告訴乾爹,乖女兒!」他臉上掛著征服的笑意。

「女兒以後……乖乖的……聽乾爹的話。」短短的句子,被我說的斷斷續續。

「是什麼?」我有點好奇。

「回家再看,今晚陪乾爹好嗎?」他已知道KK出差了。

「恩……」我已沒有拒絕的權利了。

「那好,晚上乾爹去找你!」他很高興。

「恩……」我心裡很難過,KK剛走,我就不得不屈服於這個父輩男人。

「老公,我好想你呀!」我像是一個落水的人看見一根稻草。

「哈哈,叫老公可比叫乾爹好聽多了!」電話裡是乾爹的聲音。

「是……乾爹呀!」我為自己的大意感到臉紅。

「怎麼?忘記今晚要陪乾爹了?」乾爹似乎有點不快。

「沒……沒有!」我可不敢惹他不高興。

「我送你的禮物看了嗎?」他問。

「剛洗完澡,還沒有呢!是什麼呀?」我想著KK還真忘了這事。

「打開看看吧!」他不肯說。

「喜歡嗎?」乾爹問。

「穿上啊!看看是不是合身?」他的語氣一點都不像是在徵求我的意見。

「嗯。」其實我也想試試。

「穿好了,乾爹。」我拿起剛才放下的電話。

「下來,我就在你樓下。」乾爹的語氣裡透著一股興奮。

「啊……不要……」我怎敢這樣打扮走出去?!

「乾爹想看看你現在性感漂亮的樣子啊!」

「女兒不乖了!乾爹要你下來!」他開始不悅了。

「不是女兒不乖,是衣服太透嘛。」我對乾爹撒嬌。

「給你十分鐘的時間,趕快下來!」他下了最後通牒,掛了電話。

「比我想像的還漂亮!轉個圈讓我好好看看!」乾爹用目光上下掃視著我。

「我……」才知道自己的紗褲已濕了一片,我頓時羞紅了臉。

「快回去好好打扮打扮,我在這裡等你!」他笑著對我說。

「還要……回來呀?」我感覺非常為難。

「這女的真不知羞恥!穿成這樣!」

「唉,這社會風氣真是越來越墮落了!」

「瞧你剛才色咪咪的眼神!」

「……」

「好了嗎?」就在我自我陶醉的時候,乾爹打來電話。

「好了。」我趕緊收起自己慌亂的思緒。

「那還不下來?」乾爹在催。

「乾爹,我想要……」我終於控制不住自己。

「記得,走路的時候屁股扭大點,騷貨!」他在我背後說。

「可以……可以!」他嚥著口水迭聲答應著。

當我迫不及待的回到家裡,乾爹正悠閒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我起伏的胸脯:

「感覺怎麼樣?小騷貨!」他學著KK的口氣。

「……」被人看穿心底的慾望,比剝光衣服還難堪,我頓時紅了臉。

「乾爹,我受不了了!不要了……」

「啊啊……舒服……乾爹……用力……」我又被插得胡言亂語的亂叫起來。

「啊……!好舒服!」乾爹長出了口氣說。

「那可全是男人的精華,高蛋白,吃了可以美容!」乾爹用手摸著我的臉。

十、火車上的故事

「我會給你準備的!我的小騷貨!」乾爹刮著我的鼻子壞壞的笑。

「肯定是對人家使壞!」我故意撅著性感的嘴唇,乾爹笑而不答。

「你的行李在這,其他什麼都不用帶了!」

「謝謝乾爹!」我掩上門,踮起腳來親了他一下。

乾爹看著穿著透明睡衣的我,迫不及待的一把抱著我,把我頂在門背後。

「啊!不要啦……」我輕笑著掙扎。

「好看嗎?」穿好後,我問乾爹。

「太迷人了,絕對能挑起所有男人的慾望!包括陽痿的!」乾爹和我開玩笑。

「人家真有那麼漂亮?」我的臉紅了,心裡甜甜的。

「沒騙你,你去照照鏡子看啊!」乾爹笑了。

「來,就穿這雙鞋吧!」乾爹熟練的從我的鞋櫃裡挑了雙白色的高跟皮鞋。

「這是什麼呀?」我疑惑的問乾爹。

當我在化妝時,乾爹又從我鞋櫃裡挑了雙黑色的高跟鞋,放進旅行箱裡。

「化妝品你可得帶上,還有香水。」乾爹的頭出現在我鏡子裡。

「好了,可以走了,乾爹!」我挎著乾爹的胳膊。

「慢,還有一點事情!」他不動身。

「什麼呀?」我撒嬌的搖著乾爹的胳膊。

「你要答應我做到,不然我就要懲罰你的哦!」乾爹表情很嚴肅。

「我……」我那能沒聽明白,只是覺得這樣太難為情了。

「你想要懲罰?」乾爹嚴厲起來。

「不……我……答應。」我有點慌亂。

「做得不好的話,就讓你重做十次!知道嗎?」看來他不會輕易放過我。

「知道了,我努力做好!」我又害怕又期望。

「那好,走吧!」乾爹站起來,讓我自己拖著那個紅色的旅行箱下樓。

「哇!好漂亮的妞!」

「穿得好大膽哦!」

「是啊,你看她是穿T 褲哦,都露出來了!」

「你看她的胸,好大!可以看得到哦!」

「我喜歡她那腰,好細哦!」

「是髮廊妹吧?」

「不知道她坐哪趟車,要是和我在一趟車的話,嘿嘿!」

「……」

「大叔,你怎麼老看我,不看書呀?」我的聲音柔媚得有點嬌嗲。

「你讓我看書看不下去了啊!」乾爹笑著說。

「什麼呀,人家又沒吵著你。」我輕笑著,臉有點發燙。

「姑娘身材不錯啊!」乾爹特意用手指了指我鼓鼓的胸脯。

「沒辦法呀,女孩子身材不好沒人要呀!」我語意雙關,臉紅了。

「姑娘是做什麼工作的?」乾爹裝作好奇的問。

「……」我頓時滿臉通紅,好像自己真是一個做妓女的,難以啟齒一樣。

「哦,我不該問,不該問!」乾爹的語氣也很曖昧。

「姑娘怎麼了?臉這麼紅?」乾爹故意引起上鋪兩人對我的注意。

「沒……沒什麼,有點熱。」我羞愧中透著慌亂。

「姑娘穿這麼少還熱呀?」乾爹刨根問底,有意為難我。

「……」我用幾乎哀求的眼神望著乾爹。

「大叔,你去哪裡呀?」我沒話找話。

「上海,你呢?」乾爹裝得挺像的。

「我也是。」我感覺那個學生在偷看我,就故意把胸圍向下拉了拉。

「你這是什麼?」乾爹故意大聲的指著我腳上的銀鏈和銅鎖問。

「是男朋友送的!」我害羞而狡佶的笑了笑。

「哦,你腰上那是MP3 嗎?還有電線?」他指著我那粉紅色的跳蛋開關問。

「不呢,是玩具呀!」我感覺自己真的像賣春的妓女。

「好玩嗎?給大叔玩玩看?」乾爹說著就來開我的開關。

「別……不要……」我是真的怕了。

當乾爹將腥熱的精液射在我口腔裡,我仔細的舔淨他的肉棒。

十一、火車上的早餐

「不要……,幾點了?他們呢?」我很擔心,下意識的閃躲。

「別急嘛,鎖上門呀!」我不再掙扎,指了指車廂包間的門。

「早鎖了,小騷貨!」乾爹開始脫我的上衣。

「沒想到你這麼淫蕩風騷!忍不住想幹你啊!」乾爹說得很露骨。

「啊……」我輕聲呻吟。

「啊……啊啊……爽死了……啊……」我無法控制的淫叫著。

「哎喲!哎喲!」乾爹像個老頑童一樣閃躲著。

「都怪你啦,也不告訴人家到站了!」我生氣的撅著嘴。

「被那麼多人看到了,羞死我了!」我的臉還火辣辣的,伏在乾爹的膝蓋上。

「你不是喜歡這樣嗎?」乾爹的手撫摩著我光滑的背。

「你還說!」我把頭埋在乾爹的胯間,輕咬他的襠部。

「喲……好,好,不說了,哈哈!」乾爹開心地笑了。

「我餓了,大叔!」我調皮的望著乾爹。

「還沒吃飽?小騷貨!」乾爹用腳尖頂頂我的屁股。

「你那一點點哪夠呀!」我的手摸著他的襠部,語氣及其淫蕩。

「走,去餐車,大叔請你!」乾爹調笑我。

「當然是你請呀,我可一分錢都沒有哦!」我曖昧的搖著乾爹的腿。

「那女的肯定是個小蜜!」

「樣子真風騷!」

「沒戴胸罩啊!」

「裙那麼短,屁股都要露出來了!」

「怎麼有股……騷味?」

「難道……」

「噢,你什麼時候回來呀?」我慵懶的躺在床上。

「啊?你想我怎麼做?」我從床上彈了起來。

「你忘記你的角色了?」乾爹的話冷冰冰的。

「你真讓我做……妓女?」我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

「我說過你可以不做你的角色了嗎?」乾爹毫不理會我的難受。

「我……可是你的……女人呀!」我沒想到他會把我送給一個陌生的男人。

「我……」被他刺到痛處,我一時語塞。

「何況,你這麼風騷,體會一下也不錯哦,哈哈!」他居然這麼說我。

「你……」我抓起床上的枕頭扔了過去。

「來,叫楊局長!」乾爹對我招招手。

「楊局長好!」我只好站起來,裝出一副嬌媚的笑容。

「是嗎?」楊局長感覺很意外。

「不要呀!」嘴裡說著,卻不是真的抗拒。

「啊……」

「這女人真騷!內褲都沒穿!呵呵!」楊局長已經真把我當作妓女了。

「你仔細看看,何止是風騷啊!」乾爹讓他看我的下體。

「是香蕉?!」楊局長拉出那只避孕套,提在手中驚訝的說。

「哈哈,夠淫蕩吧?!」乾爹得意的笑了,我感覺自己的臉燙得發痛。

「來,幫我含含!」乾爹壓著我的頭說。

「唔……唔唔……」乾爹又把肉棒頂進了我的嘴裡,我淫蕩的呻吟著……

「太爽了!」楊局長坐在椅子上點燃一支香煙。

「那,我的事情楊局長沒問題啦?」乾爹適時的提出要求。

「好!好!」乾爹用腳偷偷的踢了踢我。

我攏了攏額前的亂髮,趕緊對著楊局長擠出一絲媚笑……

十三、陽光下的交易

「怎麼沒有內衣褲呀?」我問乾爹。

「這樣不好嗎?更方便啊!」乾爹看著我赤裸的身體笑著說。

「你……」我氣得一跺腳,沒想到雙乳一陣亂顫,反惹來乾爹大笑。

「可以了嗎?什麼時候走呀?」我期待的望著他。

「知道了!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我白了他一眼,將文件裝進手袋。

「誰說的?我這就是好東西哦!」乾爹用手摸著他的襠部笑著對我說。

「就是它害人!」我看著乾爹滑稽的樣子,不禁掩嘴一笑。

「好了,終於看到乖女兒笑了!你笑的樣子很迷人哦!」

「討厭……」我輕佻的撅了撅嘴。

「說話算數?」我翹著手指點點他的額頭。

「當然!不過今天可要好好表現哦!」

「知……道……」我姣嗲的拖著聲音。

「還不快去陪楊局長!」乾爹見狀趕緊鬆開摟著我的手,在我腰上一推。

「拜拜……」我也回頭對乾爹飛吻一個。

「那,有沒有戴胸罩?」他笑著問我。

「你自己不會看呀?」我低著頭。

「快,先幫我洩洩火!」他背靠在車身上,用手指壓了壓我的嘴唇。

「呵呵,受不了啦?好,我來幫幫你!」

「啊……天啦……好舒服……啊……」我的雙手胡亂在座位上抓扭著。

「滿足了?小騷貨!」他把我拉起來,笑著問我。

「呵呵,都是你的哦!」他淫笑著。

「好了,不鬧了!我們去吃點東西!」他笑了笑,發動了汽車。

「去哪裡呀?」我掏出小鏡子,一邊整理自己的妝,一邊問。

「吃西餐,好嗎?」

「太好了,我還沒吃過呢!」我很高興。

「這是你的家?」我打量著房間裡。

「現在是我們的家。」他笑著說。

「你老婆不在?」我有點害怕,畢竟我現在是個不正當的女人。

「放心,她不知道這個地方。」他看出了我的疑慮。

「你真是個聰明又風騷的女人!」他的雙手抓著我的屁股。

「啊……輕點呀,壞蛋!」我在他懷裡撒嬌的捶打著。

「可以給我跳個舞嗎?風騷一點的舞!」他啄吻我的唇。

「是脫衣舞嗎?」我的聲音像呢喃,連耳根都開始發熱。

「不一定要脫,但一定要風騷!」他鬆開我去放音樂。

十四、黃浦江邊的浪漫

「穿什麼衣服呀?乾爹?」我洗好後,裸身從浴室裡探出頭。

「等等,我還有個主意!」乾爹起身向浴室走來。

「肯定是壞主意!」我俏皮的撅起性感的嘴。

「看你猴急的!」我紅著臉以為他想幹我。

「我想把你的毛全刮掉,那樣看起來更淫蕩些!」他的手指扯了扯我的陰毛。

「不要……」我不知道刮掉後會是什麼樣子,有點害羞。

「別……乾爹……」我扭動著身子很緊張。

「是不是很美?比以前顯得更淫蕩?」他用手指撥弄著我的陰唇問。

「……」我滿臉通紅,但不可否認,我心底也喜歡這樣。

「就穿今天新買的那套黑色內衣吧!」乾爹撫摩著我光滑的身體。

「嗯,現在去穿,好嗎?」我扭頭望著乾爹。

「穿這雙絲襪和這套衣服吧!」乾爹在紙袋裡找了一套今天剛買的套裝。

「別……動呀,人家不好化妝呀!」我笑著從鏡子裡望著身後的乾爹。

「那就先等等!」乾爹將我的裙子捲到腰上,把我的褲襪褪到膝蓋處。

一種飽滿的充實感瀰漫了我的全身……

「乾爹……」我無法掩飾自己的慾望,回頭雙眼淫媚的望著他。

「沒吃飽是嗎?等會兒還有你吃的!」乾爹拍了拍我的屁股。

「是你自己說的呀!」我一邊整理衣服,一邊翹著嘴,揚著下巴望著他。

「當然!收拾收拾,我們出去。」乾爹也在整理衣服。

「對了,你今天的身份就是我老婆,哈哈!」他很開心。

「人家今天才是嗎?」我故意瞪著眼睛從鏡子裡望著他。

「老公,我們還玩幾天呀?」我故意問乾爹,聲音裡透著嬌嗲。

「你真好,老公!」我故意親暱的把頭靠在乾爹的肩膀上。

「你真乖!」乾爹用手摟著我的腰,語意雙關的說。

「好美哦,老公!」看著美麗的夜景,我很興奮。

「想不想幹?」乾爹用下巴上的胡茬輕輕蹭著我的粉臉。

「好濕潤了哦!」他輕聲的嘲笑我,我用大腿根輕輕的夾了夾他的手。

「啊……別……」我輕聲嬌呼。

「啊……唔唔……」我咬著嘴唇,發出低低的呻吟……

「唔……啊……」終於,乾爹把他的肉棒插了進來,我發出愉悅的低吟。

乾爹無語,摟著我的腰,將嘴壓上我的唇,我踮起腳,雙臂環上他的頸……

十五、上海之行的意外

「你今天怎麼沒來上班?」

「你怎麼了?別哭,慢慢說。」乾爹在電話裡安慰著我。

等我在乾爹的懷裡哭累了,平靜下來,他對我說:

「別擔心,他走了還有我呢,一切問題都由我來處理,好嗎?」

「乖,別哭了,你看你眼也腫了,我幫你洗個溫水澡,放鬆一下就好了!」

「那好,我去看看有什麼吃的,你一定還沒吃東西吧?」

「謝謝你!」我對他一笑。

「嗯!」我點了點頭,乾爹拿起我放在床頭的鑰匙就走了。

「看你睡得很香,就沒叫你了!來,可以吃飯嘍!」乾爹笑了笑。

「就是它害了人家!」我仰頭輕咬著乾爹的下巴。

「呵呵!那我懲罰它好不好?」乾爹將我壓在他的身體下。

「好呀,怎麼罰呀?」我故意問乾爹。

「我這不是幫你報仇嗎?」乾爹狡詰的笑著,挺起身子就要抽插。

「別……你不怕……傷著……你孩子?」我臉紅紅的。

「那我……?」乾爹停住不動了。

「你輕點呀,別壓著他了……」我臉紅紅的,其實我也很想要了。

「讓我用嘴來吧!」

「要我把孩子生下來嗎?」

「別急,留著他還有用。」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肯定是為你好!」他不想跟我解釋。

「好了,好了,我跟你說,你想更性感、更漂亮點嗎?」乾爹看到我哭才說。

「當然想呀,但這跟孩子有關係嗎?」我很奇怪。

「真有這樣的事情?」我感覺很神奇,但哪個女孩能抵擋漂亮的誘惑呢?

「當然,我騙你幹嘛!」乾爹很肯定。

「那……我聽你的,你可別把我賣了哦!」我乖巧的偎進乾爹的懷裡。

「怎麼會呢?你這麼乖,我可捨不得!哈哈!」乾爹摟著我,開心的笑了。

發佈留言